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予坐于上方,闻言点点头,冷声道:“因为,还请诸位仙君分派任务弟子上山,秘密找寻此精元,并将其成功带回去。”刍尘真君道:“神尊客套了,守护着六界亦是我等职责所在,下君必将会倾尽全力以赴找寻此精元,既如此,那我杓山的弟子便去妖界找寻罢,此外,下君也会加派弟刍尘真君道:“神尊客气了,守护六界亦是我等职责所在,下君必将倾尽全力寻找此精元,既如此,那我杓山的弟子便去妖界寻找罢,另外,下君也会加派弟子轮番看守御魂洞,确保浑觉那边不会出什么分岔子。”。...

容予端坐上方,闻言点头,冷声道:“所以,烦请诸位仙君分派弟子下山,秘密寻找此精元,并将其成功带回来。”

刍尘真君道:“神尊客气了,守护六界亦是我等职责所在,下君必将倾尽全力寻找此精元,既如此,那我杓山的弟子便去妖界寻找罢,另外,下君也会加派弟子轮番看守御魂洞,确保浑觉那边不会出什么分岔子。”

容予点头,道:“刍尘真君果真思虑周全。”

禹光真君爽朗地笑了两声,道:“这样划分也好,省得大家满六界寻找而乱了头绪,既如此,我禹山就去仙界吧!”

紫光真君点头道:“我苍山弟子去冥界,鬼王虽与我仙界不慕,但赤火珠精元牵涉六界安危,想来也不会过分为难。”

容予点头,“紫光真君辛苦了。”

剩下的清戒真君道:“我巍山弟子便去凡间吧,界时不论谁先找到,务必通知大家,待大家汇合后,合力将其封印回镇魔柱内。”

众人点头。

容予道:“还剩下神界和魔界,仲颜上神,就有劳你去一趟魔界了,魔界最近死灰复燃,本尊担心浑觉在密谋什么计划,由上神亲自前去调查最为稳妥。”

仲颜点头,“是,神尊!”

容予又道:“寻找赤火珠精元之事不能耽搁,另外,十年一度的招募大会马上就要到了,诸位仙尊也不要忽略了。

“万年前的仙魔大战,让仙界损伤惨重,这才不得已面向六界广招弟子,为的就是招募更多的少年英才,充壮仙门,以防再次出现当年的局面,如今十年之期已至,希望众位仙尊都做好防范,以防魔族中人混入其中,另外也祝愿诸位在此次招募大会上,都能觅得心仪的弟子。”

众仙尊微笑点头。

仲颜望向上首的容予,恭敬道:“今年的招募大会,仍旧由神尊主持可好?”

容予点头,“也好。”

散会后,仲颜走在容予的身侧,望着他的侧脸道:“听下面的弟子说,神尊带回来一只受伤的小灵兔,不知她现在伤势如何了?”

容予面无表情地向殿外走着,边走边淡淡道:“还好。”

仲颜的眼神闪烁了下,随即莞尔,“那就好,我那里还有些疗伤的好药,回头去给她送一些吧。”

容予果断地回道:“不必。”

仲颜心情沉了沉,暗暗握紧了手心。

这么多年了,他对自己仍旧冷淡如冰,每次单独与她说话都是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

尤其是那次,她只是不经意碰了他一下,他就跟躲瘟疫似的,跳出好远。

她一直以为他不近女色,对任何女人都这样,可如今,他竟然对一只路上捡来的臭兔子这般上心,甚至还让她住在他的偏殿里。

这让她的自尊心深受打击。

刚走出擎云殿,容予猝不及防被一只白色的不明物体袭击,眼看两只爪子就要碰到他的衣服,他眼神骤然一冷,扬起衣袖便将其拍飞到了十米开外。

被他这么一拍,不明物体直接跌到地上变回了人形,竟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玉面小公子。

正是仲颜的灵宠,重明鸟。

守在殿外的青鸾被这情形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

“师尊,您没事吧?”

容予冷眼望着地上那个脏东西,周身的气息更冷了几分。

仲颜的心情顿时跌到谷底,心道:完了。

可重明偏偏看不透情势,揉着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委屈的噘着嘴。

“神尊,重明只是想跟您开个玩笑嘛,您何必如此动怒,都把我摔疼了。”

仲颜的脸快被这只死鸟丢尽了,急忙对容予连声致歉,道:“神尊,是重明不懂事冒犯了您,还望神尊看在仲颜的面子上,就饶了他吧。”

容予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给她任何回应,转身却对青鸾说了一句。

“把本尊的衣服拿去,洗、十、遍!”

他最后这三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说完不再看仲颜,冷哼一声,带着青鸾径直朝揽云峰而去。

青鸾跟在他的身后,吓得气都不敢大声喘。

他家师尊的洁癖之症在仙界可是出了名的,这重明鸟却不知深浅,竟敢用两只脏爪子去碰他的衣服,要不是师尊看在他是仲颜上神的灵宠,此刻恐怕小命早没了。

待容予远去,仲颜扬手就扇了重明一个大脑瓜子,与刚才的端庄模样判若两人,“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竟敢生扑神尊!”

重明揉着脑袋,甚是委屈,“我就是太喜欢他了,想跟他亲近亲近嘛,谁知道他那么大火气呀……”

仲颜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来岿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何总是记不住他有洁癖这件事,这下可好,被你这么一闹,恐怕他以后除了议事以外,连两个字都不愿同我说了!”

重明却不以为意,道:“姐姐这般美貌,不知让六界多少男子夜不能寐,你又何必非要吊死在神尊这一棵树上。”

“你个小屁孩懂个屁!”

“我不小了好吧……男人是不能被说小的知道吗?”

仲颜剜了他一眼。

看他这不上道的模样,别说神尊了,就连她都嫌弃得要死,真想把他送人得了。

“这事就先这么算了,以后给我注意点,倘若再有下次,本上神也救不了你!”

重明摸摸鼻子,“哦,我再也不敢了,姐姐别生气啦!”

**

初九没有找到青鸾,去膳房问凝露,凝露也不知道神尊做什么去了,所有弟子都如往常一样做着自己的事,一切如常。

她便安下心来。

看来没出什么大事,可能金大腿是去处理什么私事了吧。

她看了眼膳房里摆的各种食材,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她拉住凝露,调皮地眨眨眼:“凝露姐姐,我能不能借这里的食材用一下?”

**

容予回到池华殿后,见正殿和偏殿内都空无一人,眼神倏然冷了下去,“初九呢?”

青鸾脸色白了下,“她,她刚才还在的。”

“你就是这么看着她的吗?!”

青鸾立即低下头去,“弟子知错,弟子这就去找!”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