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展示价值(求推荐,收藏)

上次出的时候,何贵觉得自己所以是在京都东城,有一个路牌,叫广渠路,但是对于京都,何贵真心实意不陌生。“军子来了。”一个老头再打开了门,笑眯眯的问着。于军自行选择车上海挂着两瓶二锅头,边递过来老人,边推着自行选择车就进来了:“三叔,是这个,脑袋被人开“军子来了。”一个老头打开了门,笑眯眯的问道。。...

刚才出来的时候,何贵感觉自己应该是在京都东城,有一个路牌,叫广渠路,不过对于京都,何贵真心不熟悉。

“军子来了。”一个老头打开了门,笑眯眯的问道。

于军自行车上海挂着两瓶二锅头,一边递给老人,一边推着自行车就进去了:“三叔,就是这个,脑袋被人开瓢了,暂时就在您这待几天,有什么活都可以让他干。”

于军一边说,一边与张丰注意何贵的反应,何贵好奇的打量四周,只有三个字,脏,乱,破。

房子低矮,与胡同里面的房子差不多,院子里面堆满了各种废弃的农机,主要是单缸柴油机。

于军与张丰很快就离开了,何贵被安排在一间屋子里面,就一个炕,上面有被子什么的。

“小伙子,你自己扫一遍。”于红军笑眯眯的说道。

这老头别看六十几了,可是杀人如麻的,兔子大战十七国联军的时候,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

何贵当然要自己收拾了,把自己屋子里面垃圾清理完毕,然后找了一些石灰撒在屋子里面,又把旁边的厨房打扫出来。

然后看到院子里面,也把垃圾清理一堆。

看着浓浓的烟雾,何贵没来由的有一种满足感,在京都这样焚烧垃圾,嘿嘿!

农机厂一点生意都没有,何贵好奇这农机厂是怎么活下来的,院子里面有一块地,里面有豆角,还有其他东西。

于红军侧面仔细观察何贵,细皮嫩肉的,手上老茧都没有,看样子以前干活很轻松。

身上没有纹身,也没有什么伤口,不像是混子。

接连一个星期,何贵把整个厂子,其实也就是两排房子,一个院子,院子有七八百平方,全部收拾干净。

院子里面是红砖铺设的地面,几十台报废的农机丢在一边,何贵除开干活就吃了睡。

“小何,今晚你看家,我回家一趟。”于红军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何贵也就点点头,然后自己做自己的,不过在厂子外面四周,于红军,于军,张丰等人守在外面,院子周围是农田,还有小门可以随便进出,要是换了自己是犯罪分子,还不得立马就跑?

七八个人隐藏在黑暗里面,但凡何贵有一点动静,立即就会一拥而上。

把大门锁好,土狗大黄放了,又把自己的门反锁好,然后回到现代,手机就放着的,也没有人打电话,何贵自己是个孤儿。

虽然有亲戚,也就过年互相问候一下就是了。

在网上找了一阵单缸柴油机的修理视频,看了一阵子之后,又加入了一个摩托车发烧友的吧里面。

85年的汽车,也不少,但是大部分是公家单位的,自行车修起来不挣钱,那么只有摩托车,摩托车里面呢,最容易改的是什么,排气管。

三个小时之后,没有带任何东西的何贵回到了85年的农机厂,蒙头大睡。

“这小子看样子真没问题。”于红军低声说道。

张丰则任由蚊子咬,摇头说道:“不一定,越是接近天亮,越是要警惕。”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派出所里面的干警,除开女的,基本都来了。

等到早上看到何贵打开铁门,大家伙才离开。

杨丽红看着回来的几个人,脸上都是红疙瘩,就知道事情没有什么反复。

“这小子肯定傻了。”于红军直接判断。

于军摇头道:“关键是现在没地方安置,收容所那边要说是妇孺还好一些,这么大个男人。”

“也许家里就一个人。”张丰则在一边判断。

于红军就在派出所吃了饭,在临时休息的地方睡下了,吃了午饭才慢慢的往回走。

何贵早上吃了一大碗面条,就拿起家伙开整了,这里的单缸拖拉机很多,大部分是手扶拖拉机,也有六轮的拖拉机。

拆,拆,拆。

拆下来零件仔细看看,能修复的就放一个地方,可以使用的放一个地方,完全废品的放一个地方。

运气好,拆了三台就可以修复一台,用柴油清洗一番,然后开始组装。

组装完毕之后,摇把一甩,咚咚咚咚!

沉睡了几年的单缸柴油机,发动机之王,再次焕发了生机。

“咦。”听到柴油机的声音,附近的村民有些好奇,来到农机厂,就看到了何贵正在摆弄柴油机。

“小伙子会修?”老头年纪看不出来,这个时候的人普遍显老,穿着一件某棉纺厂的工作服,脚上一双黄胶鞋,手里一把蒲扇。

“会。”何贵也不多说,吐出一个字就没说了,老头看了半个小时,亲眼看到把乱七八糟一堆零件装上,然后启动。

老头扭头就跑,很快跑回家,让自己家老伴一人拉一人推着就把一台手扶拖拉机弄到这边来了。

“小伙子,帮叔看看?”老头笑眯眯的用蒲扇拍了一下何贵。

何贵站起来,拿起摇把,轻轻摇了摇,侧耳倾听,打开减压,仔细看了看,一个有些跑偏,估计安装的时候没有安装好,长期使用磨损越来越严重。

寻摸了一个零件,换上,用手试探了一下距离,然后又拧了两下。

然后拧紧,一把就摇的突突突突突突的了,仔细听了一下,然后熄火,又打开减压,再次调整了一番。

“好了。”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就弄好了。

老头使劲拉油门,再也没有那种杂乱的声音了,长期使用的人,听声音不对就知道这玩意有问题。

“多少钱?”老头心里松了一口气,声音杂乱生怕机器爆炸一样,开口问何贵。

“没在家。”何贵自己鼓捣自己的去了,又开始拆卸拖拉机了。

老头屁颠屁颠的开回家了,跟隔壁的一说,隔壁的农机也有些问题,纷纷的就来找何贵了,中午吃饭都是一位大妈从自己家端来的打卤面。

何贵也没有办法,要想获得身份,就必须要有自己的价值才行啊。

于红军溜达着老远就看到不对劲,农机厂咋那么多人,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出事情了。

近了一看,发现很多农机放在院子门口,进门一看,就看到何贵正在焊接一个打麦子的机器。

“老于,跑哪里去了,收钱。”

“对,收钱,你说你这不是耽误事情吗。”

“还有要铜线,我那个电机坏了,你这里没材料。”

“就是。”

于红军还没说什么,就被一群大爷大妈一阵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