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里难受啊,喉咙发干,脑袋更是要炸开像。秦明争扎着站起身,宿醉之后带给的不适感感一阵阵席卷而来,让人想恶心呕吐。“呼。”好一会,他才睁开眼睛眼。眼前的事物慢慢的变的非常清晰。“这是哪儿?”天花板上那明晃晃的白炽灯,有气无力的撒落下去,再看一看周围,墙皮都脱落下来了好几块秦明挣扎着起身,宿醉带来的不适感一阵阵袭来,让人想要呕吐。。...

胃里难受,喉咙发干,脑袋更是要炸开一样。

秦明挣扎着起身,宿醉带来的不适感一阵阵袭来,让人想要呕吐。

“呼。”

好一会,他才睁开眼。

眼前的事物慢慢变得清晰。

“这是哪儿?”

天花板上那明晃晃的白炽灯,有气无力的洒落下来,再看看四周,墙皮都脱落了好几块。

到底怎么了?

秦明满是不解。

他不是战队吃鸡,带着队员去吃烤肉吗,怎么睡在这么一个地方——

一张大床让本就拥挤的卧室越显局促,周遭张贴的一些海报都泛黄了。

“有人吗。”

没人回答他。

嘴巴太干了,秦明撑着身子爬起,来到电水壶前。

这旁边摆了好几个杯子,秦明也不知道是谁的,不敢用,只好提着壶,仰头对着壶嘴。

“咕咚咕咚。”

几口冷水下肚,总算舒服了不少。

然后秦明翻到床上去找手机,在一件白底蓝纹的卫衣口袋摸出了一部……小米?

秦明把玩着机身,人有些懵。

思绪一阵翻涌,秦明很难相信的跑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是一个头发稍显杂乱的男子,眼睛有些发红,证明了他确实休息不佳。

秦明的手有些颤抖,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是那么真切。

再不敢相信已经被淘换的小米型号,再不敢相信住的环境突然这么简陋,但自己变年轻了终究是错不了的。

等到他用一个从未更改的老婆的生日密码打开手机,很多东西不接受也得接受了。

他,秦明,从2021年PCL春季赛的4月,回到了2015年自己刚离职的10月。

是的,他现在正处于失业期。

一个27岁,被林先生邀请进入英雄联盟职业战队将将2年选择了离开的教练。

林先生何许人也,别称LiNkO,曾任RN英雄联盟专区主编,后转型为职业俱乐部经理。

同时也是在那一年,高职毕业上了两年班的秦明,在那个电竞赛事方兴未艾的年代,在PLU工作的他,因为跟林先生有过业务合作,被邀请到缺少管理人员的VG俱乐部英雄联盟分部担任主教。

本来嘛,电竞这个圈子小且封闭,大量相关人才缺失,他平时点点外卖,监督队员训练,其他的光靠选手个人能力,工作是蛮轻松的。

那个年代,很多国产教练、分析师、助教都是半路出家,谁也没比谁强,难道点外卖也能分个强弱?

剩下的无非就是多看比赛,看其他强队的套路、理解,试着学习,虽然总慢强队一步。

2014年TGA冬季大奖赛上,靠着原有的首发五虎——

上单VG天喔、Carry

打野Einy

中单fffflame

下路ad+辅助:MesNia、MoonScar

在那一年,击败EP.c,携手EP顺利升入LPL并改名VG.T。

可惜,升入LPL,对秦明并不友好。

他的能力并不支持竞争强度更大的舞台,更别提VG老板要引强援冲击世界赛。

于是乎,在S4结束后的歇赛期,VG战队花重金挖来三星白功勋教练Homme,三星白的队长Mata、野王Dandy,以及SSB的辅助Heart和练习生Sknatch,引入北美LMQ功勋ADC死亡宣告等人和原有的战队成员合并划为一二队,在新赛季征战LSPL、LPL。

好在,VG老板虽然重金砸钱,淘换班底,但把秦明引入VG的林经理不是凉薄之人,看在他监督队员训练劳苦功高的份上,给了他两个选择。

一,带二队继续征战LSPL;

二,留在一队担任助教,协助韩国教练团管理。

这两者的工资差距不大,秦明也就选择留在了一队,那时候他想的是跟着冠军教头红米教练学习更好的当一名主教。

奈何,LOL不是挖几个厉害的选手随便组组就能无敌的。

新赛季开始后,中韩队员的沟通磨合这个老大难问题并没有得到多少解决,最终VG战队在春季赛季后赛上,1:3不敌IG战队,止步八强,倒是VG二队再度升入LPL,改名VG.P。

