首页> >

半妖养仙途 第二章 鸟毛

茶馆后院有间石头屋子。屋子并不大,里面摆着床、衣柜、桌子、椅子。卢通盘着蹄子坐在床上。大憨趴在床前的地面上,正呼呼大睡。卢通刚回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眼看见的第一幕是床下趴着一个人身猪头的非常大怪物,差点儿没被吓死。选择接受完前身留下的的记忆后,再看见大...

半妖养仙途

推荐指数:10分

《半妖养仙途》在线阅读

茶馆后院有间石头屋子。屋子不大,里面摆着床、衣柜、桌子、椅子。卢通盘着蹄子坐在床上。大憨趴在床前的地面上,正在呼呼大睡。卢通刚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就是床下趴着一个人身猪头的巨大怪物,差点没被吓死。接受完前身留下的记忆后,再看到大憨趴在身边,反而觉得十分亲切。大憨也是半妖,从小被前身养大。不过他的先天缺陷十分严重。猪妖、修士的两种混血,猪妖血脉占据上风却传下了蠢笨的猪脑袋,修士血脉被压制只留下了孬弱的躯体。二者的劣势相结合,导致大憨智商低下,肉身也是空有一副架子,实际上力气还不如普通成年人。相比之下,卢通就十分幸运。唯一算是先天缺陷的只有两个马蹄子,蹄子很难站稳但可以用拐杖弥补。卢通闭上双眼端坐不动,集中注意力汇聚在眉心位置。几息之后他仍然闭着双眼,但是“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白色人影盘坐在无边无际的漆黑世界,周围散布着一些白色碎屑。进入神魂世界,卢通开始运转功法《服灵六气法》。半透明的人影张开嘴巴,有节奏的吸气吐气,不一会人影体内出现一幅经络网。从丹田开始,先沟通头颅,接着布满躯干,最后蔓延到双手、双脚。经络完整出现后,周围开始出现一些发光的细小彩色光点。光点随着吞吐进入经络,运转几个周天后消失在丹田位置。这是第三次运转功法,卢通一边修行一边观察光点出现的速度。一炷香时间后,他终于确定了。修行同样的功法,他的修行速度比前身快出一倍不止。修士用神魂运转服气功法,炼化灵气为法力;妖兽用血肉构筑图腾,吸收灵气为妖力。唯独半妖先天有缺。半妖的肉身千奇百怪,神魂也是稀奇古怪。无论是修行修士的功法,还是修行妖兽的图腾,炼化灵气都是事倍功半。前身长着一双马蹄子,导致经络缺少膝盖以下的部分,修行起来事倍功半。但是卢通穿越而来。他的神魂仍然是人类模样,运行《服灵六气法》后可以生成完整的经络,发挥出功法的真正威力。一直到眉心发胀,他才停止修行。睁开眼睛,外面已经天黑了,房间里也是漆黑一片。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大憨发出的粗重喘息声。卢通感应到丹田里法力增多,从袖子里抽出一条鲤鱼状的布兜。储物袖囊,前身留下的储物法器。里面有法器、有银子,可惜卢通没法打开。前身神魂崩溃后,丹田内已经练气境圆满的法力瞬间溃散,只剩下血肉中还残存一丝法力。卢通只好重新开始修炼,一点点积攒法力。运起法力,注入储物袖囊。随着法力缓缓流入,他清晰的感觉到袖囊内有个一丈长的鱼形空间。几息之后,卢通长叹一口气瘫倒在床上。打不开。算逑。先睡觉。……第二天,晨光初显。卢通把茶馆交给大憨,拄着附近铁匠铺送来的拐杖朝马栏坊走去。天还没有大亮,但是街上已经有很多身影。卖早点的普通人、巡城的修士、拉车抗包的妖兽、乞讨要饭的半妖……走出茶馆没多远,身后传来“咚、咚”的声音。卢通觉得有些耳熟,仔细想了下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这是游商走街串巷时敲打的手鼓。前身留下的记忆里,他有个十分亲近的半妖就是游商。卢通回头看过去,身后几步外,紧紧跟着一个挑着货担的人头鹤身的半妖游商。这只半妖长着倭瓜大小的人头,头下面是两尺长的细脖子。脖子光秃秃的没有一根羽毛,像是人的脖子直接拉长了。再往下是巨大的灰鹤身体,身上羽毛掉了很多,露出大块泛紫的肌肉。果然是它。半妖,鸟毛。鸟毛朝卢通挑了下眉头,一双小眼睛朝附近的小巷子斜了两眼。卢通明白它的意思,招了下手朝巷子走去。走进巷子,鸟毛扑腾了两下翅膀卸下担子,尖声道:“蹄子,你这几天在干什么,快半个月了怎么还没有选好肥羊!”蹄子,前身的称呼。半妖很少有像样的名字。想到蹄子和鸟毛干得那些阴损勾当,卢通心里十分紧张,强自镇定道:“急啥,马上就选好了。”