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灵力涌进,秃毛小鸟身上散发出出强盛起来的光芒,光芒退散后,一个男人会出现在了才可离面前。男子衣衫破破烂烂,墨发也是随便的披在肩上,但是有些狼狈不堪,但那份容貌与气度却是无人能及的。凤清淮睁开眼睛双眼,金色的眼眸好像要将世间万物都可以容纳了进来,轻抬小臂便将了男子衣衫破烂,墨发也是随意的披在肩上,虽然有些狼狈,但那份容貌与气度却是无人能及的。。...

随着灵力涌入,秃毛小鸟身上散发出强盛的光芒,光芒退散后,一个男人出现在了方可离面前。

男子衣衫破烂,墨发也是随意的披在肩上,虽然有些狼狈,但那份容貌与气度却是无人能及的。

凤清淮睁开双眼,金色的眼眸似乎要将世间万物都容纳了进去,轻抬小臂便将已经没了意识的方可离抱到怀中。

怀中的人儿灵力流失的太多,面色惨白,若是放任不管,怕是有灵力枯竭的风险。

凤清淮微微低头,与方可离额头相靠,不一会儿,那里便出现了别样的光芒。看着方可离的脸色重新红润起来,凤清淮才放下了心。

看着怀中的女子,凤清淮一时不知该感谢对方还是惩罚对方。

想他堂堂上古凤凰,涅槃时出现意外竟然成了只秃毛鸟,还被这个人嫌弃丑陋,不仅如此,这个女人竟然还戳他的屁股,男人的屁股是能随便戳的吗?

想到这里,凤清淮不禁红了脸。要不是他的修为十不存一,他定要......定要让这个女人好看!

看着方可离微微颤抖的睫毛,凤清淮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就在方可离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凤清淮瞬间变小。

方可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经张开许多的小鸟。

“珍珍,你长大了,毛都长全了。”

“不许叫本座珍珍,本座叫凤清淮!”成熟的男子的声音让方可离警惕起来。

方可离捧着凤清淮,下意识的往四周看去,最后把目光落到了面前的小鸟身上。

“珍珍,是你在说话吗?”

凤清淮扭过头,“都说了本座叫凤清淮。”

“凤清淮?”方可离试探性的叫了一句,对方果然转过了头。

凤清淮此时已经长大了不少,毛也都长出来了,就连尾部的凤羽也长出了些,只是和以前还差了许多。

凤清淮扑腾着翅膀,飞到了灵泉边上。

“本座可是凤凰,只是涅槃的时候出了意外,在本座恢复以前就跟着你了,你要好好对待本座,不然本座用凤凰神火烧你。”

方可离从未想到对方是凤凰,还是个不怎么聪明的凤凰。

起身出了灵泉,凤清淮立马用翅膀遮住了双眼,“你真是不知羞耻,竟然在本座面前衣衫不整,本座告诉你,本座是不会受你勾引的......”

凤清淮叽叽喳喳说了半天,还没说完就被抱到了半空中。

穿好衣服的方可离抱起凤清淮就走,“我们去找花雨师姐。”

凤清淮扑腾着翅膀想从方可离怀里跳出来,却被方可离按住了,“方可离,你竟然对本座不敬!本座要你好看!”

花雨捉了只兔子,正拎着兔耳朵想回去,远远的就看到方可离。

“师妹,这里!”花雨挥舞着手,将方可离叫到了身边。

“师姐,你这么快就捉到兔子了。”

花雨笑嘻嘻的,“捉的多了就有经验了,师妹,你也捉到了只野鸡啊。”

“本座才不是鸡!”

凤清淮就要往花雨脸上扑,还好方可离即使制住了它。

“野鸡成精了。”花雨惊叹一声。

“你信不信本座用火烧你。”

凤清淮刚张开嘴就被方可离捏住了,气得他只能扑腾翅膀表示不满。

“师姐,这是珍珍,它在灵泉那里待了一会儿就这样了。”

花雨打量了凤清淮一会儿,“这样啊,长大了,也会说话了,灵泉功效真是不错。师妹,趁天还没黑,我带你再转转吧。”

接下来的时间,她们将青竹峰逛了个遍,回到弟子房的时候天都黑了。

躺在床上,花雨又开始八卦起来。

“师妹,你觉得颜净秋师兄怎么样啊?”

提到颜净秋,方可离不可避免的又想起那五十大板,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旁边的凤清淮见方可离不回答,凑了过来,“哼,那个人一看就是表面君子暗地里的小人,说不定为了目的能做出什么事呢。”

确实,方可离很难不赞同凤清淮的观点。

只是方可离不好说出口,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与颜净秋不熟,不好评价。

“那师妹你喜欢什么......”

