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夫子

精英武馆一群人趾高气扬的来,灰头土脸的衰落离开了。孟旭东也没再过于对宋越抛橄榄枝,时间场合都不对,并且自己这一方还吃了不小的亏。被宋越用拖鞋狂抽的那位同学没一个多星期别想出院回家。脸上的伤望着吓死人,但不重,关键是结尾那一脚,对方望着吊儿郎当,实际上是孟旭东也没再过度对宋越抛橄榄枝,时间场合都不对,而且自己这一方还吃了不小的亏。。...

第九关

推荐指数:10分

《第九关》在线阅读

精英武馆一群人趾高气扬的来,灰头土脸的衰败离开。

孟旭东也没再过度对宋越抛橄榄枝,时间场合都不对,而且自己这一方还吃了不小的亏。

被宋越用拖鞋狂抽的那位同学没一个星期别想出院。

脸上的伤看着吓人,但不重,关键是开头那一脚,对方看着吊儿郎当,其实是动了真怒的。

那位同学的心理阴影恐怕半年都无法消散。

但孟旭东还是记住了宋越的样子,并偷偷拍了张照片。

准备回去之后叫人好好查一下,杭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

以前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样的人要能拉进精英武馆,到时候跟他就可以双剑合璧了!

身为武夫,他一点都不介意有比自己更强的人出现,只有这样,他才有更多前进动力。

修行学院这边,众人开始都很开心,出了一口恶气!

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

因为又被宋越嘲讽了。

“偌大一个学校,号称修行者的摇篮,我看你们还真是摇篮里等着喂奶的宝宝,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姑娘被人给欺负?”

已经过了每天的饭点,宋越心情不是很愉悦。

看着一群修行学院的师生:“都被人家打上门来,低阶的啥也不是,被人揍得鼻青脸肿;高阶的更完犊子,还讲什么高阶修士不能随便出手的狗屎规矩?”

“钱芊雪你别装没事人,我说的就是你,你刚刚为什么不动手?”

钱芊雪:“……”

清丽脸上带着几分无奈,解释道:“我们又不是你,一点规矩不讲……”

“你是不是傻?”宋越瞥她一眼,“咱不说规矩,就说你脑筋不会转弯这件事,不动用修士的术法,你就不会用武技削他们?他们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是你的对手?你打我时候那能耐哪去了?怎么没见你讲规矩?”

钱芊雪脸越来越黑,目光不善的看着宋越:“对呀,为什么我打你时候就忘了规矩呢?”

宋越一看不好,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边走边大声道:“温柔,你不用担心,那帮孙子再来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你学长学姐们讲规矩爱惜羽毛,但你哥是个坏人,从来不讲规矩!”

小姑娘还没来得及跟宋越道谢,就发现他已经走出很远。

瞥一眼在那白眼的钱芊雪,温柔心想:整个修行学院,估计能让宋越哥哥忌惮的,也就雪姐一人了吧?不对,不是忌惮,应该是喜欢!

心里想着,温柔拿出手机,悄悄给宋越发了条消息过去:“哥,回头我叫上雪姐,咱们一起吃个饭呀?”

知道宋越没拿手机,也没指望他现在就回,冲钱芊雪道谢后,在几个女生的陪伴下,往寝室走去。

钱芊雪看看温柔一群人的背影,又看看早没了宋越踪影的校门方向,抿了抿嘴,低声嘀咕了一句:“你才傻,温柔那么喜欢你,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会利用!蠢死了!菜的抠脚!”

随后想到宋越用拖鞋抽那少年脸那一幕,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虽然有点不雅观,但是真的很爽呀!

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动用武技收拾那群人没问题,可除了教训过一次宋越外,她从未与人动手过,战斗经验并没有那么丰富。

即便是跟宋越切磋那次,她也明白,对方多少有让着她的成分在里面。

真要像今天这种硬碰硬狠对狠的,她未必打得过。

说到底,面对这种场合,她还是稍微有点怯场,可这理由没法跟人说,怪丢人的。

二来呢,宋越已经十多天没来这边,被欺负的人又是温柔,于是她就果断去找宋越了。

对付那群混不吝武夫,唯有比他们更坏的宋越才有经验。

修行学院和宋越的房子距离不到一千米,走路的话用不了几分钟,但宋越此刻光着脚,走在滚烫的马路上有点不大舒服,打算找个商店买双拖鞋。

刚刚那双拖鞋出了校门就被他扔垃圾桶去了。

一只粘了那少年的血,臭了,恶心!

另一只也跟着一起陪葬好了,要做一生一世一双鞋。

等他顶着路人怪异眼光,买完拖鞋回到家时,时间已经十一点半多,加上刚刚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他感觉自己饿的能吞下一头牛!

照顾他多年的保姆王姐知道他饭量,所以每次都会做很多,看着宋越狼吞虎咽,很有成就感。

吃过饭后,整个下午宋越都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练习梅花桩,他现在学的步法有个很恶俗的名字,叫《幻影迷踪步》,经常会出现在各种武侠小说和影视剧当中。

这是有次他大发慈悲没在修行学院找茬,钱芊雪随手丢给他的。

一开始宋越压根没瞧上眼,心说这是什么玩意儿,名字如此烂俗?

有次闲极无聊,把它翻出来准备当闲书看一眼,结果当场大呼后悔。

也不知道是哪个恶趣味的前辈会给自己的功法起这样一个名字,但这步法相当精妙!

