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你真的不需要考虑一下吗?我们队不比2144差,我们下赛季的目标的是LPL。”SPG战队的休息室,秦明和吴诚正苦口婆心的劝说。“我……”球球欲言又止,无论是LD但是2144都比现在的他待的这个队强,也更逼近冠亚,这貌似事实。“你有什么想SPG战队的休息室,秦明和吴诚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说。。...

“球球,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队不比2144差,我们下赛季的目标同样是LPL。”

SPG战队的休息室,秦明和吴诚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说。

“我……”

球球欲言又止,不管是LD还是2144都比现在他待的这个队强,也更接近冠亚,这倒是事实。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如果你是怕轮换有可能打不上比赛的话,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来,大名单里你和MasterMao就是首发。”

“是啊。”吴诚帮着搭话。

“可是我跟2144那边都聊得差不多了。”

“那不是还没签合同吗。”

球球不说话了。

瞧他这态度,秦明也没多劝,跟SPG的经理说一声,就直接离开了。

一旁,MasterMao有些丧气,球球看了自己搭档一眼,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自始至终,秦明都没问他几句,而球球离队,2144也没要他,看过比赛的都知道,球球明显比他的辅助强。

LD是愿意捆绑,可2144不愿意。

而且,2144有从三星蓝挖来的教头,这年头,谁不知道韩国强队教练的含金量,这个选择,其实也没多难选。

秦明有些失望,但没泄气。

转会就是这样,俱乐部不拦着的话,选手当然愿意去自己更喜欢的队伍。

离开SPG,秦明跟吴诚又马不停蹄的去到另一家俱乐部,皇族。

……

皇族辉煌的那两年给他们积累了大量粉丝,但这份关注度显然不能转化为实力。

秦明找的这两个备选目标,出现在转会市场上的原因也很简单——

彼时id还叫做:SHRZZJM(纸醉金迷)和Y4的皇族下路没出成绩。

毕竟,皇族尤重下路的培养,如果他们觉得不行,自然会被交易。

再往远一点说,这段关系最先起因于2015年LPL春季赛,皇族曾经的核心队员Uzi离开加入了OMG。

即便皇族引入了Namei但最终也没能保级,跌到了LSPL。

在皇族降级之后,皇族俱乐部老板白星觉得有些队员实力是有的,因此与VG二队、GT、King战队达成了四方交易。

交易的具体细节是,皇族俱乐部购买了VG二队的LPL联赛参赛资格改名RNG战队,并整合GT、KING战队原有队员组成RNG夏季赛阵容;

皇族SHR战队春季赛原班人马集体转入KING战队继续征战2015年LPL夏季赛;

VG二队的队员则被打包卖给金主,那位金主直接收购了GT战队(具有LPL参赛资格)改名UP,并将VGP战队原有队员转入UP。

也就是说King成了老皇族队员转移的队,RNG则是新皇族。

而在2015年夏,SHR降级后又以夏季常规赛11胜1败的战绩领跑LSPL,却在季后赛中先1:2负于HYG,紧接着又在败者组再次1:2败给WEF——上单957,下路是PentaQ+傻窝。

连续两轮比赛直接回家,失去晋级LPL的资格。

电子竞技,成绩说话。

这一次失利彻底让SHR沉沦,老板白星也觉得没培养价值了,此刻他们就等着战队洗牌——

先是Untara和Blank离队,Sask去了RNG做替补,Y4和ZZJM则等着被交易。

反正在俱乐部的眼里,有人要,就卖呗,来年直接拉更便宜的选手建队,一波操作下来,运营支出不就拉低了。

对于没出成绩又不想在二队花钱的俱乐部,这肯定是最优解,而对选手来说,等待被人选择的感觉可不好受。

“皇族产出的下路对线这么平庸,应该不会再有人抢先了吧。”

秦明暗暗思索。

球球这种有指挥才能,心态好,不管怎样都愿意跟队员沟通、打气,可以算得上是队员磨合的润滑剂了,可惜被2144抢先谈妥了。

来到皇族俱乐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了,跟经理沟通几句,一行人直接去到了训练室。

训练室有些冷清,除了有几个过来试训的,就是还没找到下家的Y4、ZZJM了。

“果然是他,看定妆照就觉得是。”

