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开街上,一辆奥迪警车慢悠悠的游着,放音机上电视播放着足球国家德比,解说员员非常兴奋,“贝斯塔多,钟摆超群,他过了门将!他进来了…打门!!OMG,天呐,门柱拯救他们了华沙莱吉亚,这,这都不进?”“砰!嘟嘟嘟!”随之而来着解说员员敢不敢置信的哀号,警车猛然响了“嘿,塞斯安静点。”坐在副驾驶的斯密斯把脸上的大檐帽拿下来,皱着眉对着开车的黑人说道。。...

康维街上,一辆奥迪警车慢悠悠的游着,收音机上播放着足球国家德比,解说员十分激动,“贝斯塔多,钟摆过人,他过了门将!他进去了…射门!!OMG,天呐,门柱拯救了华沙莱吉亚,这,这都不进?”

“砰!嘟嘟嘟!”

伴随着解说员不敢置信的哀嚎,警车猛地响起喇叭声,很刺耳,也很讨人厌,最起码街道上行人都用一种不爽的眼神瞪着,要不是对方车身上写着:“police”。他们上去就能对着车门来一脚。

“嘿,塞斯安静点。”坐在副驾驶的斯密斯把脸上的大檐帽拿下来,皱着眉对着开车的黑人说道。

“我的10兹罗提,法克,又泡汤了。”挂着三级警员的塞斯骂骂咧咧,把手里彩票卷成一团,按下窗户,丢了出去,恶狠狠举着拳头,“那该死的贝斯塔多,我要是遇到他,一定打断他的腿,我就算用屁股也能进球。”

斯密斯瞥了眼这家伙,一个月不过1200兹罗提,最起码有600花在彩票上。

果然,有这样的傻子养肥了一帮人。

塞斯骂累了后,踩着离合器,右手挂挡,正要起步时,从旁小巷子中就冲出来个人影,直愣愣的撞上了汽车右引擎盖,这可把斯密斯两人给正懵逼了,互相看了眼,解下安全带就下了车,塞斯刚要开口,那人就抓住他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反手指着小巷子,哆嗦着,“杀…杀人了!”

斯密斯两人浑身一震,更是掏出CZ75手枪,朝着小巷子中追进去。

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波斯曼躺在地上。

“叫救护车。”斯密斯半蹲着看了下情况,对着塞斯说。

后者赶紧拉出随身携带的呼叫器,朝总部请求支援。

斯密斯皱着眉,插着腰,忽然抬头,就看到一道人影闪了过去,他赶紧去追,但这显然扑了个空,除了满地垃圾外,连个屁都没有。

“为什么?有点熟悉的样子?”

……

咔,咔嚓。

门锁卡槽两声响,由外向内推门进来,唐刀把外衣丢在床上,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上后,深深啜了一口,眼神紧张。

他刚凭借一狠劲,根本不知道波斯曼死没死,而且致人重伤,在波兰也属于重罪,最高可能要终生监禁,最重要是,他不敢确定刚才斯密斯是不是发现了自己。

唐刀不想坐牢,也不能坐牢!

华沙不能待了。

不过不能待去哪里?他拧着眉一声不吭,脑中闪过一道霹雳。

现在是1991年…

要说局势最风云莫测的那就要当属苏联毛子了。

这时候应该病入膏肓,要不了多久,这个帝国就四分五裂,布满蛆虫。

当然,这不是唐刀要在意的,他所在意的是,能否从毛子身上薅羊毛,记得上一世《泰晤士报》曾经发表过个文章,大致细数了下苏联在动乱时期丢失数十万支步枪,还包括先进武器弹药,这养肥了一批国际军火贩子。

【一级主线任务:薅羊毛!从苏联人手中获取货源,并且贩卖,奖励.枪械武器设计图纸、特种作战雇员五人(小队)、随机抽取奖励一次,失败,身亡!】

【支线任务:寻找驻地,作为军火商你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底盘,奖励,随机。】

【支线任务:打造名声,好的名气是商人必备的摇钱树,你要让自己达到小有名气,奖励,军火竞价门票一张(随机国家)。】

……

这任务一下子把唐刀原本摇摆不定的心给压住了,轻轻叹了口气,现在看来真要跑路了,撑着膝盖站起来,把烟头压在塑料瓶做的烟灰缸里,食指上还沾着烟灰,现在最棘手就是口袋里没钱,浑身家当只有600美金,火车票钱都不够。

“你们有没有什么渠道最快弄到钱?”唐刀扭过头看向奥斯本和罗伯特询问。

“搞钱?”原本慵懒靠在墙壁上的奥斯本眼睛一亮,站直了身体,压低声音,“抢银行,风险低,来钱快,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有一家公牛银行营业厅,老板,我们要动手吗?”

