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点半左右,酒过三巡。吴勇帮着挡酒挡了一圈又一圈,终于等到把所有人都干撂倒。看见周遭醉成一片,吴勇偏头便挥手示意蔚来先走,余下他来处理方式。蔚来再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点了点头,然后朝吴勇道:“我了让小何带人回来了,昨天谢谢您你。等会儿小何到了你就赶快回家去吧。吴勇帮忙挡酒挡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把所有人都干趴下。。...

十点左右,酒过三巡。

吴勇帮忙挡酒挡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把所有人都干趴下。

见到周遭醉成一片,吴勇偏头便示意蔚来先走,剩下他来处理。

蔚来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点点头,接着朝吴勇道:“我已经让小何带人过来了,今天谢谢你。等会儿小何到了你就赶紧回去吧。我先走了。”

将手提包拿起,蔚来踩着高跟鞋打开了包房。

正巧,正对面的包房也打开来,陈誓就站在门口。

此时的陈誓已然喝的有些多,脸上带着绯红,清净的双眸也混沌了不少。

忽的,陈誓往前踉跄了一下,见状就要摔下来。

蔚来立刻下意识上前,接着稳稳的架住了陈誓。

迅速,胸前一股温暖和满满酒精味在鼻尖环绕。

蔚来抬起头,接着就见陈誓的眼睛微眯,轻轻歪了一下头便顺势移到了蔚来的肩膀上蹭了一蹭,像一只小猫。

蔚来见着愣住,接着偏头看去,只见他背后两个个大男人正以震惊状靠在门边看着他们。

王莽被堵在门后,便从常锦辉和奇迹中间钻了出去,嘟囔:“你俩堵在门口干....”

话还没说完,王莽便见到正被刚才见到的美女抱着的自家队长。

“.....美...嫂...嫂子好!”迅速,王莽从人缝中挤了出来,瞪大双眼见着这一幕,不知所措的鞠了一躬喊道。

听到这话,奇迹懵了,堵在门内没见着情况的元圆和彭然也懵了。

而常锦辉眉头一挑,眼里看着似乎喝醉的陈誓露出了一丝探究。

不对劲。

迅速,还来不及解释的蔚来感受到身上人越来越重的重量,朝着王莽和其他两人眨了眨眼睛:“愣着干嘛,过来帮忙。”

见此,王莽和奇迹迅速上前试图将陈誓从蔚来身上扒拉开。

然而,陈誓却抬手抓住了蔚来的胳膊,垂着头双眼泪汪汪地直直看着蔚来。

一瞬间,蔚来竟然觉得这男人好像在撒娇。

“那个,嫂子,我们队长喝醉了,还得麻烦你一起出去。”边上的王莽见状,偏头立刻就朝着蔚来说道。

话音刚落,刚被架起的陈誓忽的就又往蔚来的身上倒了下来,但这次却没有刚才那么费力。

从饭店出去,蔚来与陈誓靠在一起,陈誓喷薄的鼻息自高到下缓缓地混着酒精到蔚来脖颈,蔚来感受到温度,猛眨了两下眼睛,偏头看向陈誓,只见他微撅着嘴,脸上绯红一脸无辜。

成年人的荷尔蒙来的突然,蔚来双眼紧紧盯住那双红润的唇,心中有些燥热。

这男人,真是磨人。

此刻,边上正看戏的五人捂嘴偷摸说起了小话。

奇迹俯在彭然耳边,小声道:“今天队长喝了几瓶?我记得不过三瓶吧?”

