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某小区。现在的已是10月份,英雄联盟总决赛都结束了了一段时间。热闹的场面之后,各大战队都在忙着为2018年做准备好。例如说,秦明即将面试环节的LD战队,是LSPL的上游队伍,去年秋季赛他们第四,冬季赛一轮游,只拿成绩说话的都是季后赛级别的队伍,这是为什么现在已是11月份,英雄联盟总决赛都结束了一段时间。。...

魔都,某小区。

现在已是11月份,英雄联盟总决赛都结束了一段时间。

热闹过后,各大战队都在忙着为明年做准备。

比如说,秦明将要面试的LD战队,就是LSPL的上游队伍,今年春季赛他们第四,夏季赛一轮游,只拿成绩说话都是季后赛级别的队伍,这也是为什么LD老板没有泄气,打算花钱继续冲击。

“阿文,我可能要走了。”

ID名为Pass,效力的时间几乎和整个战队的队史一样长,跟着LD一步步从默默无闻的网吧赛打到现在的甲级联赛。

听起来似乎很美好,相互成就什么的,但电子竞技实力说话,自今年夏季赛开始Pass就被队内的新中单Twila挤去了饮水机,半年没打比赛,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简浩文没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好友。

跟Pass不同,他在LD的表现不差,就算是知道赵老板不满今年的成绩各处引援,他也有把握竞争上岗。

虽说他和Pass都是从香江赛区改组后跑来这边的,甚至他还是因为Pass才进到LD,但电子竞技残酷的一点在于,他的好朋友Pass打上LSPL联赛,是越来越少获得对位优势,稳还稳不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对位单杀都成了常态,要不是建队老人,估计早滚蛋了,连一个养老合约都不会给。

秦明来到LD俱乐部的时候,训练室还挺火热。

“第一个蓝能给我吗,给我,我一直推他线。”

“威少,第一个蓝你也要啊。”

“NICE,对面送了。”

秦明扫了一眼,旁边温经理正给他介绍。

“基地是有房间的,但不够多,暂时可能得两个人一间卧室。”

“温经理,我不住基地,我租房住,就在XXX,坐X路车10来分钟就到了。”

“这样啊。”

“我这个情况的话,俱乐部有租房补贴吗?”

“额,我得跟老板提提。”

等这么一群人走过去,选手们互相嘀咕。

“威少,好像新教练来了。”

“是吗。”

被叫做威少,ID名为Twila的黄庭威趁着回泉水出装,抬头看了几眼,只看到了温经理的背影。

半个小时后,办公室里。

少有来俱乐部,成立的原因也是为了业务推广,往香江开阔市场的赵总看向秦明。

他不懂游戏,但并不妨碍他投钱找专业的人来管。

“秦教练是吧,你好你好。”

“您好,赵总。”

刚刚跟温经理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条件、待遇方面,租房补贴加底薪月工资7000(跟没补贴一样,平均薪资就这个数),连胜有奖金。

这部分他没太在乎,LD唯一打动他的就是承诺选手比赛等一应事务都归他管,包括歇赛期转会,赵老板的要求就两个:

进LPL;

至少有一位香江选手能上场供俱乐部运营市场粉丝。

谈好、签字,合同是半年一签,教练这个位置跟选手不同,基本不谈长约,连冠军教头都不谈。

就这样,靠着在VG的两年资历,秦明轻松加入LD战队担任主教。

今天已经是11月17日了,离春季赛开赛还不到2个月,时间还是有些小紧张的。

这段日子也是各家俱乐部转会交易和高分路人王接到试训邀请最频繁的一段时间。

相比较LPL而言,LSPL还是喜欢引进新鲜血液的,高分路人吗,试训只需管食宿,有良心的报销一下两地车费,如果觉得不错,给个低薪就拉拢了。

一般而言,刚打入职业圈的选手,薪资普遍不高,远没有后世各大资本入驻后那么潇洒。

“温经理,教练组其他人呢?”

