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以得到自己同事给的信息后,方桌对面的警员看向陈牧时眼神不由得变的严肃认真了出来。“同学,你还记得我自己叫什么名字吗?”“……陈牧。”想了想陈牧但是提问了真名。跟他想的像,这个名字并也没引发任何波澜。“的话你家住哪里,现在的记得我吗?的话记得我的话还请如“同学,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在得到自己同事给的信息后,方桌对面的警员看向陈牧时眼神不禁变得严肃了起来。

“同学,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陈牧。”

想了想陈牧还是回答了真名。

跟他想的一样,这个名字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那么你家住哪里,现在记得吗?如果记得的话还请如实回答,我们需要尽快联系到你的监护人,否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警员沉声道。

当然,他的本意只是想借此吓唬一下这个孩子,现代人都知道,就算陈牧真的全程装傻他们其实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问题陈牧不知道呀!

他现在很紧张。

手上的信息太少,连扯谎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扯。

“我……”

几度迟疑之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说辞。

“我以前一直住在月华山,我是跟着精灵长大的。”

“蛤?”

众人皆是一脸懵逼。

这怎么还越来越玄乎了?

“你说的月华山指的难道是……月华山自然保护区?”

陈牧虽然听不懂,但依然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道:“对,是的,小时候我是被一群袋龙养大的,父母我都没见过。”

“啊……这……”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些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陈牧说的这个靠谱吗?其实还是存在一定可能性的。

精灵不同于没有自我认知的野兽,他们也是有高等智慧的,而只要是智慧生物就会存在同理心和同情心。

即使是在两百年前陈牧那个年代,人类和边境野生精灵的关系势若水火,可偶然依然会有精灵捡到人类弃婴并将其抚养长大的传闻出现。

这是智慧生物的天性决定的。陈牧觉得即使过了百年,这样的例子应该也不会绝迹。

事实也的确如此,即使到了近代,这样的个例仍时有发生。

但是到了人口普查制度和身份信息网络越发完善的现代,这样的案例实际上已经有很多年都不曾出现过了。

听到陈牧的这个说法,警员们首先的第一反应都是:这孩子在扯淡吧?

然而之后的问询却偏偏又几度陷入僵局。

首先他们通过公安系统的确查不到陈牧的身份信息;

其次,虽然这孩子对来这儿的路线含糊其辞,什么都说不清,却偏偏对月华山一带的地理风貌乃至精灵族群都如数家珍,甚至还说出了——

“月华山脉钧天峰上有条瀑布,神兽水君就住在那条瀑布上游,我小时候还见过她。”

另一名警员当即一皱眉,脱口而出:“真的假的?”

偏偏最开始一直负责问询陈牧的那名警队队长这个时候反而沉默了。

他暂停了问话,把房间里的同事先拉到了外面。

“大壮,这事我们可能得去请示下局长了。”

“真的假的?”被唤做大壮的警员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队长你不会真信了那孩子的瞎扯吧?就一熊孩子说的话,能有啥可信的?指不定就是他离家出走不想回家了,才随便编的这套歪理说辞吧?

还瀑布上游有水君?瞎几把扯!他怎么不说自己小时候还在海边见过洛奇亚呢?!”

得亏他这话不是在房间里说的,不然陈牧真能回答他,确实见过……

然而他的队长这个时候却意外的表现得很严肃。

“这些年神兽确实很少在人类面前现身了,就连神兽的具体栖息位置都是联盟第四等级的机密,需要有一定联盟贡献度才能查看,一般网上是没有这些信息的。

但巧的是我大学的时候做毕设曾跟着导师看过相关记载,水君还真的就住在月华山钧天峰的瀑布上游。

这消息你不要乱传,先汇报局长吧,这种事儿啊,还是交给他们上面领导去处理吧。”

说着他拍了拍大壮的肩。

而此时那名被叫大壮的干警已经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一脸呆滞的表情。

许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

“卧槽……”

之后消息被上报,因为涉及神兽,所以还被发往了有权限的部门那里进行核实,然而结果却是再一次验证了陈牧的说辞。

这一回他赌对了,时隔两百年,水君依然住在月华山脉。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水君在那儿?

原因很简单,因为两百年前,就是他亲手把水君赶到那片山里去的。

最早的时候水君可不住在月华山,而是住在山脚下的平原地带。

那时联盟刚扩张到这一带,急需山麓下平原上大片的耕地沃土,于是便和这里的精灵与神兽爆发了战争。

彼时初登天王之境的陈牧恰好便负责这一战区。

那时年轻的水君还不像现在这般温柔亲和,面对联盟的军队和训练师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昂首迎战,高傲如女王。

结果初战就被陈牧带着自己的精灵给吊打了,按在地上好一通摩擦,最后还将其生擒带了回去。

只不过陈牧从来不是那种极端的人类至上主义者,他虽然心向联盟,却也很少对精灵和神兽赶尽杀绝。

既然联盟当初的目的只是平原上的耕地和空间,那么在拿下平原之后,陈牧便私自做主,将大部分俘虏的野生精灵,包括水君都给放归了,把他们一并赶到了西面的月华山里,并威胁他们今后不许离开山区。

所以他能对月华山脉里有哪些精灵族群如数家珍也就不奇怪了,因为当年那都是他一手促成的结果……

也就是自那以后起,水君褪去高傲、性情大变,从此变得平易近人、温润如水,宛如洗尽铅华、看破红尘,后来在迎来和平的两百年间里逐渐成为了人类世界人气最高的神兽之一。

陈牧起初提到水君只是因为这是他最为熟悉的神兽,没有之一,说再多也不怕穿帮。

提到月华山也仅仅是因为离这里近而已。

然而他万万不会想到,只是顺嘴提到了一句水君,后续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轰动。

平白断档了两百年时间的他此时还无法理解:在当前这个时代下,神兽在人类世界中享有着多么高涨的人气和话题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精灵之天王的冠军之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