接着在LPL夏季赛上,打野Dandy转到上单位,同样在季后赛上,VG一队2:3败于IG,再次止步八强。

这些记忆并不怎么美好,对秦明来说是这样,对VG老板来说,就是世界梦碎了。

再然后,红米选择续约,再磨合一年,Mata跟死亡宣告一直不合,两人势如水火,闹着离队,VG一队的银河战舰分崩离析之际,林经理再次给了秦明选择,留下当助教。

可这一次他好言婉拒了。

他想要寻求更好的发展。

尝到过失去话语权的他,心心念念的想在LPL的某个队伍担任主教,VG给不了,他只得离队。

这一找,就是两个多月。

这期间,EDG0:3输给了Fnatic,止步总决赛八强,被网友爆喷,什么“金传灯”、“0:4”、“丢人”,他经历了;

SKT战胜KOO Tigers,拿到队史第二个冠军,他经历了;

唯独找工作这件事,有些不顺利——

季后赛的队伍不是韩国教练,就是带队很出成绩,资历深的国产教练;

没有季后赛强度的队伍大多对教练不重视,也没打算更换主教。

……

秦明整理着记忆,他知道自此之后,不愿重新在LSPL来过的他最终去了英雄体育上班,随后16年中旬,英雄体育、前东家PLU跟NiceTV联合打造了VSPN,三方在电竞业务方面进行深度捆绑。

再然后,就有点流浪的意思了。

《守望先发》火,去守望发展,绝地求生大热,去绝地求生发展。

还是因为电竞圈子小且封闭的缘故,他在PLU、英雄体育工作时接触的一些行业讯息,能很好的帮助他找一份电竞相关的工作,就是有些不稳定。

可直到加盟绝地,秦明对英雄联盟始终没放下,平日还是经常关注这个他生命里第一次参与教练相关工作的游戏讯息。

有时候,他也会想,要是15年底没那么高的心气,会不会又是不一样。

英雄联盟太热了,很多人都说一款游戏的寿命有限,LOL要凉了,但相关选手和幕后工作者的薪资却是随着资本的看好、推动,一再提升。

秦明是有些后悔的,但那时候他更不可能回头。

谁成想,吃点烤肉喝点酒,再醒过来就回到了6年前,过去种种犹如一场梦,一场暂时没找到工作,生活有压力了,借酒消愁让人幻想了6年的梦。

若不是周遭的一切太过真实,或许还真是大梦未醒。

……

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打断了秦明的回忆,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房门打开,一个粉嘟嘟的小姑娘跑进了卧室,“粑粑,臭臭。”

稚嫩的童声,熟悉的小人,扑进怀里。

“菡菡回来了。”

秦明一把抱起女儿。

门外,翁如曼正把买好的菜放到地上。

秦明抱着女儿望着她,心里突然就宁静下来。

他和翁如曼已经结婚5年,女儿都3岁了,6年后的她比现在要胖一些,现在则更为清秀——一米七的个头,纤细的长腿。

“粑粑,你昨晚都没跟我说话。”

小姑娘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皱眉、不满的表情写在脸上,很快又鸽鸽的笑起来,小手摸着秦明刚长出来的一点胡茬。

小家伙软软的,远不是后面那个闹着要自己上学的大姑娘。

秦明傻乐着,感觉这一刻好极了,他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陪伴女儿的第二次成长,但他知道,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家伙,抱着她,好似再次拥抱了全世界。

“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今晚给你讲故事。”秦明柔声承诺。

四目相对,翁如曼瞧着老公心情似有缓和,不像前段时间那么焦虑,脸上多了些笑容。

她跟秦明的条件差不多,秦明高职毕业,她呢只读了一年的高职就进厂打工,经过某熟人的介绍,两个都在魔都打拼的人慢慢走进了彼此的生活……

“饿吗?饿了我给你发碗面条。”

“不用了,马上都中午了。”

秦明虽然肚里空荡荡,但瞧着麻烦,他靠过来说起了另一件事,“我想过了,还是不回公司上班了,我打算去LSPL找份工作。”

翁如曼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她是知道老公的,在VG战队被人从主教的位置“赶”下来,哪怕面上再不计较,听了安排好像也很顺从,可作为他身边最亲密的人,哪不知道秦明对这事是在乎的。

