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平常在房间里头,陆晏清都是在外头的,从来不不与温南在一个空间内接触到。他而已想进去拾掇拾掇东西,却没成想起看见了这一幕。女子的脚那都是十分隐秘的,没办法给心上人看。陆晏清垂下丹凤眼,他眼尾的泪痣好像也垂着几分,修长的眼睫毛遮挡住住了少年眼睛里的他只是想进来收拾收拾东西,却没成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温南平常在房间里头,陆晏清都是在外头的,从来不与温南在一个空间内接触。

他只是想进来收拾收拾东西,却没成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女子的脚那都是十分隐秘的,只能给心上人看。

陆晏清垂下丹凤眼,他眼尾的泪痣似乎也低垂几分,纤长的眼睫毛遮挡住了少年眼睛里的情绪。

但是耳朵上的红晕,却让人忽略不掉。

他已经能够想象温南如何辱骂自己,可是意想之中的辱骂并没有到来。

温南的脚轻轻搅动盆子里的水,水声哗啦啦。

陆晏清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耳朵似乎又炽热几分。

温南抬起眼睛,将陆晏清耳朵上的红色尽收眼底,看个脚就脸红……这是纯情到什么地步。

目光下移看到摔在地上的拐杖,温南眉梢轻扬。

“夫君,我肚子饿了。”女子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光是听着声音,就觉得……十分的虚弱,可怜。

温南没去拆穿,她转移了话题,她秉承着撒娇的女人最好命想法。

陆晏清蹙眉,将这个思绪从自己的脑袋里抛出,温南什么模样,他再清楚不过。

虚弱,可怜……那都不是属于描述温南的词汇。

陆晏清慌乱的在地板上捡起了拐杖,走路都有些同手同脚。

“我去给你煮。”陆晏清说着,推门而出,还不忘紧紧的关闭了木门,冷冽的风瞬间被阻挡在外面。

温南轻轻地搅动盆子里的水,整个人都暖和了些。

暴君……暴君……如今看着陆晏清这模样,如此温顺,要经历什么才会黑化?

陆晏清端了热腾腾的面进来,放在桌子前,温南身上的温度回来了,她坐到了桌子旁边,拿着筷子吃了一口面条。

陆晏清收拾好了东西,已经准备走了。

“你为什么不吃?”温南看着陆晏清的背影。

又吃了一大口。

“夫君煮的面条很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温南眼睛微微转动,夸奖人送温暖……她手到擒来。

“我要去上学,再晚些,就要错过牛车了。”陆晏清不自然的咳嗽一声,清越的声音似水涧青石。他收拾了几本书,放进包袱里,背在背上。

“你多穿些,外头冷。”温南如此说着,跑到衣柜里头,拿出了一件陆晏清的披风递给陆晏清。

陆晏清之前身上的那件温南披在身上已经打湿了,还好陆晏清有两件披风,只不过现在拿这一件比较单薄。

陆晏清蹙眉,神情微愣,他伸手接过了披风,声音清冷“替别人抄书的,银钱还没到,你用不着如此殷勤。”

“银钱还得等到三日后。”

陆晏清大冬天冻手冻脚,彻夜给人家抄书,陆晏清喜欢读书,一手字更是写得出神入化。

别人过来找陆晏清抄写的大多都是市面上的孤本,陆晏清乐意抄,他爱看书,自己写写增强记忆,还能拿些银子。他乐意至极。

每抄一本三百文铜钱。

当然钱都落在了原身的手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