“小吴和小李都去考察选手了。”

温经理解释道:“对了,秦教,我陪你去看看队员吧,熟悉熟悉情况,方便你展开工作,我们战队得尽快确定相对稳定的首发队伍。”

来到训练室。

温经理拍拍手,帮着介绍:“手上都停一停啊,我说个事,这位呢,秦明秦教,前VG教练,今后就是我们LD的主教练了,大家欢迎。”

队员们都望向他,18、9岁的小伙子们发型都有些非主流,电竞选手也不爱打扮。

“各位,上赛季牛教(LD前主教)带队的成绩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这还不够,我看过我们队的比赛,BP方面和游戏内的处理还可以更好一点,所以我来了,下赛季,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收获更好的成绩去到更高的舞台。”

队员们应和几声,并不感冒。

每一支LSPL的队伍都希望去到LPL,哪怕是摆烂的队伍,口头上总会念叨几句,更别提,他们是能打进资格赛的,心里还是颇为自信。

“好了,你们继续训练吧。”

见了面,稍微认识之后,温经理拉着秦明去隔壁研究新赛季的大名单了。

温经理跟赵总一样不懂LOL,压根不玩,他平常除了谈赞助,就是搞战队文化,即便如此,比赛这一块全交给秦明负责后,也并不是一丁点都不插手。

至少,大名单什么的,他得清楚教练组的想法,方便他运作选手,下放或解约,管控薪资。

“给我些时间,我要熟悉一下选手资料。”

次日。

LD战队的会议室,秦明见到了战队的分析师李勋阳,助教吴诚。

除此之外,就没了,教练组就他们三个人,不像有些正规的俱乐部,选手形象管理、和品牌运营的人马拉出来都比LD的教练组人数多……

这里面,吴诚跟秦明相似,都是从电竞赛事的文职工作干起,寻求更好的发展,今年25岁;

另一个李勋阳,年纪更年轻,只24岁,或许是跟温经理认识,介绍他时,明显熟络些。

秦明猜的不错,李勋阳是温经理的小舅子,而李勋阳心里是有些不满为什么姐夫三番五次请外人当主教。

但他哪里知道职场是这么好混的?

李勋阳有几分能耐,他温江能不知道?

真让他带队,成绩不好,赵总怎么看?

还不如当个分析师……总之,不粘锅嘛,别担责任。

认识完后,温经理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

房间里,变成了教练组的碰头小会。

吴诚作为助教,同样是半路出家,没什么执教经验,光看履历比秦明差远了,一上来就客客气气:“秦教,这是我跟勋阳收集的一些选手资料。”

“要想有更好的成绩,确实需要补强,这是我做的一份报告。”

秦明拿出花了一晚上功夫根据今年LD的比赛场次汇总的数据。

这年头重视数据的不多,但恰巧红米很重视这一块,秦明在他手下倒是习惯了用数据辅助指导。

吴诚和李勋阳看着摊开的数据报告,那叫一个详细,这就是来自LPL的教练吗。

其实也只是一份后世比较常见的统计分析图,只见上面写道:

上单,Kabe(简浩文),KDA:3.2,场均击杀:4.2,场均补刀:255,参团率72%,擅长英雄:波比,人马,巨魔;

中单,Twila(黄庭威),KDA:3.7,场均击杀5.2,场均补刀:277,参团率58%,擅长英雄:沙皇,妖姬,蛇女;

中单,Pass(罗洪盛),KDA:2.2,场均死亡4.6,场均补刀:244,参团率68%,平均被对位单杀1.8,擅长英雄:劫、卡萨丁、妖姬;

打野,Xinyi(常平),KDA:3.4,场均击杀:2.9,场均补刀:142,参团率67%,擅长英雄雷克赛、盲僧、蜘蛛;

打野,XiaoYu(梁建),KDA:2.8,场均击杀:2.7,场均补刀:188,参团率53%,擅长英雄:男枪、千珏、盲僧;

AD,GodJJ(王永杰),KDA:2.6,场均补刀:262,场均金钱11814,参团率64%,擅长英雄:EZ、寒冰、女警;

辅助,Ysera(汪宗志),场均击杀0.6,场均插眼47,场均排眼7,参团率66%,擅长英雄:锤石、牛头、莫甘娜。

单以数据来看,最亮眼的就是Twila。

秦明翻看了LD整个夏季赛对局视频,让他评价这一支队伍选手的话,中单Twlia属于点菜型中单,碰到对线能力不如他的,各种压制,碰到对线强的,就没多大声音等团战了;

上单Kabe,这位香江选手很像阿鲁卡、奥迪,支援灵性,愿意牺牲,偶有亮眼的TP绕后,线上能稳住,对位小亏都能在团队抗伤找补回来,还能拿出一手绝活人马;

打野新一就不用说了,中规中矩的节奏型打野,前期抓,中后期让让野区资源给队内大哥;

另一个打野小雨,偏刷,吃资源较多,中后期当C玩;

至于Pass,让他跟Twila竞争,实在是太打击他了,这时候的Twila称一句天才少年真不过分,出道就主宰了14年的TGA冬季赛,一路率领LD.A战队拿到了TGA全国冠军。