“Stop。”

唐刀赶忙伸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黑着脸,“你是觉得我们能对抗PSK?还是觉得子弹会长眼睛?我怕我们明天上新闻呐,奥斯本先生。”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显然唐刀很不满这愚蠢的答案。

要知道华沙驻扎着第一突击团(PSK),这是波兰特种司令部下的一支精锐部队,而且是成建制,配备了北约制式武器,拥有强大的空中支援能力,在欧洲也是赫赫有名。

唐刀可不想在没有足够力量之前挑衅战争机器。

自知之明的人才能活的更久。

奥斯本骨子里很桀骜不驯,听到唐刀这么说,很不屑的撇了撇嘴,抱着手转过头。

“老板,我想如果这笔钱金额不是很大的话,那可以卖房子。”罗伯特耸耸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右手拿了份报纸,半卷着,示意道,“上面有房屋中介的电话。”

卖房子?

唐刀本能的抗拒,毕竟,这里承载了唐家三代人的回忆,可理性告诉他,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深吸口气,接过报纸,上面用黑笔加粗:格伦特房屋中介,后面就含了号码,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就拨了过去。

“喂,您好,这里是格伦特房屋中介,有什么能帮助您?”对面一厚重沉闷的男声客套道。

唐刀看了眼罗伯特等人后,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与其交谈。

“这个破房子能卖多少钱?老板胆子真小,”奥斯本现在开始嘟囔了,不过对此,罗伯特只是很冷静的抱着手,反呛一句,“这话你要跟老板说,我只是个打工的。”

奥斯本一口气顿时就卡在嗓子眼了,那络腮胡都气的横起来。

他正要继续开口,唐刀就拉开落地窗走了回来,说道,“下午中介会来人,现在有两件事去交给你们。”

“罗伯特你去华沙所有华人聚集区商超,预定200箱二锅头,留下他们电话,我会联系他们送货,然后再去联系垃圾场,要玻璃瓶。”

“如果他们要订金呢?”罗伯特皱着眉问。

“那你就换一家,总有人会为了钱退让一步的。”

唐刀扬着下巴,罗伯特点点头,表示明白,唐刀很满意后者的态度,继而转头看向奥斯本,拧着眉,上下看了几眼,这反而把英国佬给整紧张了,情不自禁站直了身体。

“我记得维斯瓦河有几家德国人投资的化工厂,你去里面买些工业酒精和工业火碱,现在市场价是2美分一斤吧。”唐刀从口袋里数出三张富兰克林,一顿,又多添了一张,递过去说,“多余的100美金,你和罗伯特去外面吃点好的。”

奥斯本搓了下手,很不客气的就接了过来,塞进口袋里,好奇问,“老板,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唐刀不想多说,摆摆手让他们赶紧去办事。两人对视了眼后,只好压着好奇心出门。

唐刀其实想要把利益最大化。

如果把房子卖了,拿不到多少钱,这些钱去苏联买武器?还不得被人给嘲笑死,于是他想了个馊主意,买些二锅头来,兑点工业酒精或者工业火碱,然后用这些去换取更大利益。

至于火碱属于强碱,会不会死人…老毛子冷冻剂都能当酒喝,也没听说死几个人。

毛子对烈酒的需求甚至高过了海魂衫。

不得不说,这是个神奇国度。

唐刀摇摇头,就去冰箱里整点剩菜,准备垫吧垫吧。

“100美金?我发现老板其实还挺大方的,罗伯特。”

一出门,奥斯本就把钱拿出来,轻轻弹了下,美金发出干净清脆的响声,不过他这笑声,像是鸭子,罗伯特一脸无所谓。

两人并肩走出楼道口,脚步忽一缓,脸色一紧,就瞧见正面走过来个警察,赫然是斯密斯。

而斯密斯出于职业直觉,觉得这两个家伙,不太像是好人呐。

三个人擦肩而过,突然,斯密斯开口了,“站住。”

奥斯本两人停下脚步,缓缓转身,“有什么事吗?警察先生。”

“你们住在这?”斯密斯指了指这栋楼问。

“我们朋友住在这里,怎么?难道华沙警察还要限制人身自由?”奥斯本抖着脚讥讽。

斯密斯皱着眉头,退了半步,倒不是害怕,而是对方的嘴巴是真的臭。

“我只是提醒你们,最近康维街不太安全,注意小心。”

奥斯本这人嘴巴能呛死人,“没有什么地方会比华沙警察局更不安全了,我想,邦妮.卡维尔是这么认为的。”

斯密斯脸色一下子就绿了。

邦妮.卡维尔是华沙一处工地女工人,但被指控非法XX,并且被华沙警方控制,但在次日,其被送往医院,不治生亡,医生在其身上发现了7名男性警察DNA…

这件事在东欧及欧洲闹得轰轰烈烈。

女性组织成员静坐表示抗议。

当时斯密斯就在里面当差,也是见证人之一,那对于他来说,是生涯的耻辱,现在被人掀开,这老好人都有点要掀桌子的冲动了。

“不好意思,先生,午餐时间到了,我得和我朋友去吃饭了,拜拜。”奥斯本作势抬手,可上面根本没手表,那脸上杨着让人作呕的虚假笑容,拉着罗伯特转身离开。

斯密斯深吸口气,强忍着怒意,要不是现在有点急事,他真得把这嚣张的家伙带回去好好问问,最后深深看了眼,就朝着熟悉的楼道走上去,走到二楼,抬了下手,又放下来,整理一番警服,搓了下脸,把面部肌肉放松,把刚才的不开心忘掉后,才敲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最强之军火商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