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退亲

周氏嘿嘿一笑,“让顺国公气消,如何气消?能攀上煊亲王府的亲事,作梦都能笑醒了,而如今亲事退了,顺国公怕是灭我们沈家满门的心思都有,还记挂你爹的仕途呢。”沈玥听得,额头一颤一颤的,脚步停下来,就不明白如何举步了。丫环出,瞅见她,福身问安道,“见沈玥听得,额头一颤一颤的,脚步停下,就不知道如何迈步了。。...

盛世医香

推荐指数:10分

《盛世医香》在线阅读

周氏呵呵一笑,“让顺国公消气,如何消气?能攀上煊亲王府的亲事,做梦都能笑醒了,如今亲事退了,顺国公只怕灭我们沈家满门的心思都有,还惦记你爹的仕途呢。”

沈玥听得,额头一颤一颤的,脚步停下,就不知道如何迈步了。

丫鬟出来,瞧见她,福身请安道,“见过大姑娘。”

这下,是不进去都不行了。

沈玥收拾了下心情,绕过屏风,迈步进去。

沈瑶见了她,双眼就迸出火花来,“如果不是丫鬟给你请安,大姐姐不会打算转身就走,不给祖母请安了吧?”

老夫人坐在紫檀木罗汉榻上,她穿着一身石青弹墨如意纹裙襦,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只是鬓发微白,像是笼着一层秋日晨霜,脸上有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很明亮,没有一般老太太的浑浊,甚至有些犀利。

但是看到沈玥,她眉头微拢了下,显然对沈玥瘦了许多,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听了沈瑶的话,她看沈玥的眼神有些不虞,好像是认同了沈瑶的话。

这要是不解释一番,还真要扣一个不敬祖母的罪名了,姚大姑娘的事还没解决,再添一条罪名,以后还混什么。

沈玥上前一步,恭谨的福身给老夫人请安,又给坐在她右下手的大夫人请了安,然后道,“方才在屏风处多站了一会儿,不是不来,只是听到四妹妹和母亲说话,深以为然,虽然姚大姑娘落水,不是我故意的,却也因为我的莽撞,让她受了牵连,我去给她赔礼道歉,哪怕是负荆请罪,都理所应当,只是现在煊亲王府和顺国公府退亲了,我现在去负荆请罪,只怕是火上浇油,一时间没想到好办法,所以多站了会儿。”

听沈玥说负荆请罪,沈瑶眼前一亮,觉得就该让她吃这样的苦头,可是听到后面,她眉头就皱了,冷笑道,“什么火上浇油,不过是你的搪塞之词罢了!”

沈玥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她,而是望着老夫人道,“孙女儿是犯了错,但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只是无心之过罢了,这样的过错,负荆请罪有些严重了,我若是真的去顺国公府门前负荆请罪了,只怕要轰动整个京都,顾及流言蜚语,顺国公府明面上肯定会原谅孙女儿,可心里会更恼火,就算一时间给父亲委任了官职,只怕要不了多久,父亲也会丢官,而且比现在更严重。”

老夫人是聪明人,她都这么说了,她岂有不懂之理。

只是懂了,能不要用那种探究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吗,看的她心底惶惶不安。

可她又不能藏拙,不然就任人欺凌了,只希望别当她是妖孽给灭了才好。

沈玥不知道她一番话,老夫人心底有多震惊,方才只是惊讶她的容貌,和她娘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她略丰满了些,这会儿细看,眉间眼,似乎比柳氏更具有神韵。

这个嫡长孙女,她极少关心,却也记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不过是糟了一番罪,竟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懂事了?

想到柳氏入了棺材,还将她生了下来,这么离奇的事都发生在她身上了,一夜之间长大,倒也不稀罕了。

大夫人坐在下手,见沈玥如此调理有据的说话,很是不适应,看她的眼神,探究中带了些冷意。

辛苦算计了三年,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这是一巴掌,扇在了她脸上,指望她对她有好脸色,那还不如盼望明儿见到太阳从西边出来呢。

不过,大夫人会做人,心底再怎么不高兴,面上也不露声色,她笑道,“这么说,倒也对,只是顺国公府的怒气不消了,你爹的仕途必定不顺,看你这么气定神闲,应该是想到好办法消了顺国公府的怒气了。”

比起让沈玥负荆请罪,想办法消了顺国公的怒气更难办。

大夫人说完,沈瑶在一旁补充道,“祸是你闯的,好不容易想了个办法,你还说不行,那你想个好办法出来!”

这是逼沈玥想办法了。

沈玥看向老夫人,老夫人手里佛珠拨弄着,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沈玥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管不住嘴,以前也没闯过什么祸,老夫人对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嫌弃。

况且大房唯一的嫡子,是柳氏生的,也就是沈玥的胞兄。

哪怕是看在她大哥沈琅之的份上,也要高看沈玥两眼,更何况,她从小就酷似柳氏,得她爹沈钧的喜欢,老夫人是聪明人,怎么会明知道儿子喜欢她,还厌弃她呢,最多不耐烦看她胖墩墩模样,免了她晨昏定省,眼不见为净。

老夫人开口了,沈玥便道,“孙女儿现在还没想明白为什么煊亲王府要退顺国公府的亲事,听闻煊亲王世子克妻,煊亲王府此举,不知道是不是想验证煊亲王世子是真克妻,还只是被我牵连。”

说着,顿了一顿,继续道,“如果退亲之后,姚大姑娘的病好了,那她受了三个月缠绵病榻之苦,就是定亲带给她的,于我无关,如果一直不好,那就是我连累的,和煊亲王世子无关,到底如何,过两日就应该有结论了。”

但愿,姚大姑娘病能尽快好转,不然她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老夫人听着,又多看了沈玥两眼,这一回,眸底带了些光彩了,像是赞赏。

“那就过两日再说吧,便是赔礼道歉,也不急这一两日了,”老夫人点头道。

见沈瑶几个面带忧色,老夫人又道,“几年前,你爹算过命,说是他命里有一段时间仕途不顺,熬过去就好了。”

熬过去,自然青云直上。

熬不过去,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这话,老夫人说来是宽慰沈瑶几个,更多的还是宽慰她自己的。

她手中佛珠拨弄的飞快,心中祈祷。

但愿姚大姑娘久病不愈是煊亲王世子克的,与沈玥无关。

沈玥没有坐下,想着危机暂缓,她就不站这里戳人眼窝子了,打算回沉香苑了。

只是刚要说话,外面进来一丫鬟,急匆匆道,“老夫人,吏部侍郎府孙夫人来了。”

老夫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大夫人扫向沈玥的眼神,眸中冷意不加遮掩,活像是骂她祸害。

沈玥有些无辜,有些恼火,吏部侍郎府孙夫人来,关她什么事了,她都不认得她好么……想着,沈玥自己的眉头也皱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

大哥前不久议亲了,要娶的好像就是吏部侍郎府上的姑娘,只是她记得那姑娘姓李啊,与孙夫人有关系吗?

额,孙夫人好像是保媒的。

那她这会儿来,不会是……退亲吧?

完了,坑完了爹,接着坑大哥了。

这还有完没完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盛世医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