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这座城市的“人”,都像人

几天的时间,柳青影一行人即使不已当心,依然遭受了不少怪事,不论这里的人,但是物,亦或是别的,什么他们说不上来的东西,都透漏出不是寻常。幸亏他们有准备好充裕的食物跟确保非常干净的水源,纵使如此,一拖再拖没能走出来这座城市,也让他们内心不会产生急切。他们放佛步入幸好他们有准备充足的食物跟保证干净的水源,纵然如此,迟迟未能走出这座城市,也让他们内心产生焦急。。...

几天的时间,柳青影一行人就算万分小心,仍然遭遇了不少怪事,无论这里的人,还是物,亦或者别的,什么他们说不上来的东西,都透露出不寻常。

幸好他们有准备充足的食物跟保证干净的水源,纵然如此,迟迟未能走出这座城市,也让他们内心产生焦急。

他们仿佛进入了麦田怪圈的迷宫。

直到,他们遇到了一个破局的契机。

……

“现在是第六天了。”

狼九抢过老虎八手里刚点燃的香烟,啜了一口,吐出白雾。

香烟的刺激,让他压力舒缓了不少。

“明天就是第七天,是大姐的主场。”

老虎八嘀咕了一句,从皱巴巴的盒子里,挖出了半截香烟。

柳青影没说话,两人偷偷打量她的表情,没看出什么变化。

“将这几天的情报汇总。”

柳青影简短道。

“他们不需要进食。”

“不需要睡眠。”

“这里的昼夜变化,没有稳定规律。”

“他们对悲喜的认知,跟外界有差别。”

“他们不畏惧死亡。”

……

总结出一条条线索后,柳青影最后补充。

“他们,像人。”

“像人啊……”

狼九掐灭烟火,本想扔掉,想了想粗暴地塞进自己的口袋,让老虎八看得一阵心疼。

“说实话,这里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座,与世隔绝,有着独特文化的封闭圈。”

“可是,当我想用暴力的方法,解决这个困局的时候,却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烦死了。”

狼九有点抓狂地揉了揉老虎八的头发。

“我们可以尝试更激进一点。”

最后,柳青影拍板。

他们的水源不多了,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就算找到表面上看似干净,仪器也检测不出问题的水,她也不敢让二人饮用。

“把那个人劫持过来。”

在他们藏居的地方,偏僻的路上,恰好有个青年路过,并非他的俊俏引起了柳青影注意,实属算对方倒霉,在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出现。

老虎八闻言,身影迅捷地潜伏到青年身后,一把捂住嘴巴,将他带来到二人面前。

“我问,你答,明白?”

在青年点点头后,沉默几秒,柳青影才再次开口。

“你是什么人。”

“黎鸣,附近一所小学的教师。”

“这里是什么地方。”

“殡月市。”

殡月市?

三人记忆中,都没有这个城市的名字。

不,似乎有点印象。

柳青影眉头不经意微微一动。

“你们为什么不需要进食。”

黎鸣愣愣地,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作答。

没有给黎鸣足够的时间,柳青影进入下一轮。

“如何离开这里?”

“搭公交不就行了吗?104路公交就能去外城啊?”

“!?”

柳青影面色骤然一变,掏出手枪,对准黎鸣脑袋,同时身体后退数米外。

老虎八,跟狼九同样如此,警惕地戒备着黎鸣。

“再重申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只要黎鸣稍有异动,或者回答让她不满意,那么,她绝对会扣响扳机。

黎鸣沉默了一会儿,试着问道:“你们……也是外面来的?”

“外面?”

老虎八闻言惊喜道,“嗨,兄弟,你跟我们一样,误入了这座破城?”

就像找到了组织一样,老虎八一下子有了依靠,陌生地方,虽然以前不认识,却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大姐?”

