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身死道生

赵含章听着左侧的脚步声跟随走到电梯口,对方很很贴心,还特地说她一声,“赵老师,我们稍等一等,电梯现在的才从三十二楼下去。”但是有些冷谈,但很好听啊,啊只可惜,他们同班,兔子不非常好吃窝边草。早耳里图书馆借阅书籍书籍的学生们谈论到过,数学系的傅教授很帅,只虽然有些冷淡,但很好听,真是可惜,他们同校,兔子不好吃窝边草。。...

魏晋干饭人

推荐指数:10分

《魏晋干饭人》在线阅读

赵含章听着左侧的脚步声跟着走到电梯口,对方很贴心,还特意告诉她一声,“赵老师,我们稍等一等,电梯现在才从三十二楼下来。”

虽然有些冷淡,但很好听,真是可惜,他们同校,兔子不好吃窝边草。

早听来图书馆借阅书籍的学生们谈论过,数学系的傅教授很帅,只是他们少有交集,早知道方教授介绍的对象是同校的教授,她就不来了。

毕竟她在学校里的名声……有点儿特别。

这会儿有点儿尴尬。

赵含章一边想,一边微微偏头冲他在的方向笑了笑,“好。”

声音落下,她听到旁边有人在低声议论,“好帅啊。”

“女的也好看呀,很登对呢。”

“但女生怪怪的,她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

“好像是耶。”

赵含章面色没有变化,脸上还是带着淡笑,只是眼眸低垂,她察觉到他轻轻的扶了一下她的手肘,赵含章疑惑的偏头,就听到他道:“赵老师,电梯到了。”

赵含章冲他笑了笑,听着他的脚步声和他一起进入电梯。

这下围观的人确定了,她的眼睛就是有问题。

赵含章听到只有他们两个进了电梯,微微偏头。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傅庭涵解释道:“听说今晚有七星连珠的天象,他们都上观景台,只有我们在下行。”

赵含章笑道:“傅教授也可以去看看,不用送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毫不避讳的指着自己的眼睛道:“虽然看不见,但我出行并不受影响。”

傅庭涵看了一眼她的眼睛,道:“我对天文没有太大的兴趣,而且我们顺路。”

也是,他们俩都住在学校里,的确顺路。

空荡荡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傅庭涵一安静,赵含章的整个世界就都是黑色的。

她是真从容,但不喜欢过于黑暗的感觉,所以没话找话,“没想到方教授介绍的人是傅教授。”

赵含章听到他冷淡的“嗯”了一声后道:“我也没想到师母说的人是赵老师,过来时应该接赵老师一起的。”

这话有趣,赵含章挑眉,正要说话,突然听到了什么,眉头微皱。

傅庭涵留意到,问道:“怎么了?”

话音才落,电梯猛的下落,傅庭涵下意识的去扶赵含章,赵含章则下意识的拧住伸过来的手,抬脚要踢时反应过来,忙改拧为抓,连连道歉,“对不起,我反应有些过激……”

但电梯骤降,她站立不稳,话还没说完就往他那边一倒,直接将人压在了身下。

俩人抱着摔在一起。

完了,傅教授对她的印象更不好了。

傅庭涵看得见,顾不得手臂疼,抱着她用力稳住身体半蹲着靠在电梯壁上……

电梯骤降后停止,但他们感觉电梯厢还在不停的颤动,赵含章还听到外面混乱和嘈杂的声音,她敏锐的捕捉到一些声音,蹙眉道:“好像是地震。”

傅庭涵透过电梯往外看,这是观光电梯,可以看到外面,只见下面一片嘈杂,不断有人从楼里跑出去。

他面色微变,紧紧地抱住她,伸手去按铃,手才碰到红色的按钮,电梯就急速下降,赵含章感觉整个人都虚飘起来,有人紧紧抱着她,保护她,然后是一声巨响,眼前似有一道光闪过……

她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可能看到光呢?

她都瞎了十四年。

然后是剧痛,还没等她思考自己是不是死了,傅庭涵是不是也死了,她就感觉到白色的亮光在往她眼睛里挤。

赵含章颤了颤眼皮,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她一下从电梯里置身在一个……古代影城?

赵含章愕然的看着竖立在眼前的高大城墙,不断有人从她身边跑过,皆身着古代的服饰,脸上都是惊恐,目光左移,就看到三四排士兵拿着长矛冲城门口跑去,直接将要往里冲的人往外赶。

衣衫褴褛的人死命往里挤,士兵们毫不手软,长矛出手,直接将人往外捅。

赵含章目光一缩,手微微发抖,看着鲜血直流,眼睛瞪大的人不断倒下,她想欺骗自己说这是在拍片都不能够。

士兵们把那群人推出去,城门在眼前缓慢的关上,不断有士兵增援过来。

但不管是跑步,嘶吼还是痛苦流血死亡,她一点儿声音都没听到,眼前上演的似乎是一场默剧。

得,在她眼瞎复明之后,她聋了。

一时间,赵含章都不知道到底是当瞎子好,还是当聋子强一些。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衣服,嗯,一身白色连衣裙,腰上还扎着一条红色腰带,这是今天下午她出门前舍友知道她是出门相亲,特意给她选的腰带。

说是红色的腰带绑在她这条白色连衣裙上显得她的腰肢盈盈一握,对方只要不眼瞎就一定会心动。

所以她这是现实里,还是……梦中?

电梯坠落难道不仅可以变换时空,还能让人的眼睛恢复?

赵含章握了握拳头,也掐了一下手,有感觉的,她眼睛微亮,看见有人从身边跑过,便伸手去抓,“有劳……”

她的手直接从对方手上穿过,对方看也不看她,直接从她身边跑过去。

赵含章愣了一下,这才察觉到异常,她听不见声音也就算了,但她人就站在这里,周围的人跑来跑去,好像都看不见她一样。

她伸手在好几个人跟前招了招,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喂,有劳,先生,兄台?”

所有人都对她都没反应,很好,她现在不仅聋,还隐形了,所以这是梦?

就在赵含章要坚定的认为这是一场梦时,一行人抬着担架从她身边冲过去,赵含章扭头时正对上担架上躺着的小姑娘。

那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一身红色胡服,眼睛紧闭的躺在担架上,额头上都是血,但赵含章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不,她没有认出对方,她不知道她是谁,但她和她十来岁时很相像,当时她还没有眼盲……

就在她目光落在她身上的那一瞬间,赵含章似乎听到了“啵”的一声,然后有什么破碎了,嘈杂的声音猛地冲进她的耳朵里。

赵含章听到了!

“三娘醒醒,三娘醒醒,快送回府去,马上去请大夫!”

赵含章愣愣的跟着担架往前跑了两步,听到一声惊诧,“赵老师——”

赵含章循声回头看去,就见人群中,一个穿着西装的俊朗青年正站在人群中看着他,他应该也是才看到她,见她看过来,兴奋的往她这里走,但才走了两步,他突然消失在了眼前。

赵含章瞳孔微缩,忍不住上前,“傅教授——”

但紧接着眼前一黑,她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魏晋干饭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