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予本想说不当然,可话到嘴边却变为了,“她的灵根异于常人,且让她先在分身殿内休养,以便随时随刻严密监视。”“……啊?”鸾产生怀疑自己看错了了,可师尊适才千真万确是说了那句话。他会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彻底颠覆了。他从进屋就看见了师尊身上的血,明白是初六姑娘的,所“……啊?”。...

容予本想说不至于,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她的灵根异于常人,且让她先在本尊殿内养伤,便于随时监视。”

“……啊?”

青鸾怀疑自己听错了,可师尊方才千真万确是说了那句话。

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他从进门就看到了师尊身上的血,知道是初九姑娘的,所以才更加震惊。

他家师尊可是有重度洁癖的人,平日里他的房间都必须打扫得一尘不染,随身穿的衣物也不容有一丝褶皱,就算不小心粘上根头发丝都无法容忍,对容易掉毛的动物更是避之唯恐不及,更何况还是别人的血。

最主要的一点是,他家师尊对女人过敏啊!

回想那次,仲颜上神不经意碰了师尊的手一下,师尊当即便起了一身的疹子,足足痒了三天三夜。

可是现在,他不仅什么症状都没有,竟还主动说,要让初九这只女兔子住在他的殿里!

青鸾身为容予的大弟子,平时更像容予的贴身侍卫一般,对容予可谓是无微不至,眼下容予如此反常,着实让他担忧。

他忍了半天终是没忍住,将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口,“师尊,您,您的病好了?”

容予顿了下,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小姑娘,又看了眼自己的手,道:“不知。”

他自己也不确定,这算是痊愈了,还是纯属巧合。

正在这时,锦铭将捣碎的草药拿了进来,说道:“神尊,这药是外敷的,必须立即敷上,否则过了时辰效果就差了。”

容予顿了顿,伸手接了过来,语气淡淡地问青鸾:“紫蝶呢?”

“她去喂灵鸟了。”

容予了然地点点头,“凝露呢?”

“凝露在膳房忙着。”

容予又点点头,“那……既然没有其他女弟子闲着,便由本尊亲自来吧。”

青鸾:“……”

锦铭:“……”

青鸾感觉越来越不了解他们家师尊了,道:“师尊,这,您可以吗?”

容予望他,“那你来?”

青鸾忙摆手:“不不不,我不行!”

“不行就都滚出去!”

“……是!”

“回来!”容予冷声警告:“今天的事,本尊不想从外人嘴里听到半个字!”

“……明白!”

两个少年吓得汗毛直立,撒开双腿夺门而逃。

出了门,青鸾抬头望天,感觉今天的师尊是个假师尊。

锦铭不安地望了眼紧闭的房门。

倒不是担心初九妹妹的安全,他只是怀疑关于神尊的传言都是假的,他这个样子,哪是世人口中那个冷漠、不近女|色的神尊啊。

殿内,容予端着药碗,走到了初九的背后,望着她被血染红的脊背,犹豫着要不要动手。

既要敷药,就必须得脱下衣服,可是,他要不要脱?要如何脱?

别的部位还好说,可偏偏在背上,这动作就有些大了。

想象到自己的手碰到小姑娘娇嫩的酮|体的画面,容予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男女授受不亲,就算她还是个孩子,那也是女子,他总得为小姑娘的名节考虑。

容予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一阵,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想要验证自己是不是痊愈了,找别的机会便罢,不必非得这样做。

他烦燥地揉了揉眉心,将药碗放到了方凳上,起身来到殿外,随便唤来一名仲颜的女弟子,让她帮忙给初九上药。

若非得已,他是断不会麻烦仲颜的人的。

青鸾和锦铭一直在殿外候着,见此,纷纷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青鸾:还好还好,师尊这几十万年的清誉总算是保住了。

锦铭:看来外界的传言没错,容予神尊果真是坐怀不乱的真君子。

大约半柱香后,那名女弟子从殿内走出来,对容予行了礼,道:“神尊,初九姑娘已经醒了,只是,她发烧了,身子烫得紧。”

容予凝了下眉头,对锦铭道:“你去熬点药来。”

锦铭点头应是,急忙跑走了。

青鸾道:“师尊,弟子觉得,师尊对初九姑娘免疫说不定是巧合,师尊要不要再去验证一下?”

容予顿了顿,道:“不必刻意,初见她时本尊为她把过脉,并未出现奇痒之症,今日更是没有症状,兴许本尊的病真的痊愈了。”

青鸾又想说什么,容予道:“你先下去吧,本尊还有话要问她。”

青鸾:“……是。”

进了殿,容予一眼便看到小姑娘侧躺在贵妃榻上,大眼睛病殃殃的望着自己,他无视她的目光,在她对面的方凳上坐下,伸出手开始为她把脉。

再次感受到他指间传来的温暖,初九鼻间一酸,忍不住掉下泪来。

容予神尊像个冰块似的,让人难以接近,按理说她理应害怕才对,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委屈地想哭。

容予正专心地为她把脉,忽然听到小姑娘带着鼻音抽泣了一声,这才抬眼看她,殊不知,却在撞见她沾满泪痕的小脸时,向来冷硬的心猝不及防地柔软了下来。

小姑娘的两只兔耳朵软软地搭在榻上,眼睛红红的,眼泪打湿了靠枕,因为发烧,小脸红彤彤的,唇色有些发白,显得很没精神。

第一次见她时,小姑娘便是这样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现在也是,似乎很爱哭的样子,让他的心情没来由地一阵烦燥。

他别扭地哼一声,冷声道:“你哭什么?”

初九被他释放出来的冷气吓得一哆嗦,抽了抽鼻子,带着鼻音道:“我,我只是想起,先前我生病时,爷爷就是这样为我把脉的。”

原来是想爷爷了。

容予这才想起来,小孩子生病时,惯常会以各种姿态向爹娘撒娇求抱抱。

小姑娘年龄还小,又受了这么重的伤,身边还一个亲人都没有,定然是更加需要人安慰的。

于是,他便说道:“本尊有五名弟子,你在此养伤期间,无聊之时尽可去找他们玩耍。”

他不擅长安慰人,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将姿态放到如此之低,已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初九竖了竖耳朵。

她之前偷偷跑去找凝露玩时,总担心被金大腿知道后会限制自己的活动泛围,现在他竟然亲口允准了,还挺让她意外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