狼九察觉到柳青影的异常,低声问道。

“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

柳青影嘴上这么说着,内心依然保留着警惕,表面上把枪械收起来。

她不是完全不相信黎鸣的说法,而是总认为有某些没能理清的诡异,哪怕对方来自跟自己一样的世界,是敌是友,仍不能明确区分。

“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了多久?”

柳青影率先问道,作为人数优势的一方,她并不露出弱态,也没为刚才的失礼道歉。

“我记不清了,其实我有一段时间很迷糊,整个人都不清醒,在这里生活了多久,都不清楚,记忆就算是现在也很混乱。”

黎鸣苦笑道:“很多事情想不起来,而且,我怀疑自己还没完全恢复正常。”

“不会吧,难道在这里呆久了会被这座城市侵蚀?”

老虎八意识到这个问题,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将你还记得的,都说出来。”

柳青影冷淡道。

黎鸣摇摇头,“我记得的不多,只知道……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如果不尽快离开,会被再一次吞没自我?”

柳青影眉头轻皱道。

“不清楚,但这是我恢复意识后,深深烙印在大脑的。”

“你刚才说,搭公交可以出去?”

“是。”

“如果这么简单,那你会这么焦急?”

黎鸣愣了愣,神色无奈。

“看来你的大脑,确实不清醒。”

柳青影意味深长道。

“吃点东西吧,老虎八,拿三号营养剂给他。”

“不会吧大姐,这么浪费啊。”

老虎八惊呼一声,方才还跟黎鸣称兄道弟,现在听完情报,就想穿上裤子不认人。

他肉疼地从背包拿出一根管子,拿给黎鸣,见后者不太会使用,便简单告诉他。

“味道……有点奇怪。”

“三号营养剂的味道,确实有点偏离大众,不过胜在营养价值高,可以快速补充体力。”

柳青影说的话,明显比刚才多了些,语速相对缓慢下来。

“好吧,我还以为是我的问题,现在我有些放心了。”

黎鸣松了一口气般道。

……

“这个女人,在试探我。”

“她故意让老虎八拿出三号营养剂,后者的表现会让我产生,这是珍稀食物的错觉,结合老虎八的表现,很容易会误导至味道上,而不会第一时间想到营养价值本身。”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很重视食物,难道他们离开食物就会死?这很不正常!”

“那女人让老虎八劫持我之后,问我问题时也有些古怪,是在我说了那两句反问之后?为什么?”

“这似乎很出乎她意料,而且她在进行问话的时候,是笃定我一定会如实回答,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这是一种能力?从我点头之后,她沉默了七秒,她的绑架早有预谋,证明七秒,很可能是她发动能力的条件!”

无论在黎鸣的认知中,有多么的不科学,有多么颠覆他的常识,他仍然,只能做出这个判断。

“显然,她的能力对我来说是无效的,这一点疑问,虽然我不清楚,但她同样无法解释,我就有了投鼠忌器的倚仗。”

“所以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说话的方式,习惯,跟思维,显然都跟我们不太一样,除了很在意进食之外,好像还对休息有很大需求,这都太过异常了,正常人,怎么可能需要吃东西,除了尝个味,有什么必要?而且吃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垃圾,他们太不正常了!”

幸好黎鸣赌对,那一句询问柳青影他们是否外来人,本来是可进可退的试探,意外地让他保住了性命,尽管生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并不希望这群恶人,来破坏殡月城良好的氛围,必须尽快送他们滚蛋。

“多亏我够聪明,试着跟正常人的思维反过来思考,否则我就暴露了,不过也不全是这样,我得更加小心,就是不知道他们被杀之后会不会死,如果他们这一点跟正常人一样,就杀不死他们了……”

“话又说回来……”黎鸣忽然一怔,“为什么,我们被杀不会死呢?这正常吗?”

过了一会儿,他无声地,诡异地一笑。

“我想那么多干什么?”

“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他们,才是异类。”

……

“他不一定正常。”

三人私底下,柳青影说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