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快看,黑墙在我们后面!”老虎八兴奋地指指车后方。“我们真的离开了了那座鬼城!”“大姐,大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变的那么惨白?么你能力消耗掉过于了?”的意外的惊喜的狼九,察觉到到柳青影状态的不佳。“没事儿。”心神不定的柳青影,勉勉强强一笑。在他们发“我们真的离开了那座鬼城!”。...

“大姐,快看,黑墙在我们后面!”

老虎八激动地指着车后方。

“我们真的离开了那座鬼城!”

“大姐,大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变得那么苍白?难道你能力消耗过度了?”

同样惊喜的狼九,察觉到柳青影状态的不佳。

“没事。”

心神不定的柳青影,勉强一笑。

在他们发现殡月城在身后时,巴士就停了下来。

“黎老哥,这次全靠你啊,黎老哥?!”

老虎八将黎鸣不断摇晃,直到后者回过神来,回了句没事。

他暗自嘀咕黎鸣怎么跟大姐一样,聪明人就是喜欢伤悲春秋,他待会想借钱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看,这巴士!”

刚下车的老虎八,看着快速铁锈化的巴士惊呼出声。

“听说一些尘封在地底的古物,一旦出土,接触到外界就会风化。”

“这为啥啊?”

狼九白了他一眼,“说起来有些复杂,反正你听不懂的。”

“各位,有机会再见。”

黎鸣双手抱拳,提出了告辞。

老虎八还有些不舍,柳青影果断答应,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事,她对黎鸣或许会有些挽留,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他们从背包拿出类似滑板,带有简易方向盘的装置,发动后快速驶向远方,只留下黎鸣一人。

他摸了摸老旧的巴士,表情惆怅。

“旧去的事物,注定要被新生的世界淘汰吗?”

说完,黎鸣自嘲一声,自己说话怎么变得有些文绉绉,可当他看到身上变得老旧、残破的衣服,又变得沉默起来。

“原来……”

“我已经逝去了七十年……”

……

“大姐,你咋不捎上黎老哥,我看他一个人,有点可怜啊,刚不久我们才一起并肩作战,要不是他我们都走不出来。”

“建议你们原地结婚。”

柳青影冷冷道,一句过气梗把老虎八噎死。

“好了,在这里停下。”

她集中精神,配合能力跟其他仪器进行一番检测,发现并没有进入幻觉之类的陷阱。

然后,扫描自己的肉身,没有异常的迹象。

“大姐怎么了?”

“继续上路,回去再说。”

“说停是你,说走就走的也是你……”

老虎八小小声抱怨。

……

地名:殡月城

档案号:S·A-007

危险度:禁区

简介:一座诡异、别扭的城市,它有着独特的规则,它疯狂,怪诞,却又存在着、合理着。

相关记载一:你认为正常的,在那里都不正常,而你认为的不正常,在那里都是能解释的科学,凡是误入者,都会随着时间被同化,颠覆对合理的认知。

记载二:不要尝试用你能在那座城市找到的方法逃离,比如说翻过黑墙,比如说……104路巴士!

记载三:目前没有已知在案的幸存记录。

特别声明:上述情报,均非人为转述。

评价:因为不详,故不予评价,但有一点……若是误入,必须注意、警惕“合理”!

“你们说,你们从殡月城回来了。”

办公室上,一位穿着白色大褂,脸容普通的中年,放下手里的文档,看着柳青影。

“是的,回来之前,我们已经完成自检。”

“我知道,你们的准入是我批准的,而且全方位的检测,都证明你们没有问题。”

柳青影点点头,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交叠双腿,“我知道禁区代表的含义,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这么快就解除隔离。”

“没有人能有这个特权,包括你,包括我。”

“从来没有人能从那座禁城出来过,你们是例外,作为例外,待遇上理应享受特殊,这很合理。”

柳青影不置可否,“个人行使特权,本质是为了予更多人便利。”

“如果这份特权会危害到许多人,那特权本身就已经变味。”

“你心里有大家,也有小家。”

“废话少说,”柳青影打断了中年人没营养的话,“柳墨河,当初指示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天启协会做的手脚?”

“禁区,特例,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协会的预测。”

“可惜并不是,不过你们的释放,倒是有他们一份助力,关于禁区,他们也没有能力干涉太多。”

既然柳青影跳过前戏,柳墨河于是直接进入主题,“协会那边让我转达几个问题。”

“你们是怎么逃离的?有没有……”

他脸上不动声色,语气却发生了些微的改变,“偷偷将什么东西带出来?”

“我们好不容易捡拾一块块干净的碎片,拼凑起人类的城市,没有人希望看到有疯狂因子破坏乌托邦,更别提它们来自禁区。”

柳青影摇摇头,干脆将禁区期间的点滴全部道出。

“那个人,会不会有问题?他自称误入禁区,而后恢复了清醒。”

柳墨河淡淡道:“或许禁区的东西有机会被带出来,但那里面的人,绝无可能走出外界。”

“那堵黑墙,挡住了外面的人,更是围住了里面。”

“你们之所以能摆脱禁区,或许跟它在我们内部的编号为7,跟你在那里逗留了将近7天有关,那个人应该感谢你,感谢你的能力。”

“好了,你先离开吧。”

等柳青影走出办公室后,柳墨河拨打起一个电话,“叫做黎鸣的人,查到相关资料了吗?”

“抱歉,柳主任,目前已检索的资料库里面,同名十三个,但没有符合条件的人。”

“会不会是权限问题?”

“我已经以您的名义进行过特殊申请。”

“嗯。”

柳墨河挂断了电话,自语道:“是游走的荒野散人,还是伪造的姓名。就算是假名,近期也没有符合特征的官方能力者,误入殡月城的报告。”

“算了,他暂时不值得过分关注。”

他掌握着殡月城的一些情报,故而对于黎鸣的存在,判断为属于值得去调查,却没有价值过分追究的程度,后者未免有些浪费资源。

能在禁区中恢复清醒,是很优秀,可这份优秀唯有跟禁区沾了边,才令他有些关注的心思。

柳墨河更关心的,是他们一行人,能搭乘104路巴士离开的原因。

“是真的因为青影的‘界限七’,还是他们支付了足够代价的车票?”

“如果是后者,车票是什么?收取车票的,又是谁?”

说完,柳墨河无声地笑了笑。

嘴边的笑容,扯出了一个上弦月般的弧度,以一种奇怪莫名的语气,轻声自语。

“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