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露说过,金大腿的五个内门弟子,分别为1是青鸾,紫蝶,凝露,灵参和吉量,涵括了金木水火土五大灵根属性,各有各的灵技,且都骁勇善战,她内心很是祟拜。现在的金大腿主动恩准自己与他们更亲近,是也不是表明他了对自己有好感了?结论这个结论后,初六的心情登时大现在金大腿主动允准自己与他们亲近,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对自己有好感了?。...

凝露说过,金大腿的五个内门弟子,分别是青鸾,紫蝶,凝露,灵参和吉量,涵盖了金木水火土五大灵根属性,各有各的灵技,且都骁勇善战,她内心很是崇拜。

现在金大腿主动允准自己与他们亲近,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对自己有好感了?

得出这个结论后,初九的心情顿时大好,她抖了抖耳朵,打算开启她的舔狗模式。

她挑起了嘴角,一双好看的杏眸弯成了月牙,尽量让笑容看起来甜美可人。

她道:“谢谢神尊,没想到神尊不仅人长得好看,心地也这么好,小九真的好幸运能够遇到神尊,神尊,您都不知道,除了爷爷以外,您是这世上对小九最好,最和善的人。”

这番话半恭维半事实。

她从出生开始就被族人们判定为不祥之人,说她是天煞孤星,与她亲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她的生活中除了爷爷,一个朋友都没有。

容予的嘴角抽了抽,她这突然的甜言蜜语是怎么回事,他给过她什么恩惠,让她有如此大的误解?

小姑娘的甜言蜜语仍在继续。

只听她又道:“神尊,您长得可真好看,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子,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您再笑一笑,就更帅了,嘻嘻。”

容予的眼角嘴角齐抽,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冷声道:“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如此跟本尊说话?”

冷气突然袭面,初九吓得打了个激灵,强装的笑容僵在脸上,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抖了两下耷拉了下来。

我滴乖乖,我马屁拍错地方了?一般帅哥不都喜欢别人夸他帅的吗?

容予不想再跟她饶弯子,直言道:“本尊问你,昨日,你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灵气是怎么回事,据本尊所知,你灵力低微,根本不可能释放出那般强大的灵力。”

初九:“……额。”

爷爷的临终前说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灵戒的事,是‘任何人’,金大腿自然也不可以。

于是,她含糊其辞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时吓傻了……后来我猜想,或许是爷爷不放心我,在天之灵在保护我的吧……”

我这样说,他会信吗?

容予久久凝望着她。

小姑娘鬓间一缕红发凭添了几分妩媚,眼睛里仿佛落满了无数颗星星,晶莹透亮,笑起来脸颊上还会出现两个调皮的小酒窝,小圆脸甜美可爱,像朵随风招摇的白色芙蓉。

如此纯真烂漫的小姑娘,撒起谎来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看来他小瞧她了。

半晌,他收回目光,起身走到远处的书案前,随手拿起了一本书,低头说道:“这几日,你便住在本尊殿里吧,紫蝶和凝露会来照顾你。”

初九闻言,两只耳朵倏地竖了起来,“真的?我真的可以和神尊住在一起?”

可随后,她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这里只有一张床呀,我们难道要睡在一张床上?”

容予的脸色黑了黑,小姑娘小小年纪,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他冷声道:“你住偏殿!”

初九吐了吐舌头,还好还好,倘若真睡一张床,我还不得被冻成冰块呀!

喝了锦铭送来的药后,初九便躺下休息了。

容予看了会儿书,神色突然一紧,抬头看了眼窗外,什么话也没说,化作一道白光倏地飞出了窗外。

初九正偷偷欣赏他的美颜来着,被他突然间的举动吓了一跳,忍痛坐起身来。

他怎么了,这么晚了他要去哪儿?

竟然连大门都来不及走了,看来是出大事了!

怎么办,我要不要去看看?

不行,我还不是岿山弟子,定是没有资格在岿山自由行走的,要不然,我去找青鸾仙君问问?

**

容予化成的白光径直飞入了岿山擎云殿。

大殿中央,一座黑色的石柱正微微地颤抖着,原本光滑的表面此时已裂开数条裂痕,殷红的火光从里面透出来,像是随时会炸开。

自从这赤火珠和魔尊浑觉被分别封印后,赤火珠每逢一千年便会躁动一次,可眼下,临近一千年的界限还有七百年之久,它竟然提前不安分起来。

容予凝眉,抬手将强悍的灵力灌输到镇魔柱内,一点点修复着上面的裂痕,须臾,他呼吸一滞,发现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情况。

赤火珠竟然缺失了一缕精元!

它去了哪里?又是何时缺失的?

难道镇魔柱的屡屡躁动,都跟这缕缺失的精元有关?

正在这时,殿中紫光一闪,一道紫色的身影出现在容予面前。

来人一身紫衣气质出尘,丹凤眼,小梨窝,鹅蛋脸,眉宇间自带一股英气与气场,种种优点汇聚在一张脸上,可谓是容颜绝代。

正是仲颜上神。

她对容予微微颔首,道:“神尊,我方才察觉到镇魔柱有异,出什么事了?”

容予对她点了点头,将他刚刚的发现说了一遍,仲颜大惊,“怎么会这样,为何之前没有发现?难道……”

容予再次点头,看来她跟自己想到一起了。

先前赤火珠暴动时,都是他们和其它四大仙山的仙尊联手镇压的,想来是因为各种灵根的灵力掺杂在一起,气息太过杂乱,才让他们没能及时察觉出这种情况!

仲颜道:“那现在要怎么办?”

容予道:“先安抚镇魔柱,随后立即派弟子下山,寻找这缕精元,本尊怀疑,魔族再次死灰复燃定与这缕精元有关!”

仲颜点头,“是!”

随后,其他四座仙山的掌门真君也感应到了镇魔柱的异动,相继赶来,二话不说便加入了安抚镇魔柱的队列。

容予掌心的灵力不断修复着镇魔柱上的裂痕,望着蠢蠢欲动的赤火珠,一万年前的惨烈景象再次浮现在眼前,本就冰冷的眸光更加凛冽刺骨。

经过众仙合力,终于在三个时辰后,再次将赤火珠镇压了下去。

四位真君方才已经听说了赤火珠精元遗失之事,祁山禹光真君平息完内息,说道:“这缕精元与镇魔柱内的赤火珠息息相连,倘若被魔族得到,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使之与赤火珠产生感应,令赤火珠冲出镇魔柱,一旦赤火珠出世,浑觉便会突破封印卷土重来,届时,六界就会像一万年前那样,再度沦为一片荒芜!”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