前段时间,跟LPL的一些战队接触不顺利,愁苦之余,一度谋生过离开这个圈子,干回从前的老本行——电竞赛讯及版业安排。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想法。

“你不是说LSPL的教练薪资很低吗,发展空间也不高,不如回PLU上班。”——

LSPL的大环境,没人比秦明更懂,他就是里面出来的。

好吧,这还真是以前自己根据现实条件做出的判断,只是谁能想到这游戏那么坚挺,到后世,还是比其他电竞赛事的环境好很多。

而在2015年的端口,谁能看清前路。

“如曼,我想过了。”

秦明有了些自信,“如果我能在LPL站稳脚跟,LPL的薪资水准还是不错的。”

翁如曼见秦明说完一直看着她,眼里透着担忧,有些好笑:“我是不觉得LOL教练是长久的道路规划,但既然你想做,我支持你。”

“谢谢。”

“我们还说这些。”翁如曼白了他一眼。

“应该的,菡菡一直是你带,辛苦你了。”

翁如曼在一家印染小厂管仓储出入,好处是上班比较自由,坏处是工资不高。

可没办法,菡菡被她奶奶带了一年,都带野了,翁如曼实在受不了乡镇的环境,宁愿自己累点,也要把她带到身边,带去大城市,哪怕这个代价是让她去一个小厂上班。

好在过去几年两人攒了些钱,等菡菡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就可以让老师帮着管管。

翁如曼在厨房里忙活开了,菡菡在卧室自个摆弄玩具,秦明一边陪着,一边用微信联系以前认识的一些战队经理询问相关消息。

现在还是休赛期,各大战队都放假了,有些队伍确实有更换班底的想法。

按秦明已经升入过一次LPL的“唬人资历”,LSPL还是不挑他的,相反就像林先生对待他那般,在LSPL能好好监督选手训练,慢一点适应版本,都已经足够了。

多少教练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别说监督,别带坏小青年就不错咯。

当然,LSPL不挑他,他还挑LSPL呢,在各家战队开出的薪资差不太多的情况下,秦明只关心一件事:话语权。

在红米身边带了一年,感受过红米那种说一不二的执教风格,不爱抗压也滚去抗压,再让秦明回到以前那种选手引援都靠经理决定,赢了就是选手强,输了就是教练垃,没对比就没伤害。

陆续有俱乐部经理加了秦明好友在微信上谈。

好一会,多少摸了个底,秦明才关掉手机。

“菡菡,过来。”

小家伙抱着怀里的娃娃,当没听见。

“吃饭了,菡菡,吃完饭再玩好不好。”

秦明张开手要抱,见着翁如曼已经把桌子拉了出来。

“鸽鸽。”

秦艺菡把娃娃一扔,由着爸爸帮她穿鞋,抱到椅子上。

今天的饭菜很丰富,芹菜牛肉,煎水豆腐,西红柿蛋汤,小炒青菜和一叠咸菜。

“吃饭吧。”

翁如曼坐在了秦明对面,帮着女儿夹菜。

吃完饭。

秦明跟翁如曼说:“已经有战队经理联系我了,我打算下午去林先生那一趟,探探这几支战队近期的运作情况。”

LSPL的生态需要他这么做,秦明可不想去一支摆烂的队伍,不然的话别说冲击LPL,在次级联赛都混不好。

某清吧里。

秦明正在等人。

“阿明,你这段时间怎么回事?”

大刺刺的声音响起,一个握着手机三十多岁的男子坐在他身边。

“喝点什么?”

“啤的吧,晚上有事。”

林经理有些埋怨,“你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你要有这意思,VG二队的位置不早留给你了。”

“不好意思,林哥,我的,我的,我赔酒好吧。”

林经理其实也没生气,只是同样不解为什么秦明回心转意了。

两人喝开后,他倒是挺愿意帮助说道说道。

这一行本就是个小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林先生作为战队经理,肯定比秦明更有消息来源。

毕竟转会期了,有些经理都是互相之间换个队伍继续交手……

而跟秦明短暂接触的,有三支队伍,MF、LD、2144D。

林经理分析道:“2144今年引进了三星蓝总教练职位的Choi执教,我估计2144D会没什么资源,MF的话,没听说他们会有什么大动作,倒是LD,他们老板这两年正是想出成绩的时候,跟我们以前很像。”

秦明秒懂。

PS:2144和2144D是同一个老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联盟之冠军主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