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时初皮笑肉不笑地把自己的手从朱氏手中抽出,说:“劳伯母挂记了,侄女儿很好。”这大伯母是有意思,当年原主还没嫁人时,朱氏两个月见将近原主也再说挂念,更有甚者有时候看见了还会被人嫌弃原主会出现得碍眼,现在的才三个月没见就像是二十年八载没没见过像,连寥寥无几这大伯母也是有意思,当初原主还没出嫁时,周氏半年见不到原主也不说惦念,甚至有时见到了还会嫌弃原主出现得碍眼,现在才三个月没见就像是十年八载没见过一样,连寥寥无几的感情都像是吹了气一样膨胀起来,亲热得好似许时初不是她生疏、忽视的侄女儿,而是她千娇百宠的亲女儿一样。。...

许时初皮笑肉不笑地把自己的手从周氏手中抽出来,说:“劳伯母记挂了,侄女儿很好。”

这大伯母也是有意思,当初原主还没出嫁时,周氏半年见不到原主也不说惦念,甚至有时见到了还会嫌弃原主出现得碍眼,现在才三个月没见就像是十年八载没见过一样,连寥寥无几的感情都像是吹了气一样膨胀起来,亲热得好似许时初不是她生疏、忽视的侄女儿,而是她千娇百宠的亲女儿一样。

许时初任由她做戏似的说了好些亲热的话。

没过多久,得了消息的许时初的继母李氏和继妹许慧淑、堂嫂温氏、堂侄女许雪柔等伯府的女眷和小孩儿都涌进了厅堂里,至于男眷们,不是做官当值就是在外面厮混着。

“哟,不愧是当了丞相夫人的,瞧瞧,现在都穿金戴银,风光极了。”许慧淑盯着许时初身上的衣服,阴阳怪气地酸道。

其实许时初的衣服算不上多华丽富贵,但原主在伯府时穿的都是灰扑扑的、不知道洗过多少次都发白了的衣服,寒酸极了,因此这次的衣服一上身,许慧淑便觉得她是光鲜亮丽了,立马便嫉妒起来。

李氏连忙扯了扯自己女儿的袖子,描补道:“呵呵,淑姐儿心直口快的,这是在羡慕姐姐有新衣服穿呢。”

李氏终究年长有见识些,即使心中嫉恨自己这个继女,恨不得她死掉,但如今这个继女成了丞相夫人,再也不是她能磋磨的小可怜了,便只能忍了心中的不甘,识时务地不敢再让女儿得罪继女。

许慧淑顿时炸了毛一样,不忿地说道:“娘!谁说我羡慕她了?她也配我羡慕?瞧她这穷酸样,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闭嘴!你说的是什么话?!祸从口出的意思你是不是不知道?二弟妹,淑姐儿的规矩可不能放松了,否则哪天伯府覆灭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氏沉着脸盯着许慧淑,对李氏说道。

李氏也吓了一跳,什么太子龙袍的,可不能随便说,因此连忙让人把许慧淑带离了厅堂,许慧淑原本是不想离开的,但周氏和李氏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她便也不敢再留了。

许时初见人走了,才慢悠悠地说道:“妹妹这性格,也不知道将来什么样的妹夫能承受得住?可真是够‘心直口快’的……”

李氏听见许时初意有所指的话也硬生生忍了,谁让她现在势不如人呢。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今天是来把伯府的下人送回来的,省得伯府缺了人用,就成了我的不是了。”许时初淡淡地说道。

“什么伯府的下人?这不都是初姐儿的陪嫁吗?”周氏心里一咯噔,装作不知情地说道,希望许时初说的并不是她心中所想那件事。

然而让她失望了,许时初说得很直接:“哪里是我的陪嫁了?卖身契都还在伯府呢。相爷都说了,相府虽然算不上富贵滔天,但几个下人还是买得起的,相府的夫人还用不着使唤伯府的下人。所以我这边把人给大伯母送回来了。”

许时初毫不心虚地扯着洛长青的大旗说道。

周氏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般说道:“是我老糊涂了,上了年纪记忆都不好了,竟然忘了把陪嫁的身契放入初姐儿的嫁妆里了。哎呀,初姐儿不要怪罪大伯母,大伯母这就让人把你陪嫁的身契找出来给你。”

许时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做戏:“大伯母不用演了,我既然把人都带回来了,自然就不可能再带回相府。”

周氏脸色一下子就冷下来,阴冷的目光盯着许时初,话里话外都是威胁:

“初姐儿话可不要说得这么满,要是没有一个自己的下人,你在相府里可怎么过得下去?相府里那对龙凤胎都这么大了,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这个当人后娘的,就算是被人欺负了都没个可信的人回娘家报信,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可就晚了……

我看你还是收下卖身契吧,否则想找娘家撑腰都没人可使唤呢。”

许时初听了,微微一笑,道:“这些偷奸耍滑、目无尊卑的下人我是不敢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卖主求荣了,大伯母就自己留着吧。”

周氏忍着气道:“你要是不喜欢这一批,那就换一批,总有适合的。”

“不不,哪一批我都不要,大伯母就别白费心思了。”许时初摇头道,“伯府的下人,我哪还敢用啊。”

“初姐儿!你可别忘了,你是咱们宁远伯府的人,就算再怎么掰扯也扯不掉你是许家女的血缘名头!你就非要和娘家作对吗?要是没有娘家人撑腰,你在相府里被人欺辱死也没有人给你讨回公道。”

周氏干脆扯出了娘家人的名头来企图压制住许时初。

许时初会是在意这个的人?

她冷笑道:“我可不信你们会帮我撑腰,相府要是有人欺辱我,你们只会帮着他们踩上一脚,还会站在相府那边拍掌叫好吧?难道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人,还敢为了我对上权势赫赫的相府?别落井下石就算好了!”

周氏被她的话一噎,脸色铁青,偏偏无法反驳,因为许时初说的都是对的,要是她被相府的人欺辱了,伯府也万万不可能帮她撑腰讨公道的,只会指责她窝囊没用,讨好不了相府,唯唯诺诺地说相府欺得好。

“好好!果然是嫁进相府翅膀就硬了,以前在府里跟只鹌鹑似的,话都不敢大声说,现在却敢跟长辈顶嘴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娘家都不放在眼里,目无尊长、贪慕虚荣……一朝得意便猖狂,要是相爷知道你是这样的人,看他会怎么对你?”

周氏气得咬牙切齿,话语一转便指责道。

她心中对此时许时初的行事有了惊疑,觉得她嫁入相府后变化有些大了,但很快又觉得许时初当初在府里的性格也许是装的,便更认为她心思深沉了。

“他爱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关你什么事?好了,人我给你带回来了,这便不多留了,此后伯府就当没我这个人了吧!”许时初起身抚了抚袖子,漫不经心地说道,转身便走了出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