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山间小道上,一队身穿蓝色杂役弟子服的雷灵派弟子正疾步穿行着。落在末尾的是一个眼皮搭拉,脸上也没一点儿神采的少女。她提着手里很沉重的木质盒子,默默的地翻了个白眼。心道,当年在自己的世界做了个社畜也就算了,怎么再次穿越到修仙界也混到这么惨了……山间小道上,一队身着蓝色杂役弟子服的雷灵派弟子正快步行走着。。...

三年后。

山间小道上,一队身着蓝色杂役弟子服的雷灵派弟子正快步行走着。

落在末尾的是一个眼皮耷拉,脸上没有一点儿神采的少女。

她提着手里沉重的木质盒子,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心道,当初在自己的世界做了个社畜也就算了,怎么穿越到修仙界也混到这么惨了……

呃,好烦,想回家……

“哟,这不是雷灵派最有天赋的弟子吗?怎么现在从掌门嫡传混成了杂役弟子了?!哈哈……”

顾苒正不耐烦着,突然一道娇俏的笑声从队伍前方传来。

那道声音直接越过了前面十几个人,径直指向了队伍最后面的顾苒。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又碰到这些人了?

顾苒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将头低了低,企图让她们忽视掉自己的存在。

这些上下山路上拦路的苍蝇真是烦人!

看来回家之前还得先想个办法逃离门派……

“啧,看这个天才的脸色似乎不愿意做杂役弟子,不如我们替她脱了这身衣服吧!”

顾苒想要息事宁人,但来找麻烦的人显然不会这么放过她。

为首的粉衣女子,直接走到她面前,指着她衣摆处的“杂”字一阵嘲笑。

接着,粉衣女子一挥手,便立马围过来几名男弟子。

他们表情严肃,摩拳擦掌,仿佛面前的顾苒和他们有什么大仇一般。

“哼,怪只怪你惹错了人,我明净派的弟子岂是你能招惹的!动手!”

只听粉衣女子一声令下,几个男弟子便都伸手朝顾苒抓了过去。

速度之快,叫雷灵派的众多杂役弟子都来不及反应。

当然,就算他们能够反应过来,武力值也抵不过明净派的几个内门弟子,估计也全都是做炮灰的份。

“哼,废物!”

粉衣女子得意极了,她见顾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以为顾苒是被吓傻了。

而几个男弟子的掌风已然到了顾苒的跟前,她的衣角轻扬,发丝浮动,安安静静的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排在顾苒前面的女弟子不要命地站了出来,她朝几人喊道:“喂!你们明净派弟子当时可是被顾苒师姐一招就打成重伤了,你们怎么还敢来招惹她!”

她这句话如同平静的湖面上扔进了一颗小石子,几个男弟子中有见过那副场面的人,当即就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那人拼了全力才将猛烈的攻势停了下来。

他突然的举动将旁边的几个男弟子吓了一跳。

一刹那间,他们心里就做出了决断,拼了自己受些内伤,也将攻势停了下来,其中一个男弟子的手掌离顾苒的头顶堪堪只剩一指距离。

“你们这是做什么?!堂堂明净派内门弟子因为一句话就退缩了吗?!”

粉衣女子正准备看顾苒的惨样,却没想到几个男弟子会真的因为一句话就停了手,她的脸色立即变得非常难看。

她指着几个人,气的手指尖都微微发颤。

最先停手的男弟子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但面子和小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他低着头,趴在粉衣女子耳边说道:“凌师姐,我上次在现场看的清清楚楚,师兄连她的衣服都没接触到,就倒在地上口鼻流血了……”

“哪里是一招制胜,她根本就没出招啊……”

男弟子正要将上次的情景好好描述一番,好让师姐打消了动手的念头。

但粉衣女子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解释,她将那个男弟子一下子推到了一边,冷哼道:“哼,一群怂包,我亲自来!”

大概是因为她太过于愤怒,所以这句话声音很大,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顾苒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也因为这句话出现了微弱的变化。

她皱了皱眉头,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要真是这些男弟子来攻击自己倒还好说,可现在换成了这个女人,今天怕是真的要挂彩了。

别人的穿越都是金手指,大女主,偏偏我穿越过来就正赶上了这样一副身体。

空有一身绝顶天赋,却不能引气入体,还顺带了一个非常鸡肋的金手指,不能接触异性!

顾苒微微眯起眼睛,心里虽然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下场,但是面上却仍保持沉着冷静。

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露出怯意,不然就不只是挂点彩那么简单了。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雷灵派曾经的天才,是有什么厉害的招数!你敢伤了马师兄,我要你偿命!”

粉衣女子咬着一口银牙,瞪向了顾苒。

她话说的很满,但看着顾苒一派淡然的神色,心里还是闪过了一丝犹豫。

本该下死手的招式,也被卸了几分力。

一只粉掌带着凌厉的掌风猛地拍向了顾苒的胸口,雷灵派众弟子皆敢怒不敢言。

除了一开始为顾苒说话的那位女弟子,她在粉衣女子出手的刹那立时反应过来,将顾苒往旁边拉去。

但她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粉衣女子的速度,等她将顾苒拉到身后,顾苒早已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

腥甜的血液瞬间涌上了顾苒的喉间,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浑身上下的经脉尽数断裂,痛到麻木。

幸好此刻她被那位女弟子拉到身后,粉衣女子等人才没有注意到她吞咽血液的动作。

几位男弟子看顾苒的神色无异,都暗暗吃惊。

师姐那一掌若是被没有修为的凡人受了,早该七窍流血而亡,看来这个顾苒并非没有一点儿修为,难道在扮猪吃虎?

他们不敢细想,当即也不管粉衣女子是何种脸色,便一窝蜂的上前,将她“劝”走了。

等几人走出很远,再也看不到踪影,护着顾苒的那位女弟子,才长吁了一口气。

“顾苒师姐,你没事吧?下次……”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

但顾苒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鲜血混杂着丝许的碎肉全都喷在了那个女弟子脸上。

女弟子的话戛然而止,她的眼睛圆瞪,面色说不出的惊恐:“顾苒师姐!”

她的声音满带着颤抖。

顾苒却砰自笑了笑,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满脑袋都在想,呵,什么破身体……

三年了,就是不能引气入体,在这个修仙世界简直像个废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修仙界我靠卖惨走上人生巅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