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吱——”正当顾苒想争扎着爬出来的时候,邬小北端着一碗稀粥推门而入。她望着顾苒满身一脸沾着灰尘,趴在地上的样子,一瞬间脑补出了各种可怕的的事情。“顾,顾苒师姐!你这是怎么了?!”邬小北被吓了一跳,手里端着的稀粥也被惊得掉在了地上。她猛然扑上她看着顾苒满身满脸沾着灰尘,趴在地上的样子,瞬间脑补出了各种可怕的事情。。...

“咯吱——”

正当顾苒想要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邬北北端着一碗稀粥推门而入。

她看着顾苒满身满脸沾着灰尘,趴在地上的样子,瞬间脑补出了各种可怕的事情。

“顾,顾苒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邬北北被吓了一跳,手里端着的稀粥也被惊得掉在了地上。

她猛地扑上去查看顾苒的伤势,却不料被地上的稀粥一滑,她竟然径直地扑到了顾苒的身上。

顾苒满腔解释的话立马被闷了下去。

她只觉得五脏六腑乱搅一样的痛,紧接着,一口污血就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

黑色的血液在地面上蜿蜒,和飞溅而起的灰尘还有摔在地上的稀粥逐渐汇聚在一起。

“顾苒师姐,你中毒了?!”

邬北北看着地上的污血,慌了神。

她连忙起身将顾苒扶了起来。

“可这些日子,师姐除了喝了两口药,再也没有接触过其它东西了,难道是我从山下买来的药有问题吗?”

说起药,邬北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生怕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导致顾苒中毒。

“咳,没……”

顾苒直起身,缓过了一口气。

刚想解释说那是体内的淤血,就听到房梁上突然响起一道蛇嘶声。

随即,一条筷子粗细,小臂长短的黑色小蛇从房梁上直挺挺地掉进了那汪污血里。

黑色小蛇在污血中挣扎了两下,才趋于平静。

邬北北见了这蛇,脸色更加苍白,她转头看向顾苒问道:“师姐,难道是你同这蛇争斗过程中被蛇咬伤了,中了蛇毒?”

顾苒盯着面前的黑色小蛇有几分恍惚,总觉得十分熟悉,一时间竟忘了回答邬北北的问话。

这让邬北北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她当即哭了起来:“顾苒师姐,你怎么这么命苦啊!”

“好端端的哪儿来的蛇,那蛇一看就是个有剧毒的……”

“顾苒师姐,你这才好不容易苏醒过来,如今竟然又中了蛇毒,你要是因为这蛇毒死了就太冤了……”

顾苒正盯着小黑蛇出神,完全没料到邬北北会因为这件事又哭起来。

哭声冷不丁的一起,倒让她觉得头疼急了。

她抿了抿嘴唇,拉了拉邬北北的衣袖,正要好好说明一下情况。

就听耳边又响起了那道机械声音。

[怜悯值+1]

[怜悯值+1]

[怜悯值+1]

听到这个声音,顾苒愣了愣。

她抬起的手几次放在邬北北的衣袖上,都没能“狠心”拽下去。

嗯,不然就让北北再哭一会儿?

照她这么哭下去,我的等级肯定要蹭蹭往上翻啊……

看着眼前的爱哭鬼,顾苒一个没忍住,竟笑出了声。

“顾苒师姐?你笑什么?”

邬北北虽然爱哭,但也不是个没脑子的,她看顾苒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模样,立马回过神来。

她打着哭嗝控诉道:“师姐,你就会拿我开玩笑!”

“哼,我都要被师姐吓出病来了!”

邬北北抹了抹眼泪,不停嗔怪着。

她这一副模样,倒让顾苒平白生出来许多罪恶感。

“好了,好了,你这几天照顾我也辛苦了,现在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顾苒缓了几口气,在邬北北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随着不靠谱系统的到来,而逐渐减轻了。

大概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彻底痊愈。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顾苒说完这句话后,邬北北的情绪一下子变的有些失落。

她牵强地扯了扯嘴角,将顾苒扶着坐到了床上。

“嗯,顾苒师姐,我先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再去给你盛碗粥吧。”

顾苒自然也发觉了邬北北的这种情绪变化。

但顾苒以为是因为这几天邬北北照顾自己太累了,她才会有这种情绪变化。

所以顾苒猛地拉住邬北北的手,让她匆忙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

“别忙了,我现在也不觉得饿了,一会儿我自己收拾,你去休息吧。”

顾苒的声音很轻柔,此时此刻,她已经把邬北北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她的眼神柔和亲切,也让邬北北怔愣了一下,放弃了坚持。

“好,顾苒师姐,我听你的……”

邬北北的声音了掺杂了许多情绪,她的嘴角下垂,哀愁写满了整张脸。

她正是怕顾苒看到自己的神情,所以一直背对着顾苒,她说完那句话,更是不等顾苒再说什么,就匆忙的跑出去了。

她的这番举动让坐在床上的顾苒总觉得哪里不对,可究竟是哪里不对,顾苒又说不出来。

“北北今天怎么怪怪的?她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就在顾苒不停回想邬北北刚才的举动时,污血里躺尸许久的黑蛇突然动了动。

它的尾巴快速游动了几下,将剩余的干净地面也溅上了几滴黑色的污血。

“这小东西没死?”

生命力顽强的小黑蛇一下子吸引了顾苒的注意力,让她暂时忘了邬北北刚才的异常举动。

她挑了挑眉头,揉了揉仍在发疼的胸口。

然后才缓缓地走过去,接近小黑蛇。

这条蛇通体漆黑,脑袋是三角形的,偶尔吐信子的时候,还能看到它嘴里发亮的两颗毒牙。

剧毒!

这两个字在顾苒的脑海中疯狂预警。

但她偏偏要去作死,她竟蹲下来,伸出一只手指头戳了戳小黑蛇身子。

“啧,一点儿都不软,果然还是小猫小狗这一类软萌的小动物最适合当宠物了。”

顾苒咂咂嘴,在一瞬间里,她想起了自己养在出租房里的那条小狗狗。

是一条纯黑的拉布拉多,名叫不白,每天无论多晚,它都会守在门口等她回家。

一旦想起了过去的时光,想养宠物的这个念头就在顾苒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了。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小黑蛇。

下一刻,她倏地伸出手去,将小黑蛇提了起来。

“既然出现在我的屋子里,那你就该是我的。”

“从今天起我会把你养的黑黑胖胖的,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宠物。”

顾苒将小黑蛇放在了桌子上,又拿来一块白色布巾请请假擦拭。

“既然是宠物,就得有名字,不如就叫不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修仙界我靠卖惨走上人生巅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