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不仅仅锦铭诧异,就连容予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容予不解他望她,道:“初六姑娘为何出此反应,莫也不是有什么事?”容予神尊的冷声传来,初六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这才行为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忙将前天的事说了一遍。原来是,今日幽篁公离世前,让她去紫云山投靠容予疑惑地望她,道:“初九姑娘为何出此反应,莫不是有什么事?”。...

这下,不光锦铭不解,就连容予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容予疑惑地望她,道:“初九姑娘为何出此反应,莫不是有什么事?”

容予神尊的冷声传来,初九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忙将昨天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昨日幽篁公离世前,让她去紫云山投奔清扬公,二人虽不常联系,但也算故交,可她自受伤后便来了揽云峰养伤,一直没机会去紫云山寻人,没想到紫云山竟跟青霞山一样,也被莫名屠了山。

锦铭点头,神情悲恸。

“原来如此,既然我们两个人都变成了孤儿,不如从此以后便相互扶持,锦铭会替幽篁爷爷好好照顾你的。”

初九的耳朵耷拉下来,脸色越发苍白。

她道:“谢谢锦铭哥哥,只是不知是什么人如此可恨,哥哥可知他们为何要杀我们?”

容予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这个问题正是他想知道的。

锦铭道:“我偷听那人跟爷爷的谈话,好像是要爷爷交出什么东西来,具体是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容予凝眉,浑觉在找什么东西,他究竟在图谋什么?

初九回忆道:“昨天我们青霞山上也来了一群黑衣人,他们见人就杀,我当时被吓傻了,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并没有你说的用弯月刀的人,不过好像也是在找什么东西。”

锦铭哦了一声,道:“看来他们是一伙的,兵分两路同时袭击了我们两个家族,而那个使用弯月刀的人武力值最高,应该就是他们的头目!”

初九了然地点了点头。

容予道:“此事已震惊六界,本尊自不会坐视不理,二位先静心养伤,捉拿真凶的事,本尊自有打算。”

初九的耳朵竖了竖,一双杏眼瞪得溜圆。

就这么简单?他能为他们报仇?

转念一想,也是,他身为六界至尊,对于这种灭族惨案定然不会坐视不管的,如此说来,她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只要防着不被女主和谐掉就OK了。

锦铭起身,对容予深深拘了一礼,道:“多谢神尊容锦铭在此养伤,如此大恩,锦铭没齿难忘!”

容予淡淡道:“严重了,锦铭公子自己就懂医术,本尊也没帮上你什么。”

锦铭吃惊,“神尊知道我懂医术?”

容予点头,“听青鸾说,你身上外敷的疗伤神药便是你自己配的。”

锦铭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道:“我就是瞎配,这点本事哪敢在神尊面前班门弄斧,呵呵。”

容予微微挑唇,总算有了点笑模样。

这个似有似无的笑容,看在初九眼里是惊艳,可看在锦铭眼里却是受宠若惊。

要知道容予神尊可是出了名的冷酷冰山,别说这种几不可见的笑容了,就是他和颜悦色的模样都极少见。

锦铭越发坚定了内心所想。

他一定要拜神尊为师,哪怕做不了他的关门弟子,就是做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也好!

正当锦铭暗自开心时,听到耳边咕咚一声,扭头一看,竟是初九妹妹晕倒在地上。

他正欲起身相扶,却见眼前白色光影骤然闪过,容予神尊的身形已率先出现在初九身边。

他顿了顿,只好退到一边焦急地望着初九。

容予扶起了小姑娘,随即便察觉到手心里有股黏腻之感,摊开掌心一看,竟是血!

他皱眉望向她的后背,果然已经被鲜血染红,难怪她从进门脸色就有些不对劲。

锦铭急道:“神尊,初九妹妹怎么伤成这样,她没事吧?”

容予将一道灵力注入到她体内,暂时为她止血,半晌后说道:“无碍,她只是伤口撕裂,疼晕过去了。”

锦铭道:“那我这就去给她采些草药来!”

容予点头,待锦铭走后,他低头望向怀里的小姑娘。

她两只耳朵无力地耷拉着,小脸惨白,眉头紧锁,可能是太疼了,小嘴巴偶尔还会动一下,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看上去有些可怜。

她不过才三百岁刚刚修成人形的娃娃,如今亲人没了家也没了,确实够可怜的。

容予抬眼望向窗外。

她的伤口急需处理,可眼下已是黄昏,紫蝶去了百鸟园投喂灵鸟,凝露在膳房准备弟子们的膳食,他没有其他女弟子能做这件事。

容予皱眉望着这个小东西,最终将心一横,屈身将她抱到了自己平日小憩时用的贵妃榻上。

他的动作有些生疏,初九被撞到了伤口,喉间本能地发出一声痛苦地呻|吟,随即便陷入了深度昏迷。

容予的脸色黑了黑,急忙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侧着躺好,然后为她盖好被子,忙活了一通后,这才低头看向手上沾染的血迹。

很奇怪,他身上竟然没有起红疹!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排斥与她接触,相反,他甚至还觉得,她软软的身体躺在自己怀里的时候,感觉还不错!

容予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赶紧退离她几步之外,像看怪物般望着脸色苍白的小姑娘。

他刚才的举动完全是出于本能,根本没想那么多,现在静下心来,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容予不敢再想下去,急忙唤来了青鸾,问道:“这两日,你可发现她有何可疑之处?”

青鸾想了想,回道:“她经常去膳房缠着凝露,要她做萝卜糕吃,据说是她最爱的食物,这,算吗?”

容予的脸色沉了沉,青鸾立即意识到师尊此时心情不佳,不宜开玩笑,急忙补充道:“她到处打听师尊的事!”

容予凝眉,“她打听本尊做什么?”

青鸾道:“听凝露说,她好像对师尊很好奇,想来只是仰慕师尊,毕竟师尊英明神武,六界哪个女子不……”

“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般为她说话!”

容予的脸色沉了再沉,“本尊想问的是,她灵力方面有没有露出不同寻常的地方?”

青鸾噗通一声跪到地上。

“弟子知错,弟子这两日一直暗中观察着她,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师尊,您是怀疑她跟魔族有关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