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为知之,不知道为不知道,是知也。”……“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性相同,习相远。”俭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很乖巧坐着的学生们。年龄在八岁左右,恰恰人格启蒙塑造出的时候。对于这群花朵,黎鸣很有足够的耐心,偶尔会有顽皮的熊孩……。...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

……

“性相近,习相远。”

简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乖巧坐着的学生们。

年龄在八岁左右,正是人格启蒙塑造的时候。

对于这群花朵,黎鸣很有耐心,偶尔有调皮的熊孩子,他也诲人不倦。

忽然,他眉毛一挑,一个学生神情恍惚,显然在走神。

黎鸣心里冷哼,拿起旁边的大砍刀,几步风行,正要有所动作,旁边的学生已经手起刀落,红色的鲜血溅射周围。

“表现的不错,很有班长该有的风范。”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记得课后处理一下,下次下手注意点,刚才的血把周围同学的课本都弄脏了,影响学习。”

黎鸣交代一句,看学生们终于老实后,满意地离开。

他追上了前方曼妙的背影,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留着黑色长发的女性,穿着黑色的教师装,搭配白色丝袜,咯噔咯噔地轻声走在过道上。

“黎老师。”

她看到黎鸣之后,淡淡地笑着打招呼。

黎鸣看到对方的笑容,内心忍不住一颤。

这个笑容……好想来守护啊。

泡在福尔马林里,至少能保存几十年吧?

想到这里,黎鸣就充满了动力,看女老师的目光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又怕自己的心意被发现,一时间有些焦虑。

他提到刚才被砍下脑袋的学生,女老师对他的果断颇为赞赏。

“现在的学生啊,就是要适当的体罚,动不动的娇生惯养,哪能教出来好学生?换在我小时候调皮,我老爹要拿竹竿打烂我屁股的,哪像现在,我对他们已经够手下留情了……”

黎鸣说起童年的回忆,一时间神情有些缅怀。

随即他就愣住了小会,有丝丝的疑惑。

手下留情?

好像没错啊,那学生的脑袋只是被砍下来而已,又没挫骨扬灰,跟我小时候的遭遇,完全没办法相比。

黎鸣收起心思,认真讨好起女老师来,一时间妙语连生,逗得她娇笑连连,看黎鸣的目光都产生了些微的改变。

等一天的课程结束,黎鸣将课室的门锁好,骑上心爱的小电车驶向家的方向。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天边的橘黄色跟墨黑交染,街灯撒在马路上,将来往行人的影子拉得又瘦、又长,很瘦,很长。

路上有唢呐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嫁娶。

“这个时候婚嫁啊,真是挑的好时间,新郎官有心了。”

黎鸣如此想道,回忆跟女老师愉快的相处,忍不住一曲哼起。

“正月十八,黄道吉日,高粱抬。”

“抬上红妆,一尺一恨,匆匆裁……”

旁边唱歌的人不仅他一个,路边的人都唱起类似的曲调,一起为这对新人庆祝。

B-404楼房。

咔擦。

打开房门,里面的屋子空寂无人,一眼看过去,没能看透黑暗的尽头在哪里。

黎鸣躺在沙发上,也没开灯,让自己的身体深深陷入进去这片柔软里面。

“渝市难得有一次婚庆,平时数年都不一定见。”

“这是好事,好事。”

得一人白首,百年过,入土也是个好滋味,不像自己,又是七十多年过去,仍然孑然一身。

百年.入土……

黎鸣再一次愣住。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一个人黑暗地独居了?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是因为我没钱交电费?”

“还是,自从灯坏了之后,我懒得去修?可是好像,我走了这一整个城市,连个维修的店都没有?啊话说,我吃饭了吗?”

“嗯?饭?我上一次吃是什么时候?”

“算了,我去想这些干啥,我肚子又不饿……”

如黑白电视机画面骤然清晰又模糊,无声的电流在脑海在如潮水般冲击。

“是啊,为什么我不会饿?”

“为什么呢?”

不去想了,不去想了,现在就挺好,有敬爱自己,乖巧的学生,还有心仪,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女同事,以及,以及,以及什么来着?

黎鸣浑浑噩噩地想起,没多久,他豁然开朗地一笑。

这一切,都是正常,合理的。

……

“队长,我们是不是进错地方了?地图上,我记得明明没有这座城市啊?”

一个拿着AK的胡须汉,咽了口口水,紧张地说道。

“老虎八,我得先提醒你一句,我知道你有句话很想说,但我手里的沙漠之鹰,诚挚地请你在乌鸦嘴之前,先管住嘴巴。”

“你明白吧?它从来都很焦虑的,以致于它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它是个暴脾气,什么时候走火,不由它的理智决定。”

一个身形单薄的青年,恶狠狠地定了老虎八一眼。

三人小组里,为首穿着紧身制服,头发盘起的女性没有理会两人的对话。

“老虎,狼九,你们先不要说话,前面有人影。”

“如果语言不通、口音不同,会很轻易暴露我们是外来人。”

女子冷艳地说道。

然后三人收起各自的武器,若无其事地跟来人相遇。

对面的人衣着普通,看到他们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早上好。”

女子点点头,微笑致意,避免了开口。

但是,过了几秒之后,她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过路人的背影,骤然开口,迅速说完一句话。

“这里有异常?”

路人转过身来,愣了下,下意识回答,“没有,这是一座很正常的城市。”

“那你看我们,正常吗?”

“我觉得有问题,吓得我差点狂笑出声。”

柳青影瞬间拔出一把手枪,嘭。

脑袋炸开,路人顿时倒在地上,流出黑色的血液,除此之外,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大姐,你怎么就杀人了。”

老虎八错愕道。

“我们暴露了。”

柳青影简单带过,“接下来,谨慎点。”

同时,她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暴露的原因,衣着?外貌?气质?行为举止?

还是独特的,同类的识别?

若是最后,那么伪装就很困难了。

“在这座城市里,在我们进入之后,会不会已经意识到我们的存在?或者刚才的怪异,打草惊蛇了?”

很多的顾虑,面对未知,他们要做的只有如履薄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