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小黑蛇这副模样像是受了重伤,因为顾苒安心大胆地的将它养了出来。她深信万物有灵,特别是在这个修真世界里,即便如蛇类这样的冷血动物也会培养出来出感情的。并且修真世界定会有妖兽,说没准自己运气好,被收养的这条小黑蛇是只妖兽也说没准。望着面前这条小黑蛇她坚信万物有灵,尤其是在这个修仙世界里,即使如蛇类这样的冷血动物也会培养出感情的。。...

因着小黑蛇这副模样像是受了重伤,所以顾苒放心大胆的将它养了起来。

她坚信万物有灵,尤其是在这个修仙世界里,即使如蛇类这样的冷血动物也会培养出感情的。

而且修仙世界定会有灵兽,没准自己运气好,收养的这条小黑蛇就是只灵兽也说不定。

看着面前这条小黑蛇,顾苒伸手在它头上点了一下,它乖乖不动的样子,让顾苒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好像有了它,前世的那条黑色的拉布拉多也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一样。

这也是顾苒唯一能够慰藉思乡之情的东西了。

“顾苒师姐,不好了!”

正当顾苒想再摸一摸小黑蛇时,突然从外面闯进来一个人。

那人身着一身蓝色弟子服,衣角下有着一个明显的“杂”字。

他也不管顾苒是否方便,就一边大喊着,一边闯了进来。

而且他嘴上虽然喊的是“不好了”,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儿焦急之色,相反甚至还有几分得意跃上了眉间。

怎么是他?

见了来人,顾苒的眼皮猛地跳了几下。

她皱起眉头,不紧不慢地用一边的布巾将小黑蛇掩住,才站起来,不大高兴的说道:“呵,李尤,你是来看我死没死的吧?”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的好好的。”

顾苒又往前走了两步,将李尤往桌子上打量的目光全都挡了回去。

冷不丁的被挡了视线,李尤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又挂上了招牌假笑。

他搓了搓手,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

“师姐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盼着你死呢……”

“我这次是真真的好心!”

“我可是费尽了千辛万苦才躲过了李秋月师姐,来……

“啧,有话就明说!”

见他罗里吧嗦说了半天就是说不到正点上,顾苒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嫌弃,她不耐烦地喝道:“别说这么多废话,我嫌烦!”

许是有了系统,顾苒说话时也比平时硬气不少。

“嗯……我,我说……”

一向和气待人的师姐突然有了脾气,倒让李尤一时语噎。

他微微低头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是邬北北,她和汪兰去了斗灵台……”

李尤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顾苒一字不落地听进了心里。

他的话音刚落,顾苒就一个箭步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子。

“你说什么?!北北去了斗灵台?!”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凡上斗灵台,皆签生死状。

那是门派里唯一允许弟子争斗的地方,也是门派里死伤最多的地方……

“是啊,顾苒师姐,汪兰和邬北北素来有怨,而且汪兰前些日子已经突破了练气中期,而邬北北才刚刚练气初期,今日一事怕是不能善了……”

瞧见顾苒这副紧张的表情,李尤倒是淡定了许多。

甚至还一条一条的分析起来,就差把邬北北马上要被人打死的结局放到明面上说出来。

“北北绝不会输!”

顾苒眯着眼睛,缓缓松开了李尤的衣领,并发狠似的吼了一句。

这一句像是在对李尤说,又像是在对她自己说。

随后,她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邬北北是顾苒在异世碰到的第一个如亲人般的朋友,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斗灵台。

而在屋子里的李尤,看着顾苒跑远的背影,缓缓勾起了一个不屑的笑。

哼,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什么吗?

今日必是你这个废物的陨落之日!

李尤的神情逐渐变得阴险,随后他又将视线放在了盖着布巾的桌子上。

“那个废物如此宝贝这东西,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噙着笑,一步一步地靠近那张布巾,丝毫没有注意到布巾之下,正有一双冷冰冰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危险随时都会降临。

此时,华微峰,斗灵台上。

两个着蓝色弟子服的少女正一左一右站着。

两个人的脸上都弥漫着凝重的色彩。

只不过左边的少女脸上除了凝重还带了三分颓唐,她知道自己今天即使侥幸不死,也会落得重伤下场。

她正是刚刚还在照顾顾苒的邬北北。

为了不让顾苒担心,她特意将此事隐瞒了下来。

“邬北北,别怪我心狠,谁叫你帮谁不好,偏偏去帮秋月师姐的死对头!”

“那个废物白白占了三年大师姐的名头,浪费我门派资源数不胜数,她就该趁早死了一了百了!”

站在右边的少女正是汪兰,她虽是杂役弟子,但也是杂役弟子中天赋较高的。

短短一年时间修为就已经到达了练气中期,这个速度在杂役弟子中几乎无人匹敌。

她今日与邬北北这一战,不仅是因为顾苒的缘故,更是想引起门派长老的注意,进而从杂役弟子升为外门弟子。

所以,今日一战,为了能够提升地位,她势必会拼尽全力。

“顾苒师姐才不是废物!”

听到汪兰诋毁顾苒,邬北北再也忍不住了。

她一伸手就召唤了个火球,并发狠似的丢向了汪兰。

“不过如此!”

汪兰冷笑了一声,对邬北北的攻势丝毫不在意。

等火球到了近前,她才召了个水球出来。

两人毕竟差了一个小境界,汪兰的水球明显比邬北北的火球要大上不少,不仅扑灭了火,还攻势不减地朝邬北北砸了下去。

只两个呼吸间,左边的少女就被水球砸了个落汤鸡。

不仅如此,邬北北还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灵气正在因为身上的水渍而变得逐渐稀薄。

饶是她反应再迟钝,此刻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卑鄙小人,你用……”

毒字还未说出口,邬北北就因突如其来的疼痛而捂住了胸口。

那里正乱搅一样的痛,这痛让邬北北咬紧了牙关,再难说出一句话来。

她只能瞪着眼睛,狠狠地瞪向汪兰。

“哼,顾苒是个废物,你也是个废物。”

面对邬北北充满仇恨怨气的眼神,汪兰似乎毫不在意。

她冷笑着鼓起全身灵气,朝邬北北猛地推了一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修仙界我靠卖惨走上人生巅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