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窑洼村农机厂(求推荐,收藏)

张丰顺手拿给何贵一条毛巾,接着带何贵去澡堂子冲澡,换了一身衣服,回院子里面,何贵就自己刷衣服,看出来也是傻傻的。房子并并不大,也就十几平米,里面有炕,除了蜂窝煤炉子,现在的是几月不明白,但是按照何贵的估么,所以是初春。何贵查了不少资料,意外发现来房子并不大,也就十几平米,里面有炕,还有蜂窝煤炉子,现在是几月不知道,不过按照何贵的估摸,应该是早春。。...

张丰顺手拿给何贵一条毛巾,然后带何贵去澡堂子洗澡,换了一身衣服,回到院子里面,何贵就自己刷衣服,看起来也是傻傻的。

房子并不大,也就十几平米,里面有炕,还有蜂窝煤炉子,现在是几月不知道,不过按照何贵的估摸,应该是早春。

何贵查了不少资料,发现来过去,最好赚钱的方法,就是怼……茅台。

没错,只有这个是比较安全的,别说什么古董,古董的大部分价格是洗白的人堆起来的,不是圈子里面的人,你从哪个渠道来的价值几千万的古董?

大数据时代,想要查你,多简单。

当然还有一点,炒古董的那是黑白政商都有的,是一个大团伙,万一拿出来的古董撞车了呢?

至于说黄金,几万块钱黄金还罢了,市场上多了百万的黄金,信不信有人就盯你了,什么叫硬通货?全世界的硬通货,你说没监管?

至于邮票什么,市场早就被炒烂了,当然新世界往这边倒腾一些东西,还是可以的,现在八几年,还没有什么大数据时代。

但是千万别出风头,隐藏在暗处。

“煮饭了,你不是说你会煮饭?”张丰拎回来一块豆腐,踢了踢躺在炕上的二傻子,二傻子一双腿吊在炕沿上。

何贵以前做过汽车修理工,高中毕业就出来做学徒,后来又自己倒腾饭店,赔了一大笔钱,然后又进厂,最后送外卖。

之所以是不当修理工,是因为皮肤过敏,成天与机油打交道什么的,导致皮肤溃烂。

倒腾饭店,是因为太有良心了,其他人拿冻肉,自己采购新鲜的,就拿鸭子来说,新鲜的鸭子市场最少十几块一斤,冻库里面除掉舌头内脏,鸭脚的白条鸭最低达到几块一只。

何贵爬起来。抓了抓脑袋,先来到小厨房把蜂窝煤的火门打开,再看看材料,抓了一小把干木耳,泡在水里。

然后开始和面,面和好了放在搪瓷盆里面醒一醒,然后开始剥蒜,豆腐切成小颗粒,木耳也切成丝,葱也切丝放在一边备用。

换上一个炒锅,在一个搪瓷缸子里面弄点猪油,等到猪油烧热,弄点姜蒜颗粒爆香,然后放豆腐,木耳加盐翻炒。

“小张,这是谁啊?”一个中年妇女闻到香味,走了进来,探头看着身材高大的何贵,开口问道。

“一个远方亲戚,刘大妈这是下班了?”张丰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笑眯眯的回答道

“就是,这是做打卤面啊?”刘大妈脸圆圆的,身材微胖,个头一米六的样子,穿的是灰色棉布工作服。

何贵不开口,等到豆腐,木耳翻炒一阵之后才加茶壶里面的开水,开水加进去,煮开之后加稀面粉水,酱油。

一锅褐色的酱油,黑色的木耳,白色的豆腐的卤子就做好了。

然后擀面,手法行云流水的,刘大妈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毕竟小伙子力气大,加上何贵可是用八千学的手擀面,拉面,刀削面。

面条很快就好了,张丰看着碗里撒上葱丝的打卤面,搅合完毕,一口下去,味道的确不一样。

刘大妈看到下面条,人就走了,何贵就蹲在屋檐下,小四合院没有屋檐,只有那种大四合院才有。

张丰看着何贵蹲在地上吃饭,也不管了,吃的肚皮圆滚滚的。

何贵吃完了就把自己的碗洗了,然后锅碗瓢盆的什么都不管了。

张丰也是无语了,坐了一阵就起来,收拾残局。

回过头就看到何贵居然在炕上打呼噜了,张丰就拿出书看了起来,当年张丰初中毕业就当兵去了,现在抽空学习文化知识。

何贵一觉睡醒,感觉舒坦极了,出门去公共厕所方便,回来就就继续睡觉。

张丰听着呼噜声,也只有睡觉了,这个四合院是派出所的,里面很多是空的,但是在花名册上,都是有人的,因为你不占的话,其他人就占了,京都的房子是很紧缺的。

一夜无话,张丰一大早就起来去锻炼身体,何贵睡到了太阳照射到院子里面了,很多天没有睡的这样舒坦了。

起来看到桌子上的油条,豆浆,也不管,几口就吃了。

外面的大喇叭里面正在播放广播,何贵对这个有兴趣,但是不能表现出来,看到吊的一块老面,就准备做午饭。

老面发面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然后还需要碱。

“热烈祝贺戈尔巴乔夫同志当选为苏共***……。”一边和面,一边听着广播。

和面要三光,手光,面光,盆光。

和面弄好了在面团上拍点温水,防止表面起壳,然后用盖子盖起来,随后泡木耳,弄点大葱,然后还有半碗猪油渣剁碎。

张丰在胡同里面等了三个小时,试探一下看看何贵是不是要出来干什么,等中午回家,看到了热腾腾的包子。

何贵也不招呼张丰吃包子,一人一碗汤,然后就着猪油渣大葱木耳包子。

吃完何贵就搬了一把椅子,在院子里面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后世的生活压力很大,很难有这样的休息时间,张丰则继续学习,上午就耽误了一上午时间。

何贵每天除开上厕所,其余的时候都窝在家里面,除开做饭就是吃。

张丰上班了,于军看到张丰来了,开口问道:“怎么样了?”

“感觉有些傻乎乎的,成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要不送精神病院?”张丰提了一个意见?

于军摇头:“精神病院需要去医院检查,身份信息都没有,怎么办?”

“头儿,要不补办一个?”张丰有些遭不住了,要知道这个年代工资不高,但是通货膨胀在改革开放之后,有多厉害?

于军摇摇头说道:“我先给他找个吃饭的地。”

何贵估摸着自己应该是在城内,在本来的时空,没有资格混北漂,但是也知道北京三环以外,现在基本上是农田,至于有没有三环,也不知道。

吃过饭没多久,于军与张丰就一起来了,张丰就对何贵说道;“跟我们走一趟。“

何贵就坐上了自行车后座,随后被两人轮流驮了半个小时,就看到有农田了,来到一处红砖围墙,钢筋烧的大门前面,上面几个大字,窑洼村农机修理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