秦明的目光略过了Y4,锁定在一位正在单排,刘海盖过眼睛的少年身上。

JDG未来的队长,19、20年三阵、二阵辅助,2020年LPL春季赛FMVP,左名豪(Lvmao)。

光看数据,此时的他已经显然出了不错的游走能力和大局观,与自家搭档Y4的亲近率还不足6成,可见他是喜欢往其他路靠的。

而他与打野Blank的配合,也是SHR常规赛11胜的支援保障。

只能说,Y4有点像LokeN,但又完全没LokeN的稳定,和找输出能力,经常是辅助游走了,乱吃线被杀,然后损失大于游走获得的那点优势。

再加上SHR并没有一套专门的野辅体系,很多时候都是ZZJM试着找机会,找不到就算了就当帮忙探视野了,一来二去Y4一个人对线也容易让下路劣势,被人压刀。

这个年代,一个辅助,而且还是输了季后赛两次的辅助,还是分均承伤、KDA都相当平庸的辅助,当然没人会重视。

再加上皇族的下路很强调对位压制,天赋点没点满对线,自然不被SHR的教练组肯定从而被人低估。

至于Y4,就像前面所说的硬实力不足还有点贪,一想到他,很多人脑海里能浮现的估计是V5时期,用巴德大招定住自家中单开大的妮蔻,这样的笨比配合。

当然了,此时的Y4在LSPL联赛还是足够的。

他补发育能力还行,对线不算差,只是中规中矩,弱项可能是阅读比赛的能力差点,但这点可以靠多打比赛的经验弥补,再就是打团的时候找不清输出位置,打不出最高效的输出火力,好在Y4抱团的时候不会站位太激进,走钢丝暴毙。

总得来说,Y4不是很强(对比LPL),不是很弱,去到强队可能差点意思,去弱队还是能稳住首发,他不是那种能带领队伍走向胜利的那种大腿AD,但绝不会太拖后腿,吃了资源,也能转化为战力,就是伤害转化的效率不算高。

更别说,Y4和ZZJM绑定了大半年,两人有一定默契了,这是秦明比较需要的。

一个愿意卖一个愿意买,最终秦明只花了不到5万的转会费带走了两人的合同。

回到LD战队,Pass和下路都各找去处了。

人心惶惶之际,秦明重新出现在训练室并告知人员已定,剩下的队员包括自觉是大腿的威少都舒了一口气。

少年留不住愁绪,人员变动更是这一行的常态。

很快,大家就继续乐呵呵的打游戏了,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的士气。

反倒是接下来安排的训练任务,让有些人习惯不了。

“勋阳,阿诚,关于这些人的训练,我们得改一改,还要加强监督。”

“额,秦教,你能说得详细点吗?”

Y4和ZZJM还没来,秦明给了点时间让他们收拾收拾行李,但针对LD原有的混乱——

没什么固定体系、选手强势什么选什么的理解,他暂时制定了一套分路英雄的训练,希望加强新赛季LD的英雄池,方便BP,设下陷阱。

“我都列出来了,Kabe的话,原有的坦克之外,加练冰女、凯南、鳄鱼,Twila加练冰女、鳄鱼、杰斯。

至于我们队的两个打野,风格应该更明显些,我是这样想的,新一本就喜欢节奏型打野英雄,那就侧重这方面。

如果他上场,就主打线上压制、中上野配合;

小雨的话,让他减少gank次数,打法更独一点,多玩男枪、豹女这类刷子英雄,加练一手乌迪尔,他上场就主打野区入侵、线上支援。”

看过不少LD夏季赛比赛录像的秦明知道,新一和小雨的打法是有倾向但力度还不够。

前者呢有时候不会让资源给大哥,后者呢有时候刷着刷着一局比赛已经没了,团队联动极少,所以根据两人本就有些偏科的英雄池和思维,还不如更极端点,方便适应两种不同的比赛内容处理。

“他们现在都在韩服冲分是吧,分不重要,让他们尽快把英雄练出来。”

LD这种小俱乐部,全靠老板贴钱存活的战队,根本没有高分奖励,那没有物质奖励,选手也都是玩操作炫酷的英雄,比赛玩沙皇,rank全是亚索,这一点得改。

“每天让他们把rank记录截图发到群里,没配合训练任务的就警告,警告两次直接扣钱。”

秦明知道这群并不成熟的少年自控力强的就没几个,必须加以监管。

至于韩服大区的高端局,汇集各个赛区的高分路人,一来加强竞争,二来是韩服运营商确实抓得严点,方便了各支战队的选手提升rank强度,磨炼技术。

有句话说得好吗,强是需要对比的。

你在守望之海称王,不一定就能在这里排名靠前。

12月1日。

Y4和ZZJM搬进了俱乐部,照例,他俩也有任务,一个是多玩ez、维鲁斯、寒冰,一个是在巴德、绝活稻草人之外加练泰坦、慎、女坦。

“对了,你们要改名吗,再等几周,大名单就要报上去了。”

李旭阳拿着人员报表一个个的问。

黄庭威等人都很满意自己的游戏id,包括新加入的Y4,唯独左名豪已经成年了,羞耻心让他看不上纸醉金迷这个他曾经觉得很酷的id,但新id怎么设计呢?

算了,就叫Lvmao吧。

李旭阳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个id是够奇葩的,好在,不是他一个奇葩。

至此,LD战队出征春季赛的名单就是——

主教练:Beggin

分析师:xunyang

上单:Kabe

打野:新一、小雨

中单:Twila

AD:Y4

辅助:绿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联盟之冠军主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