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智送走寒曦曦,回去见老大还在饮茶,地说:“老大,你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之心了?”龙泽铭又和之后一样冷着脸不理睬他,阿智又道:“老大,你也不是不近女色吗?反正了才两百多万还还不够您一双鞋钱呢!很值得费这么大劲?”龙泽铭一个眼神杀回来:“我不近女色我近你啊醒来时早上八点多了,夏可直接回学校了,给她发微信催她怎么还不来,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就往学校赶去,但是她没有去教室,直接去找了自己的导师说了她妈妈生病需要照顾请了一个星期假,然后给夏可发了微信告知了她。。...

阿智送走寒曦曦,回来见老大还在喝茶,说道:“老大,你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龙泽铭又和之前一样冷着脸不搭理他,阿智又道:“老大,你不是不近女色吗?再说了才一百多万还不够您一双鞋钱呢!值得费这么大劲?”龙泽铭一个眼神杀过来:“我不近女色我近你啊?快滚!”阿智挠挠头赶紧走开,心里犯嘀咕:“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可不就不近女色嘛,老铁树要开花?”

寒曦曦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回去后已经晚上九点半了,打开手机夏可给她发了微信说晚上在爸妈家不回去了,让她早点休息。她整个人都还是蒙的,就想做了一场梦,一个月前家里还是好好的,妈妈查出来生病后爸爸突然就像老了十岁,她本来天真的以为她也帮忙赚钱就可以渡过难关,只要一家人一起,可是现在她都要家破人亡了。她都不会哭了,眼泪在龙苑也流干了,她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家里就只能靠她了,可是一百多万,一个星期,她去哪弄这么多钱?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最近太累了,今天的事让她心力交瘁。

醒来时早上八点多了,夏可直接回学校了,给她发微信催她怎么还不来,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就往学校赶去,但是她没有去教室,直接去找了自己的导师说了她妈妈生病需要照顾请了一个星期假,然后给夏可发了微信告知了她。

处理完学校的事,就去了医院,她妈妈还问她爸怎么没过来,寒曦曦差点没绷住,稳定了下情绪说爸爸忙着赚钱去了,她妈妈也没多问,也因为透析的原因妈妈已经十分憔悴,看着看着寒曦曦就想流眼泪了。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等妈妈睡着后她去找医生了解了情况,医生说肾源找到了,但是手术费以及后续费用还得至少一百万,让她提前准备,一周内准备好就马上安排手术。

寒曦曦答应着,心里慌了,救爸爸出来需要还一百多万,救妈妈也需要一百多万,可她现在连五万块都拿不出来。寒曦曦坐在医院走廊的凳子上,绝望的呆在那里。

坐了一会,她缓过劲来,去妈妈病房跟妈妈说自己做兼职还得上课,没法在这照顾她,让小姨妈来照顾妈妈,妈妈答应着,嘱咐她别太累,寒曦曦从病房出来留给小姨妈打了电话,跟小姨妈说明情况后,小姨妈下午就到了,小姨妈家里农村人,家里不富裕倒也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从小对她就很好,来的时候还带了十万块钱,这让寒曦曦很感动,但是对她来说远远不够。

她回去后夏可已经回来了,夏可看到她吓了一跳,担心的问到:“曦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这么憔悴?为什么请假?”寒曦曦看着她硬是扯出一抹笑意说没事,夏可却说:“你脸上就写着“我很不好”。”寒曦曦有点绷不住了,转身要走,夏可拉住她问她去哪?她说:“去挣钱”!

夏可更是拦在她面前不让她去,寒曦曦终于绷不住了,她需要倾诉,哇的哭了出来,夏可吓坏了,认识曦曦这么多年,从没见她这么哭过,就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小声问她到底怎么了?

寒曦曦哭累了,就把事情和夏可说了,夏可怪她说:“就这么点事,你和我说我借钱给你就行啦,你等着我给我爸打电话!”寒曦曦忙拦住她说:“我不想麻烦你,再说了这么多钱…”夏可:“你这脑袋里是不是装了浆糊,这是救你爸妈的钱,我说什么也是要帮的,你慢慢还我就是这点钱我还是拿得出的!”

寒曦曦突然觉得,能遇到夏可,简直是她三生有幸,抱着夏可说:“可可,谢谢你,你放心我一定尽快还你。”夏可又安慰她几句说道:“好了,别矫情了,钱的事包在我身上,不过,你说的龙苑里的那位先生,我得向我爸打听一下。”

夏可去阳台打电话,过了十几分钟寒曦曦手机短信提醒银行账户多了300万,可是夏可还在和她爸聊,又过了十几分钟一脸担忧的过来说:“我问过我爸了,龙苑那个人叫龙泽铭,29岁,咱们南都他说他是老大没人敢说是老二,之前是特种兵上校,龙老爷子年纪大了,被叫回来接管家业,全国都是他们的产业,国外还有,总之是我们惹不起的人,你把钱赶紧还给他撇清关系就好了,不过,像他这种人怎么会为了一百多万来威胁一个小女孩,一百多万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够一顿消遣的呢?”

说话间寒曦曦一直看着手机,她根本没听进去,脑子里全是快点能把爸爸救出来,也为夏可借给她钱感动的不行!忽然抱着可可说:“谢谢你,可可,你放心我一定拼命赚钱还给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千亿霸总的外卖女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