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家别墅。玄祥哭得眼睛都肿了,她才三十岁,成绩非常优秀,前程似锦,她不喜欢的人,是人中骄子,洁身自好,形象不端正,家世博学。人家还尤其的不喜欢自己,去欣赏自己。假以时日,她肯定也可以成了他的身边人。可现在的周家要娶她。“据说周行川的病在治,这病迟早是能治好时韵哭得眼睛都肿了,她才二十岁,成绩优秀,前程似锦,她喜欢的人,是人中骄子,洁身自好,形象端正,家世渊博。人家还特别的喜欢自己,欣赏自己。假以时日,她一定可以成为他的身边人。。...

时家别墅。

时韵哭得眼睛都肿了,她才二十岁,成绩优秀,前程似锦,她喜欢的人,是人中骄子,洁身自好,形象端正,家世渊博。人家还特别的喜欢自己,欣赏自己。假以时日,她一定可以成为他的身边人。

可现在周家要娶她。

“听说周行川的病在治,这病早晚是能治好的。小韵还在读书,周家不可能要求马上成亲,不如先应下吧!”

大伯父居然出了这种馊主意。

“是啊,如果不答应,和周家的生意就做不成了。我们时家在嘉市是实力雄厚,可出了省,就什么都算不上了。为了时家的长远发展,小韵,你就委屈一下吧……”大堂哥应和。

祖母点头,“为了时家,小韵啊,你先忍一忍……别哭了……像时卿那种没文化的野丫头,周家看得上才怪……老二啊,你就劝劝韵韵吧……你还有个儿子呢,时氏若能走上国际,受益的是所有人。和周家这门亲,必须结的。”

“我不我不,我绝不是。你们为了做生意,是不是一定要把我给卖了?”

时韵急得直跳脚,抹着眼泪跑上楼,心下恨极,这明明就是爷爷给那野种订的婚事,凭什么让她来承受这个恶果?

她不要,死也不要。

时母跑上去,看到宝贝女儿扑在床上嚎啕大哭,心疼啊。

“韵韵,你别急,妈妈想法子,一定逼她乖乖就范。”

“可您能什么法子?”时韵哭得娇躯乱颤。

时母坐在床沿上,轻拍女儿的肩:“据我所知,当年,周老爷子和你爷爷约定的是:周行川娶时卿,才能继承股权。所以,这事还是有余地的。你等着,妈妈一定逼着时卿缠上周行川……”

时韵终于止了哭,坐起来时,抹着晶莹的泪珠,“可,您有什么法子?”

时母眸光幽幽,眼底尽是老谋深算,“先把她的老巢给挖了……让她们无家可归,我倒想看看,无处安身,她还怎么和我们犟……”

*

清早。

陆隽辰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头有点疼,目光所及是一个陌生的环境,陈设极其简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昨晚上结婚了。

并且,他还被新娘子算计了,白白虚度了洞房花烛夜。

呵,这小狐狸,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可他并不生气,相反,还生出了浓厚的兴趣——他的身体可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般的药物,根本药不倒他,她用的到底是什么药,竟让他立刻就倒?

这事,有点神奇。

昨日,老师说过一句话:

“关于卿卿是怎样一个人,老师不与你多说。你只要知道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有关她的一切,只要你愿意去挖掘,往后头,你会发现,她很好,非常好。你娶她,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昨日答应婚事之前,有关时卿的一切,他一无所知。

为此,他曾给向阳下了一个任务:调查时卿——他总得知道自己娶的是怎样一个女人。

本来,昨晚上应该就能知道结果的,结果,竟被药倒了。

拧了拧脖子,他若有所思地望了望这屋子:

不管是在役,还是退役,他的警觉性一直是队中最高的,可昨晚上,美色惑人,面对貌美如花的新婚妻子,他放松了警惕之心。

大意了。

洗漱了一下,换上叠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出了房间,他看到向阳在外头冲自己挤眉弄眼。

“我说,老大,你不是有早起晨跑的习惯的话?昨晚上,你的战况得有多激烈,今早,才能让你睡到快七点都不起?哎,肾是不是很虚啊?”

他笑得坏兮兮的,压低着声音,“看来嫂夫人魅力无边啊……竟让你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陆隽辰:“……”

他自然不能说,自己阴沟里翻船了。

“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直接转移话题。

“不是已经发给你了吗?”

“手机没电了……你手机借我一下。”

向阳将手机取出,点出查到的资料,“我觉得你家这位小姑娘,从小到大,成绩方面平平无奇,打架闹事倒是一把好手,但自从上了初中,情况有点奇怪……”

陆隽辰接过,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

时卿,女,二十三岁。

生母,罗湘湘,已故。

生父,时亮,嘉市时氏实业总裁。

时卿为私生女,出生便丧母,自小收容于孤儿院,后被时家认回,不为时亮妻子所容。

七岁被赵瑞儿收养,入户赵瑞儿名下。

七岁读二年级,就读于天溪镇小学。

十二岁读就天溪镇初中。

十三岁打架打伤了脚,在家休养。

十四岁初中毕业上了高中,同年休学。

之后九年,履历一片空白。

直到最近,她再度出现在杨家村。

无学历记录,也无工作记录。

“一片空白是什么意思?”

陆隽辰眯着眼,转头问。

“查不到。听说是,时卿在去上高中的路上神秘失了踪,好像是遭遇了人贩子,赵老师曾经报过警,但查无下落……上面有赵老师报警的记录,还有几次登报的记录。”

向阳想了想,摸着下巴,压低声音道:

“我怎么觉得这事很奇怪啊……你那位老师——赵瑞儿,这名字本身就是伪造的。

“事实上,只要她肯动用手上的人脉网,怎么可能找不到一个孩子?

“而且,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小姑娘,她怎么敢要求你娶她?

“你什么身份,什么身家背景,普通女孩怎配得上你?总之,太奇怪了。”

的确奇怪。

陆隽辰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他勾了勾唇角——老师果然是了解他,故意什么都不说,故意让他好奇,故意让他不断地去深入挖掘。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关注越多,了解越深,正好,那个人又对自己的胃口,那么沉沦是必然的——老师绝对是狡猾的。

还有,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房里怎么会有几本药剂领域的书?

*

从楼上下来,陆隽辰看到新婚妻子正在厨房做早餐,他目光一动,走进了那间狭小的厨房。

时卿无比警觉地就转过了身,鼻梁上又架起了那副丑陋的黑框眼镜。

看到他时,她脸很自然地挂起了一抹合宜的微笑,“早。”

陆隽辰欺了过去,双手一撑,将她控制在胸膛和料理台前,居高临下地压着,悠悠一笑,目光则是深不可测的:

“陆太太,我很想知道,昨晚上你给我喝了什么,居然把我放倒了?”

他直接叫破,想看这只狡猾的小狐狸怎么应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