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市?殡月城?大脑如被划破通常,无比剧痛的刺激,让黎鸣几近难以忍受。八十年的尘封,蓦地接触到到外面的空气,他的身体,在老去,在被腐蚀,在老旧,在毁灭!“我亡故了八十年!”“殡月城是一座墓地,我在那里待了八十年!”经年累月的荒诞回忆,发作时疯狂的的七十年的尘封,蓦然接触到外面的空气,他的身体,在老去,在腐蚀,在陈旧,在湮灭!。...

渝市?殡月城?

大脑如被撕裂一般,无比剧痛的刺激,让黎鸣近乎无法忍耐。

七十年的尘封,蓦然接触到外面的空气,他的身体,在老去,在腐蚀,在陈旧,在湮灭!

“我故去了七十年!”

“殡月城就是一座墓地,我在那里待了七十年!”

积年累月的怪诞回忆,发作疯狂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冲击黎鸣的精神意识。

尘归尘,土归土。

他的血肉脱落在104路巴士旁,眼前陷入黑暗。

……

等黎鸣重新醒过来的时候,他浑身赤果着,浑浑噩噩。

“我不是死了吗?”

若非旁边就是104路巴士,他会怀疑自己来到了天堂,至于地狱,那不是一位靓仔该去的地方。

除了老旧的大巴士,黎鸣身边还有一堆模糊的血肉,混杂着黑色的羽毛,白色的毛发。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打量自己的四肢身体,不再是年迈的驱壳,一如他从殡月城走出之前的年轻。

“我的身体,时光倒流?不可能!”

黎鸣认为,他的重生,跟这堆血肉有关。

至于原因,缺乏足够的认知,他没办法猜想。

除此之外……

黎鸣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三样东西!

能力:王的慈悲

赐予或掠夺,皆是王恩。

能力:狼的谎言

有个故事,叫做狼来了。

能力:界限七

凡与七相关,皆是你的界限。

这是什么?

黎鸣意识沉浸,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能力王的慈悲,他主动或被动的、有价值的给予,都可以积攒“善意”,这些充能可以当做释放能力的动力。

目前,王的慈悲可以施加针对他自己的强化增益状态,强化方面包括力量、速度、神经反射、耐力等各方面。

以及最基础的治愈等。

上述这些都是老虎八愿意使用的方式。

狼的谎言,他说出一句包含他优点跟缺点的语句,优点会得到强化,缺点会被扩大,这并非绝对,只是这个前提,可以让狼的谎言效果达到最大化。

抛开这个前提,强化跟弱化的幅度,都会下降。

这相当于一把双刃剑,好比将自己某项属性嫁接到另一项上面。

但黎鸣明显记得,狼九使用的时候,翻黑墙那次,有强化出自己漂浮的能力!

漂浮,根本不属于个体不依赖外力能做到的界限。

若非狼九有暗示到,在殡月城他能力有被压制,黎鸣甚至怀疑,狼九能真的做到飞翔。

“那应该是狼的谎言,更进一步的应用。”

而界限七……

他还没解锁这项能力。

尽管如此,有了前面两项能力的对应信息,以及界限七的名字,黎鸣立刻就联想到了柳青影一行三人。

“为什么他们的能力,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是在我失去意识之后,发生了某些变故吗?”

“我获得他们的能力,是因为柳青影他们的赠予?还是殡月城的力量作祟?”

两个简单猜测,第一个推论被黎鸣否定,老虎八先不说,狼九对他的立场模糊,而柳青影,就算在如何绝望的境地,都不可能将能力给予他!

唯一的解释,就是殡月城。

“难道……是因为104号巴士!?”

线索推理到这里就断裂,没有更多情报之前,黎鸣无法再进入深一步的猜想。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柳青影他们是死是活。

如果是死了,原因是什么。

若是还活着,那他们现在处于一种什么状态,会不会做了他的替死鬼,被不知不觉拉入了殡月城。

思考、打量巴士间,他看到了车门旁的一行字。

“遵纪守法,文明乘车,先买票,后上车,谢谢合作!”

隐约间,黎鸣似乎隐约想明白了什么。

可又不没能理解。

“他们的车票钱,我已经代交了,是价值不够?所以他们支付了额外的代价?”

“那我又支付了什么?他们,和我,还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得到他们的能力?他们是不是,也从我身上得到了某些东西?”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从黎鸣心里升起,只觉得陷入了一重重的迷雾,他想要暴力去撕碎一切神秘的帷幕。

最终,黎鸣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现在,大概,应该,还算是个人吧。”

“先离开这里。”

黎鸣盯着104路巴士,越看越心里发毛,总有一种它随时会将自己搭乘回去殡月城的错觉。

又像一张漆黑的大嘴,随时会张开,将他吞噬、嚼碎。

他拿过老虎八给他留下的简便移动装置,类似滑板上装载了轿车的小型方向盘,呼咻一声,朝着未知的方向前进。

神秘会吸引神秘,前方虽然未知,但应该有他想要的答案,如果没有,那就是远方不够遥远。

“不管如何,柳青影他们对我来说,就是一条线索。”

在黎鸣离开之后,风吹过地上的沙粒,刮过模糊的血肉,似乎不经意地将部分的红色,染上了巴士上。

半个多月后。

“你想要进城?”

穿着破旧灰色披风的罗中书,脸色古怪地看着黎鸣。

他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模样却像极了四十多岁的中年,是黎鸣认识、混迹了半个多月的狐朋狗友,黎鸣从殡月城出来后,就在荒野中漫无目的地前行,没多久意外遇到了对方,两人见面后没多少时间一拍即合。

“黎老哥,不是我打击你……我看你今年也就十几岁出头吧,但是你看看你,外表跟个二十几岁的人一样,体内的疯狂因子浓度,不低吧?”

“但凡超过100的疯狂因子,他们都不会接纳的。”

罗中书名字像个文化人,实际上却是个苦逼的采药人。

提到疯狂因子,罗中书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拿起干巴巴的肉块咬了一口,一下子使劲过度,把牙龈弄出些血丝来。

“像我们低等的野人,从小在荒野长大,哪有低于500的疯狂因子?”

他自嘲一笑,“我在你这个年纪,也做过城里人的梦。”

“那会儿,我还烦恼过,要是赤启城跟凌城同时看中老子,老子该选去哪。”

“可是梦想啊,这玩意就跟你小时候的衣服一样,你慢慢大了,就发现穿不上了,强硬要穿的话,这衣服得被你挤破。”

“你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黎鸣果断点头,“你在背别人给你说过的话,搁这儿给我装逼。”

“艹,真不留情面啊你这人。”

罗中书无语。

喝了口有些无法沉淀污浊物的水,将难咽的肉干吞下,再小心翼翼地用灰布,将剩下的、拇指大小的肉干藏进鞋底后,他才继续说话。

“反正你明白就行了,我们在那群老爷看来,就是垃圾,甚至是定时炸弹,在外面炸了,也得离他们远远的。”

“就算我们好不容易进了城,你以为就能成为人上人了?在那里日子还不一定有这儿快活!”

“你当疯狂因子是什么东西?沾了它,你一辈子都是脏东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