“哪家的、什么修为、家里有钱不?”蹄子、鸟毛都是被抛弃的半妖。两个半妖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偶然得了一道邪门法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害人性命。后来蹄子专门开了茶馆挑选肥羊,鸟毛装作游商走街串巷的找机会下手。凭借着一笔笔不义之财,蹄子才二十五岁就修行到了练气境圆满。卢通装模作样的挑选货担里的东西,随口应付道:“还行,家里做买卖的,修为不高。不过身体很强壮,气血充沛。”鸟毛有些兴奋,尾巴上的羽毛都炸开了。“快点下手。再干两票就攒够钱买筑基功法了,到时候我们一起闭关。”“行,等我消息。”鸟毛挑上担子离开。卢通站在幽暗的巷子里,心底涌出各种念头。杀人越货的勾当不能多做。这种事情就算做成一百次,但是只要失败一次就彻底前功尽弃了。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只要鸟毛也同意就行。但是鸟毛性格贪婪、吝啬,想让它停手并不容易。卢通独自一人想了很久,最后用力跺了下蹄子,迎着刚升起的太阳走去。……马栏坊内。一户普通人家,门外悬挂了一捆白色的蔗兰草,这是药铺的标识。卢通直接进门,里面有股浓郁药香。一个女人在院子正中间,举着一根黄铜棍搅和鼎里的药材,看起来有些费力。“苦美芹,苦药师在吗?”“我就是。”女人转过身,露出一张狐狸脸。不是形容脸小,而是真正的狐狸脸。额头圆润长着白色的细毛,鼻尖突出露出粉红色的鼻头,脸颊尖细像是削掉了下颌骨。卢通愣在原地。昨天王诚说了半天苦美芹多么温柔善良,可没有说是一只半妖。“你要买药汤?有什么症状?”“我是良妖茶馆的掌柜卢通,昨天王诚去找过我。”苦美芹立马把手里的药材扔进鼎里,迎到门口道:“卢掌柜先进来坐,我这鼎药马上就好。”“不急。”卢通坐在房檐下长凳上,四处打量。这家药铺有些简陋,只有熬药汤的大鼎,没有炼丹炉,说明苦美芹不会炼丹。有一间存放药材的屋子,但是没有药园,也没有专门保存特殊草药的阵法。卢通简单观察了一会,对苦美芹的熬药水平和家产大致有了了解。不穷,也不富,远不如卖菜的王诚父子。很快,苦美芹盖上鼎盖,封了炉火。“卢掌柜久等了,全弟他都告诉你了?”卢通点了点头道:“差不多,不过他可没有说你是半妖。”苦美芹圆溜溜的狐狸眼睛眯起来,笑着道:“卢掌柜误会了,我修行了化妖法术。这是采蕊灵狐的口鼻,可以分辨药材的药性。”“化妖法术?”卢通对这种法术一无所知。蹄子出身低微,靠着邪法侥幸闯下了一点身家。但是没有名师指点,修行根基很差。苦美芹现在有求于卢通,没有藏私认真解释道:“是一页宗的法术。妖兽天生有血脉神通,化妖法术可以夺取妖兽的神通。”说完她又解释道:“先夫曾经替一页宗弟子效力,是他替我求的这道法术。”谈及死去的丈夫,苦美芹的情绪有些低落。粉红色的鼻头上冒出了湿润的水迹。卢通赶紧转移话题道:“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今天来是想问下。王诚说愿意和你一起离开马栏坊,去外面租间屋子住,你愿意吗?”苦美芹没有立即回答。虽然脸上有很多狐狸毛,但是卢通还是从她瞪大的眼睛、颤动的触须,看出来她的心里不平静。过了片刻,苦美芹摇头道:“王诚的阅历太少,不知道外面的日子有多苦。离开马栏坊去外面生活,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卢通又问:“那他离开王家,跟你一起经营药铺呢?”“我早和他说过,这间药铺虽然赚不下大钱,但是足够过日子了。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家里。”看来苦美芹不是贪图王家的家业,而是看上了王诚本人。这很好。其实卢通早就想好了办法。王家看不上苦美芹,无非是嫌弃她嫁过人。再加上苦美芹是外地人,没有亲朋好友照顾,门不当户也不对。但是这些东西在金钱面前不堪一击。只要帮苦美芹,准确说是苦美芹的药铺,找到一条来钱的路子。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半妖养仙途”,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