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边关延绵数百公里,茫茫戈壁一览无余,无屏障可依,易攻难守。薛家在此长时期经营数代,建平安健康两城,薛弋寒长时期驻扎平城。是寻常战事攻城只需,但此处断不能够把战场算球城里,这两座城池已是最后几道防线,闪失严禁。故薛家探得胡族异动,便集兵出城数十公里扎营扎寻常战事守城即可,但此处断不能把战场拉倒城里,这两座城池已是最后一道防线,闪失不得。故薛家探得胡族异动,便集兵出城数十公里安营扎寨,阻胡人南下。。...

雄兔眼迷离

推荐指数:10分

《雄兔眼迷离》在线阅读

西北边关绵延数百公里,茫茫戈壁一览无余,无屏障可依,易攻难守。薛家在此经营数代,建平安两城,薛弋寒长期驻守平城。

寻常战事守城即可,但此处断不能把战场拉倒城里,这两座城池已是最后一道防线,闪失不得。故薛家探得胡族异动,便集兵出城数十公里安营扎寨,阻胡人南下。

烽烟燃起之日,将军夫人柳玉柔怀胎八月有余,只说是还有日子要熬。却不知他一出城,数日不得归。

柳玉柔原是京中孤女,在薛弋寒回朝之日街边一碗豆花缘起,冒天下之大不韪结了秦晋。

她一介民女,怎能在高门朱户里活的自在?薛老夫人对这个儿媳又颇为看不上。一商量,便生死跟着薛弋寒。

随军年余,只说平城城内黄发垂髫怡乐自知。殊不知一朝战起,便是最名贵的香料亦掩不住空气中的血腥。

既惊又怕还日日担心薛弋寒安危,身子再也撑不住。等薛弋寒一身淋漓冲进房内,便只听得最后一句话:“弋寒,你要照顾...好..好..他..照顾好他,不要....不要.........让他当将军。”

字不成句,而后薛弋寒怀里就只剩一具躯体。昔日软玉温香,今朝抱起,和战场上断臂残肢一般无二。剧痛在胸口堆积,直刺的薛弋寒呼吸都不顺。

老李头却上来哆嗦着跟他说:“将军,少爷怕是不行了,夫人早产,他恐是胎里带疾。哭都没音了。”

薛弋寒只觉得心脏都缩成一团,眼中已经带了泪。回头怒视着老李头:“你胡几把说些什么,听不到哭的那么响吗?”

屋内是有一个婴儿哭的中气十足,以至于薛弋寒进来一门心思全扑在柳玉柔身上,尚不知生下来的是男是女。

老李头却吓的一抖。薛弋寒出身高门,虽是粗狂,却也自重身份,这般口不择言是他没见过的。只得颤巍巍的跟薛弋寒讲:“我说的不是小....小姐,我说的是小少爷。夫人她生完小姐实在太虚,小少爷怕是憋得久了些,怕是。。怕是要不行了。”

老李头只觉得实在苦的慌。他眼瞧着柳玉柔胎相极稳,怕是还有月余方才生产。却不料战事一起早产不说,原城内稳婆见着约定时间还早,恰也去了临城避祸。

他一个随军大夫,接手砍脚一把好手,推拿按骨也算精通。但妇人之事,他连双生子的脉搏都把不出来,哪儿干过给妇人接产这种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柳玉柔体虚,还是自己无能。

夫人已去,这要是小少爷再没了,实在不知道如何交代。这倒霉事,怎么就凑一块了。

薛弋寒抬起头这才看见,旁边小床上原是放了两个包被,一个里面哭的声嘶力竭,另一个,气息微弱。

他腿又有些软,连滚带爬的移过去。只看见脸色一片青紫,伸手摸了一把,方才明白柳玉柔那句不要让他当将军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一母同胞。但这个娃比姐姐小了一圈。双眼紧闭,上气不接下气。登时就让他泪湿了脸。

他而立之年方才娶妻。婚后妻子一门心思要跟他来边关,不知是水土还是气候,两年才堪堪有孕。薛弋寒回过头叫老李头,舌头都在打结:“快想想办法。快想想办法。”

他满手血污的不知如何才能抱这个娃,浑然顾不得旁边另一个孩子也是骨肉。只想着无论如何要保住这一团新生,跪地上都忘了起来。老李头扶起他:“将军。。先找俩个奶妈子吧。”

“对对对先去请两个奶妈”。顿了顿薛弋寒眼前又是柳玉柔气若游丝的喊她“弋寒你不要让他当将军”。

他拿手抹了一把脸,分不清是血还是泪。叫住老李头,咬牙切齿道:“对人说生了一个儿子,多一句,我要你狗命。”

老李头跟随薛弋寒多年,一直是他的随军大夫。此刻被人叫狗的哀怨远远比不上不解,他分不清薛弋寒打的什么算盘。

这个儿子,不知道能活多久。不想在此时扰乱军心的话,那也该对外说生了个闺女。一时之间不知道走还是留,出了这道门,定是一堆人上来问的。

见他半天不动,薛弋寒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将门无娇子,当他死了。我只有一个儿子。”说罢死盯着那个哭泣的女婴。爱不知从何起,恨又说不上。只想着,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这么活一辈子。

薛凌就在那一夜改写。出生之时,是柳玉柔弥留细言“女儿好,女儿不知弋戈寒”。学语之时就变成了鲁文安跳脚“小崽子你又使坏”。

弹指而已,当日襁褓,就长成了此间少年。

薛弋寒把一张地图递到薛凌面前:“上面标注着京城到南粤的水路,你回去跟收拾一下,稍后即跟鲁伯伯启程沿水路走。到了地方,自有人接应。替我取一样东西回来,若三日无人上门,你便不必再回。这辈子山长水阔,做个普通人即可。”

薛凌听出了个中意味,只不太明白为何要南下,便歪着脑袋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走?”

鲁文安劝了一句:“崽子快去收拾东西吧,一刻后,我在后门等你。”他知这对父子该是有临别前言。就转身出了门,又回头叮嘱了句“莫顶撞将军”。

待鲁文安走出数十步有余。薛弋寒才开口:“落儿,这朝堂之上,从来没哪个家族能万世千古。今日,刚好是我薛家尔。为父一生忠君体国,无谓生死。但断不能把你也赔上。趁风雨未来。你随鲁伯伯先走,若安,便回。若不安,爹相信你会活的很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雄兔眼迷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