“三瓶?明明两瓶半,还有半瓶是我喝的。”彭然闻言皱眉,立刻回道。

“对啊。这么少,队长醉成这样?我要是没记错,虽然队长不爱喝酒,但去年庆功宴,队长一个人干了十二瓶啤的,半瓶白的都没事。这咋回事?”奇迹闻言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锁定在不远处郎情妾意的画面,发出了质疑。

“我哪儿知道。”彭然耸肩,接着便小声道:“不过该说不说,队长啥时候有的媳妇儿?瞒得这么好呢。我们一个人都不知道。”

“那你得问莽子,他带头喊得嫂子。难道莽子早就知道这事了?刚才跟我们演戏,骗我们早中晚饭呢?”彭然嘀咕着,偏头又朝着边上站着的王莽后脑勺看去。

“有可能。等会儿拷问拷问。”奇迹继续摸着下巴,接着赞同了这一想法。

常锦辉很快叫来了车,蔚来偏头瞥了一眼陈誓,接着便朝着王莽看去,说道:“兄弟,借你手机存个号码。”

“嫂子,咋了?”王莽见此,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将手机解锁递给了蔚来。

蔚来将手机接过,接着将自己的电话号码输入了进去,抬眼朝着王莽边笑边编着瞎话:“之前我和你们队长因为一些事情吵架分开了,我一气之下换了手机号码。等他酒醒了,让他拿这个手机号码找我。”

“好嘞好嘞。今天麻烦嫂子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们队长醉成这样。”王莽听到这等八卦,双眼瞪直,将手机拿过接着点头,说完便顺势接过陈誓,扛着便往车上走。

陈誓安顿上了车,其他人也陆续上车。

常锦辉垫后,接着转头朝着站在原地的蔚来看去,“那嫂子再见。最近我们战队休赛期,陈誓比较闲,欢迎基地作客。”

说完这话,紧接着车里就陆续传出了其他人的声音:“嫂子再见。”

车子一溜烟离开,蔚来站在原地看着夜色下的路灯和车流有些恍然。

微风一过,一股清亮没入蔚来颈肩,蔚来看着刚才那车辆,眼波流转间添了有趣的笑意。

此时车上——

陈誓靠在后排窗边的位置双手环抱胸前,闭眼侧过脸小憩,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知名的弧度。

前排奇迹和彭然则正在打闹,质问着王莽关于蔚来和陈誓的八卦。

“刚才嫂子叫你过去干嘛?”奇迹扭头朝着边上坐着的王莽看去,问道。

王莽挠了挠头,接着道:“嫂子说,之前和队长吵架换号码,让我等队长醒了,把新号码给他。”

“我靠。原来是老情人啊。我的天,我说队长怎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合着是心里早就有人。妥妥一大情种啊。说实话,之前灵儿那么主动,队长都没反应,我还以为队长性冷淡呢。”接着,边上的彭然仿佛发现惊天大秘密一般捂住了嘴,小声道。

“嫂子明显比灵儿好看啊。那大眼睛,那身材,绝了。啧啧啧....”奇迹闻言,表示赞同接着夸道。

这话说完,边上的彭然突然神色一变闭了嘴。紧接着奇迹觉得后脊背发凉,定睛一看,转头只见陈誓不知何时挺直了身子,左手搭在他椅子后背边垂着,正偏着头,抬眸微眯,嘴角平直,双眼直直盯着奇迹,眸中冷漠中带着丝毫不掩藏的杀人气息。

那一瞬间,奇迹脑子里连坟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队...队长....我不是那意思,你...你听我解释....”奇迹看着陈誓的眼睛,怂地弯了弯腰。

“行了。所以让你们别这么八卦。被抓住了吧。回去就扣你工资。”常锦辉坐在陈誓边上,见状出声,接着眉头一挑朝着陈誓看去,偏头过去用胳膊肘碰了碰陈誓的胳膊,小声道:“这酒醒的挺快啊。”

陈誓听到声音扭头瞥了一眼常锦辉一脸老谋深算的脸,收回前倾的身子靠在座垫后,嘴角微挑,并没掩饰轻声道:“还行。”

“啧。”常锦辉见陈誓承认了他的言外之意,双眼眯起,不再说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野王,我们谈个恋爱好不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