花雨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凤清淮打断了。

凤清淮飞到两人中间,“你这个女人话怎么这么多,这也问那也问,不觉得自己烦吗?”

花雨被噎的不知说什么好,直接被气笑了,一手抓住凤清淮的翅膀,一手拉着方可离来到了后山。

“师姐,咱们这是干什么呀?已经宵禁了,若是被发现,可是要受责罚的。”方可离不由得担心。

花雨在前面走着,说话颇为豪爽,“没事,大不了被打几下。”

来到一处空地,花雨将扑腾了一路的凤清淮扔到了方可离怀中,方可离抱着毛差点被薅下来的凤清淮,有些心疼,抬手摸了摸凤清淮的头。

凤清淮气呼呼的偏过头不让方可离碰,爪子却死死的抓住方可离的胳膊,一副口嫌体正的样子。

花雨从储物袋拿出了白日里捉住的那只兔子,当着方可离和凤清淮的面开始拔毛去内脏。为了吓唬方清淮,花雨特意将磨刀的声音弄得很大,吓得方清淮直接扑到了方可离怀里。

“唉,这兔子这么可爱,烤着吃最香了,就是不知道某些会说话又不会说人话的鸟烤着好不好吃。”

闻言,凤清淮又往方可离的怀里钻了钻。

凤清淮很生气,但他现在太弱了,根本打不过花雨,只能在心里暗戳戳的扎着小人。

花雨真的很会烤兔子,只见她拿出了些粉末,往兔子上一撒,再抹点东西,没一会儿,兔子的香味就出来了,就连凤清淮都忍不住伸出了头。

“师姐好厉害,能把兔子烤得这么香。”

花雨将兔子翻了个身,得意洋洋的说:“当然了,我敢说整个风清门都没人烤兔子比我烤的好吃。”

兔子烤得差不多了,花雨将兔子一分为二,递了其中的一半给方可离。

“师妹,这是给你的,剩下的是我的,至于某只凤凰,那里还有一些兔子的内脏,你去吃吧。”

说完,花雨拿着兔肉坐到了一边,撸起袖子吃了起来。

方可离向花雨道了谢,兔子的香味勾得她腹中的馋虫都出来了,尝了一口,好吃的不知让方可离从何处夸起。

可怜某只凤凰,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两人吃。花雨那边是行不通了,凤清淮只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方可离,方可离被他看得心软,偷偷撕下一块兔肉喂给了凤清淮。

花雨看到了也没说什么,既然她将兔肉给了方可离,那肉就是方可离的了,她也不会多管。

两人一鸟吃得差不多了,刚想拍屁股走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怒斥。

“你们在干什么!”

方可离惊得回头,顺便将凤清淮收到了储物袋里。

来人是一个长胡子老头,身边还跟着谭修远,花雨看到他们就后退了两步。

方可离知道这个老头,风清门最严格的执法长老,对待所有弟子一视同仁,上辈子对方可容也不例外。

“现在是宵禁,你们不回房却跑到这里来吃烤兔肉!简直是视门规与无物!”

执法长老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拐杖敲了好几下地面,“你们都和老夫去执法堂领鞭子!”

跪在执法堂里,两名弟子各拿了鞭子过来,看到鞭子,方可离心里就开始发毛,身子也颤抖起来。

方可离曾被鞭子打过太多下了,如今再见到,心中的恐惧实在难以克制。

因方可离是新入门的弟子,对门规还不熟悉,又是第一次犯,只受五鞭就好,花雨却要受十鞭。

方可离看了眼坐在执法长老身边的谭修远,对方什么表情都没有,似乎发生的事与他无关,面前的人也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不过,此事本就与他无关,方可离也本就是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人。

方可离闭上眼睛,想要默默承受住这五鞭。

只是,执法堂的刑罚哪是那么容易承受的,鞭子每打在身上一下,方可离都要发出闷哼的声音。一旁的花雨也是疼得连连抽气。

五鞭很快就过去,方可离双手撑着地,谭修远从她身边走过,步伐缓慢又稳重。

“以后不可再犯。”

说完,谭修远便离开了。

谭修远今晚去找执法长老是想商量新弟子修习的事,没想到会撞到人在宵禁时跑出来烤兔子,按执法长老的性子定是要教训两人的。

谭修远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对于犯了错的方可离生出了些异样,看来对方和她猜想的差不多。

所以,他临走的时候留了一句话,希望对方以后不再犯错。

犯了错总是要受到惩罚的,没人可以例外。

打坐了一会儿,谭修远还是难以静下心来,他叫来座下弟子,问:“清琼峰是不是有个新弟子叫方可容?”

弟子态度极为恭敬,“是的,她的妹妹就是在演武台去了青竹峰的方可离。”

谭修远想了一会儿,“叫方可容过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修仙文中的女二重生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