才被提到LD一队,照样成为队内大腿,仅以LSPL这个强度来说,肯定是一流中单,除了承伤,六芒星的其他五个数据都接近满值。

“非要说的话,下路两个人有些拖后腿了,赢得局跟他们没太多关系,可输的局,基本下路不好过。”

“我同意。”

李勋阳点头,他还不知道这支队的情况吗。

“对了,你们有特别看重的选手吗。”

“这几个是我和勋阳觉得蛮好的。”

王者强,许庆斌(Xubin)——就是那个DMO当家AD,明场面有20年在拿到火龙魂+8千经济差+远古龙+大龙buff的一波主动推进中,不去点水晶要跟LWX对点,然后女警6枪一枪没暴,导致被FPX翻盘。

秦明翻着笔记暗暗皱眉,“只有这些吗?”

“其他人分都没他们高,这几个是我俩考察了一段时间的选手,很有实力。”

李勋阳是玩这个游戏的,段位虽然不高,但眼光方面总不会差到哪去。

“嗯,这些人是很厉害,但可能不适合我对于战队的体系安排。”

秦明有些委婉。

“为什么,你看这个,王者强,分比Kabe高多了,对线凶猛,进攻能力很强,我可是从PDD那里看过他试训时的表现,一路杀穿,买过来跟Kabe轮换也是好的,能增强进攻战术。”

李勋阳本就对秦明这个新教练不是很看得上,潜意思就一个:连PDD都看好他,你算什么?

进攻能力?

好吧,Kabe对线是总是小劣,可有些东西是数据显示不出来的,单对团队的作用,原LD首发五人,如果说Twila贡献第一,能担起输出重任,秦明第二认可的就是Kabe,这位很有大赛经验的老将,他可不想用来跟一位高分路人轮换。

非要说的话,王者强的进攻能力还不足以让秦明感到惊艳。

比赛不是rank,尤其是上单位,激进拿到优势,怎么转化为胜势是比较困难的,对位能力有点差距,选个坦克抗住压吃点小亏完全不是问题。

再看王者强的英雄池,玩得最多的就是奥拉夫,可以说过多了,其他英雄场次少的可怜,ban完这个他还行吗,再者,Kabe不占counter位,王者强万一不好对位,非得出坦克,他还能打出他战士英雄般亮眼的表现?

这一点,秦明也相当怀疑,如何抗压是很需要经验的,有些人玩坦克就一股异味。

再加上,Kabe可是未来QG的首发上单,王者强都没打上过LPL,就算比天赋变现,也更要相信已经成功的吧。

“好了,上中野我是没打算换的,打野轮换就行了,Pass给他一个去处吧,我们再找个合适的下路组合,能稳住的那种。”

秦明岔开话题,不太想谈王者强到底强不强,这种英雄币选手,分再高也没用,BP太难做了,秦明也等不起他的成长。

“你是主教练,你决定就好,温经理让我们都听你的吗。好了,我去跟Pass、GodJJ他们聊。”

李勋阳离开了会议室。

“咳,继续吧,只拿下路的选手资料。”

“Xubin也不合适吗?”吴诚问。

“我希望找个已经磨合了一段时间的下路双人组,其他战队有合同到期的下路组合吗?”

春季赛成绩太差,他就滚蛋了,哪有时间慢慢培养。

秦明很现实,也很功利,他只需要即战力,然后围绕选手的风格打造体系。

“好吧。”

吴诚从旁边的公文袋掏出一份名单。

“咦,这个张明+佘祖亮的下路怎么样?”

翻开第一页,秦明就找到了一个稍微熟悉的选手——qiuqiu,他的辅助MasterMao反而陌生些,但作为spg战队的首发队员,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下路是双人路,很考验默契,两个熟悉的比两个高分路人随意搭配的组合更容易打出优势。

“qiuqiu?嗯,好像线上压制力也不够,但比GodJJ死得少倒是真的。”

“这样啊,他们战队会放人吗?什么价位?”

“这种数据不亮眼的选手一两万的转会费就够了吧,至于放人?不放的话也不会把他们摆出交易。”

“那好,我们第一目标是他俩,第二目标的话,SHR的这个Y4+ZZJM的下路也还行。”

“Y4+ZZJM?这两个单看数据好像不错,但我们队打SHR胜率很高,他们下路有优势也转化不了团队优势。”

一个词概括,Y4的carry能力不强,吃经济打不出该有的效果。

“没事,我觉得他俩不错,哪怕有缺点。”

秦明琢磨道:“这是一个团队游戏,我想他们是能适应我们队的,我对下路的要求其实没那么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联盟之冠军主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