岿山贵为五大仙山之首,气势最雄浑,景色瑰丽,由浊云峰和揽云峰两座山脉共同组成,仲颜上神主掌岿山事宜,坐阵浊云峰,膝下弟子众多。而容予神尊则寓居于揽云峰。虽是寓居,但他乃神界残存的一位真神,神界虽尘封已久多年,威仪仍不可以亵渎,作为六界身份最高贵的而容予神尊则客居于揽云峰。。...

岿山贵为五大仙山之首,气势最为磅礴,景色瑰丽,由浊云峰和揽云峰两座山脉组成,仲颜上神掌管岿山事宜,坐阵浊云峰,膝下弟子众多。

而容予神尊则客居于揽云峰。

虽是客居,但他乃是神界仅存的一位真神,神界虽尘封多年,威严仍不可亵渎,作为六界身份最为尊贵之人,无人敢对他不敬。

十万年前神魔大战后神界尘封,两万年后容予神尊在仙界苏醒,身为他昔日弟子的天帝,盛邀其在天庭永居,却被他婉言谢绝,他只希望找一处灵气充沛之地静修,天帝说不过他,只好同意他居于岿山揽云峰,以另一种方式守护着六界众生。

来岿山之前容予神尊便向天帝表明,岿山仍以仲颜上神为尊,他只是暂居,不会插手岿山事务。

如此,既不会妨碍天帝治理天界和威严,又解除了仲颜上神地位上的尴尬,可见其情商之高,也为此,更加受到了仙界众仙的敬仰。

初九趴在床上,听凝露仙子讲完这些,内心对金大腿更加的崇拜,也更加遥不可及。

她咬了一口凝露为她做的萝卜糕,鼓着小嘴道:“那后来呢,容予神尊有没有收徒弟,收了几个?”

这是她最关心的。

她只知道男主是容予神尊,但对他的了解知之甚少,倘若他徒弟众多,也不差多收她这一个。

凝露笑笑。

“师尊极少收徒,顶多闲暇时帮仲颜上神分担一下弟子们的课程,所以八万年来只收了五名内门弟子,关门弟子的位置还一直空着,现在的揽云峰看似弟子众多,实则都是仲颜上神派来护卫揽云峰的。”

初九眨眨杏眸。

他这么多年才收了五个外门弟子,说明他对关门弟子的要求很高,自己这点灵力怕是不够看的,她该怎么吸引金大腿的目光呢?

这个问题需要仔细琢磨。

她刚想再打听一下金大腿的喜好,却见紫蝶仙子推门走了进来。

她微笑道:“神尊说,初九姑娘的伤若无大碍,便请你过去一趟。”

初九的耳朵倏地竖了起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机会这不就来了嘛!

“多谢紫蝶仙子通传,我这就去!”

初九激动地一跃而起,因动作太大,背上的伤口传来撕裂的辣痛感,耳朵立时就疼得冒了出来。

紫蝶和凝露同时惊呼:“小心,你的伤!”

初九的耳朵颤抖了两下,不得不放缓了动作轻轻爬下床,扯了扯嘴角笑道:“我没事,容予神尊唤我肯定有事,耽搁不得!”

伤口虽疼,可她心里却是雀跃的,恨不能立刻马上就飞过去,想到又能近距离欣赏绝绝子的美颜了,心情就忍不住欢喜。

在紫蝶仙子的带领下,初九来到了容予神尊的池华殿。

可是,除了她之外,还有另一名青衣少年。

容予神尊端坐上首,目光清冷,不怒自威,身上的气质带着淡淡的凉气,初九的耳朵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他怎么跟昨日见时不一样了,昨天的他温暖和煦,今天的他却像刚从冰窟窿里爬出来,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热乎气。

这样的他,让她本能地有些害怕。

初九的脸色白了白,对他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颤音,道:“容予神尊!”

小姑娘今天穿了件淡紫色的衣裙,衬得婴儿肥的小脸更显娇嫩可爱,明丽动人,这又惊又惧的模样反倒给她的五官多添了几分生动。

容予清冷的说出了一个字,“坐。”

初九扯了扯嘴角,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再甜一些,“谢神尊。”

妈呀,好高冷,这般拒人千里的模样,好愁。

初九在少年的对面僵硬地坐了下去,就听上方的容予神尊开了口,“今天找你们过来,是有一些问题想问问你们。”

少年微笑拱手,“神尊不必客气,有什么问题锦铭必定知无不言。”

容予点头,道:“本尊想问的是,昨日你们除了看到是黑衣人所为以外,可还有其它发现?”

少年想了想,道:“他们隐去了精元气息,探不出是何方妖物,不过,我亲眼看到为首的那个人,使用的兵器是一把弯月刀!”

容予凝眉,弯月刀?

六界当中谁的兵器是弯月刀?

容予望向少年,“细说一下昨日情形。”

少年点头,道:“昨日紫云山上来了一伙陌生人,说要拜见我爷爷,我爷爷起先是不愿见的,可他们挟持了我们几名守山的弟子,爷爷被逼无奈只好放他们上山。

“进了大殿之后,我在门外想偷听他们说什么,可离得太远听不清,后来不知为何两个人吵了起来,到最后越吵越凶就打了起来,再到后来……神尊就都知道了。”

容予凝眉,“这么说,你见过那人?”

锦铭点头,“那人身材魁梧,黑衣蒙面,像个黑罗煞一般,那把弯月刀足有两米长,锋利无比,他隐藏了精元气息,根本辨不出是人是妖,总之修为十分深厚,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容予点头。

浑觉被封印在御魔洞,他何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培养出了这样一员大将?

此事不能小觑。

容予转首望向初九,本想再询问她一些事情,却见她耳朵竖了起来,睁大眼睛望着锦铭,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他微微蹙眉,静静地观察她,想看看她想做什么。

却听初九惊到:“你是紫云山的?清扬爷爷是你什么人?”

锦铭没料到她会突然出此一问,反问道:“你认识我爷爷?”

初九的眼睛更亮了,声音都情不自禁地拔高了两度,“你爷爷?你是清扬爷爷的孙子?”

锦铭不解地点了点头,道:“是呀,有什么问题吗?”

初九的耳朵挺了挺,“听你方才的意思,你们紫云山也遇袭了?清扬爷爷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

锦铭怔了怔,虽不明白她为何如此激动,却也如实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他道:“就在昨日,我爷爷他,仙去了。”

初九倏地站了起来,因起得太猛扯到了背后的伤口,显些疼晕过去,她缓了缓道:“怎么会这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