修行学院那群人其实并非都是菜鸡,也有不少力修、剑修,同样也修行武技,而且被他虐的次数多了,人家也会想辙对付他。

但有了这步法之后,面对修行学院里的小歘歘们,宋越几乎无往而不利。

也不知道钱芊雪这高冷白天鹅是从哪给他淘弄来的,反正比他爸妈花高价买的那些所谓秘籍,好了不止一个档次。

修行术法的修行者也好,修行武技的武夫也好,即便天才,也需要勤奋刻苦,没有谁的一身功夫是靠灌顶灌出来的。

到了傍晚,宋越再次浑身湿哒哒的一身臭汗。

刚洗了个澡,就接到师娘电话,要他去家里吃完饭。

师娘家的伙食好,要不是怕保姆不开心他能天天往那跑。

跟保姆打了个招呼,出门扫辆单车,往夫子家赶去。

说起跟夫子之间的缘分,宋越有时自己都有点沾沾自喜,他刚来这里那会儿,其实还是很失落的。

毕竟是个孩子,被心心念念的修行学院拒绝,对他的打击并不小。

之所以不回家,就是因为他临走前曾跟大他十岁的哥哥放下豪言壮语——宋超你给我听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干趴下!

他哥问,不然呢?

年幼的宋越拍着胸脯:“不然我就不回家!”

年幼顽劣的宋越是个奇葩,他爸妈也是奇葩,就这样真的把他丢在这里,虽然妈妈偶尔会过来一趟,也会经常跟他视频通话,但也的的确确放任他在这里野蛮生长。

如果不是长的太像妈妈,宋越甚至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人家不都说小的受宠么?

为啥我家就不是?

宋越感觉自己更像是父母响应国家号召被制造出来的……

所以夫子还真不是他父母的关系。

像夫子这种当代大儒,也不可能因为谁的面子而去做什么事情。

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下午,他安静的坐在书院窗下听里面的夫子讲课。

当时看起来四十多岁,英俊儒雅的夫子发现了他,直接问他要不要进来听课,他说不给钱,夫子说不要钱,于是他就进去听课了。

一听就是十年!

从夫子的小讲堂一口气听到他家里。

他从不以弟子自居,但却称呼夫子那个多年不见老,始终年轻漂亮的凶婆娘为师娘。

当然,夫子也不老。

十年了,看着还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英俊儒雅,一身书卷气。

“在我看来,我跟夫子您的相遇,就是宿命中的一种必然!”

“所以夫子,能不能给我找点高阶武技?我爸妈太不靠谱,找来那些都是残次品,花了大价钱不说,还总被人骗,关键我还不好意思和他们说,免得他们颜面扫地丧失了做父母的尊严和乐趣……”

来到夫子家,宋越一见到夫子就大发感慨。

夫子平静看了他一眼:“宿命中的必然?宋越你要点脸。”

“你之前拿石子打我们玻璃的账还没跟你算!”

“当时看你脏兮兮模样凄惨,动了恻隐之心才收留了你这顽劣不堪的小东西,现在还要帮你找更高级的武技,不管!

“当个武夫有什么好的?”

“你也一肚子知识,能不能别那么操蛋?做学问不比打打杀杀强?”

能对宋越说这种市井俗语,一方面没把他当外人;另一方面也是被气的。

对他凶巴巴的老婆看见宋越,则笑眯眯,一脸开心,温柔的道:“别听他的,他不管,师娘去给你找!”

忘了说,这个年过四十但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样子,风姿绰约的少妇其实也是个武夫。

而且一身功夫极好,具体什么境界宋越不太清楚,但应该早就是大宗师了。

宋越会的很多武技,都是师娘教的。

他嬉皮笑脸:“还是师娘好!”

厉害了去找师娘讲道理?

那是日记!

开玩笑的!

谁会把心里话写在日记里?

随后又转头看向老夫子:“我那时候不是小嘛,没爹娘管教,顽劣了点……”

老夫子瞥他:“你那叫顽劣了……点?还有,什么叫没爹娘管教,别把自己说得跟孤儿一样,当年我就是上了你的当,谁家孤儿住着七百多平方,院子足一亩地的豪华大别墅?”

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你个臭小子!那么一丁点大的时候就知道装穷卖惨,穿的破衣喽嗖,跑去我那瞎淘气打我玻璃,是不是还在心里把自己美化成蹲墙角听课的穷小子了?”

“没有!我没有!”宋越矢口否认。

师娘这时从厨房端来带尖儿的一大盆肉,热气蒸腾,浓香四溢。

同为武夫的师娘很清楚练武之人对食物的需求,所以也不讲究那么多,直接端盆上。

夫子也是习惯了这种场面,根本不当回事,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酒,给自己倒一杯,又给夫人和宋越各自倒了一杯。

随后坐下来,一边问着宋越近期课业,一边目光欣慰的看着宋越风卷残云般吃肉。

这样子,才更像是一个家。

-----------

首日四更送到。

感谢飘飘,感谢猫猫,感谢萧雨,上仙齐天,至尊阿左,鸿蒙e圣尊,楷体猫,我见你不笑,司徒霆均,大神快点更等一众新老朋友在新书发布就送上的打赏和支持。

第一次隔了这么久才开书,关键还没存稿。

但我还是那个我。

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九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