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含章递回来丫环递回来的药一饮而尽,顺口含了一颗蜜饯,把药碗给他她,问着:“打探到了吗,这一次伤的人里有也没和我一样失去记忆的?”丫环听荷摇摇头,“回三娘,不曾据说过。”“那我伤失去记忆的事传回去了吗?”听荷有些愁闷的望着她,“了照三娘的吩咐和外头“那我受伤失忆的事传出去了吗?”。...

魏晋干饭人

推荐指数:10分

《魏晋干饭人》在线阅读

赵含章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药一饮而尽,顺嘴含了一颗蜜饯,把药碗还给她,问道:“打听到了吗,这次受伤的人里有没有和我一样失忆的?”

丫鬟听荷摇头,“回三娘,未曾听说过。”

“那我受伤失忆的事传出去了吗?”

听荷有些忧愁的看着她,“已经照三娘的吩咐和外头说了,但……他们好像都不太相信。”

赵含章才不管他们信不信呢,她只想让傅教授知道,赵家这头有个失忆的妹子。

就不知道傅教授有没有她的好运气,是还……飘着呢,还是和她一样借尸还魂了。

不错,她借尸还魂了,在醒来十天后,她想过各种办法验证,她就是附身在了这个和她长得很相似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也姓赵,在家里排行第三,人称三娘,今年才十四岁。

太小了,她都没好意思占着她的身体,因此夜里常常呼唤她,想要她回来继续自己的人生。

她好歹活了二十八年,苦吃过,但福也没少享,虽然也算英年早逝,但出现意外的是她,后果自然也要由她来承受,不能到了另一个世界还要占人的身体。

这个因果太大了,赵含章承受不起。

可惜不管她怎么呼唤,这孩子就是不出现,身体里空荡荡,一丝魂魄都不剩。

赵含章只能把注意力挪到傅教授身上。

虽然那天就只回头看了一眼,但能看得见她,还叫她赵老师的西装男,肯定是和她自己一起出意外的傅教授了。

真帅啊,难怪学生们总是私下议论他长得好看。

不知道他运气好不好,要是和她一样附身了尸体,不知是什么身份,能不能听到她放出的消息找过来;

要是没有附身,她现在是人,能看见他吗?

赵含章照常每日一愁,听荷将药碗放好后回来,“三娘,二娘和四娘在外求见。”

“不见,”赵含章头也不抬的拒绝,“就说我看见她们就头疼。”

听荷沉默了一下,屈膝应下后退出去。

赵含章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不是原主,却还是有了她的记忆,所以也不算失忆。

她不去想的时候,她就不知道,但只要想,相关的记忆就会出现在脑海中,看见原主以前认识的人,从前的记忆就会慢慢浮现,堪比百度搜索。

但百度搜索也是需要时间的,更何况还有阅读和接受的时间呢,所以她总是不能第一时间把人认出来,反应的时间有点长,所以赵含章干脆宣称失忆,反正她的确伤了脑袋,也的确……不太想得起来。

可惜,大家好像都不太相信她失忆了。

赵三娘,她的闺名和贞,前不久才年满十四岁,她爹就不用说了,因为他早早就死了,没有大的名气。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祖父。

她祖父赵长舆举国闻名,爵位上蔡伯,历任中书令,有为政清简的美名。他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她爹,但死了。

只有一个孙子,也就是她亲弟弟,叫赵永,今年才十二岁,但是个……不太聪明的孩子。

这是委婉的说法,十二岁了,除了他自己的名字外,他就还认识他爹,他母亲,他姐姐和他们祖父的名字。

这里头还有重复的“赵”字。

所以赵长舆想把爵位交给他的侄子,也就是赵三娘的堂伯赵济。

但前段时间府中突然有流言,说赵长舆要给赵三娘说一门显赫的婚事,以此保证让自己的亲孙子赵永继承爵位,不使家产旁落。

流言刚起,赵长舆还没来得及应对,年仅十二岁的赵永就带着人出城狩猎去了。

头上刚换了一个皇帝,城外到处是乱军流民,智力不太好的贵族小公子这时候出城相当于白送。

小姑娘听说弟弟出城了,立即就带了人出城去找,正遇上城外大乱,为了救赵永,她从马上跌落,被抬回来时已经断气。

她在电梯里出事,一睁开眼睛就在这个世界,再一闭眼,一睁眼,就从这具身体里醒来了。

这十天来,坚持不懈想要见她的二娘和四娘都是赵济的女儿,她的堂姐妹,赵含章还没想好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所以不想见他们。

她想先找到傅教授。

穿越这种事本来就很神奇,而且她还是借尸还魂,说不定聪明绝顶的傅教授能够从这件事中找到什么规律,让他们又穿回去呢?

就不知道他们在电梯里的身体怎么样了,回去的话应该还能活过来吧?

赵含章有些忧虑,手脚摊平,更不想动弹了。

耳边听到听荷疾步进来,赵含章就闭上眼睛道:“不是说不见了吗?”

“三娘,是郎主要见您。”

赵含章睁开了眼睛,从床上撑坐起来,“祖父?”

“是,成伯带了人过来接您。”

成伯是祖父的心腹,一直随侍左右,现在府里的大管家都只是他弟弟。

赵含章垂眸想了想后道:“拿衣裳来更衣吧。”

别人可以不见,赵长舆却不能不见,他是家主。

听荷忙翻出一身半旧的家常服给赵含章换上。

赵含章看了满意,赞许的看了她一眼,将衣服换好以后便有四个健壮的仆妇抬了坐辇进来,把赵含章抱到坐辇上抬出去。

哦,忘了说了,她从马上跌落,不仅伤了脑袋,还伤了腿,不是特别严重,但贵族小姐,伤筋动骨必须卧床休息,敢动一下这具身体的母亲就哭,可以抱着她哭上一天一夜的那种。

所以这几天赵含章特别乖巧,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坐着绝对不站着。

这是她第一次走出(不,是抬出)自己的院子,沿路花团锦簇,春光烂漫,蝴蝶翻飞,看得出来,这个家的院子被打理得很好。

一路抬过去,路上看到的下人都低着头弓腰退到一旁,等坐辇过去好远才敢微微直起身来继续手中的事。

越到主院,路上遇到的下人越发恭敬。

主院的院门打开,院内栽种了一棵梧桐树,此时梧桐树枝繁叶茂,底下有一张桌子,一个瘦削淸俊的……中年人正坐在桌旁。

赵含章一看到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以前祖孙俩相处的画面。

天啊,这个姿容淸俊的中年人竟然是她爷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魏晋干饭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