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分家

赵莹君的身体渐渐地明显好转了,的确枯木逢春堂的老大夫医术但是很给力的。面对自己祖母和父母及乳母丫头们的搞笑逗趣,她就露着“无齿”的笑容,乐呵呵地卖萌,逗他们高兴。在这全家都有烦心的事事的时候,她这小身板,除了卖萌,也做不了什么了。因为但是个小屁孩,目前仍然全家人又在这全家都有烦心事的时候,她这小身板,除了卖萌,也做不了什么了。。...

闺门秀

推荐指数:10分

《闺门秀》在线阅读

赵莹君的身体渐渐好转了,看来回春堂的老大夫医术还是很给力的。面对祖母和父母及乳母丫头们的逗趣,她开始露出“无齿”的笑容,乐呵呵地卖萌,逗他们开心。

在这全家都有烦心事的时候,她这小身板,除了卖萌,也做不了什么了。

由于还是个小屁孩,目前全家人又只能屈居在一个不大的旧院子里,她没有多少活动空间,基本都是在房间里吃喝拉撒,所以她开始在炕上学习走路。原身大概还没开始学这个,因此长辈们见她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两步,就欢喜得不行,小哥哥拍着手逗她多走几步,她一迈脚,他就嘻嘻哈哈地抱上来,连祖母张氏也一改平日的淡定模样,高兴地夸奖孙女儿“聪明”。

赵莹君心想,自己的表现也许有些突出,但并不算夸张吧?这样也好,“学会”了走路,接着“学会”说复杂一点的句子也就不会不正常了,要是让她继续装成个小婴儿,她不闷死也要憋死。

还有一件让赵莹君开心的事,就是她终于知道自己现在叫什么名字了——赵琇。

琇,就是象玉一样漂亮的石头,诗经里有“充耳琇莹”的句子,这是年轻的父亲赵焯抱着她念书时说的,里面的“莹”字让赵莹君很有亲切感。记得她小时候,父母曾经提过,给她取名“莹君”,就是希望她做个象玉石一样透明纯净的人。她几乎是马上就接受了这个新名字(后面就改用“赵琇”来称呼女主了)。

对新穿越过来的赵琇而言,现在的日子虽然过得不太方便,但也不算难受。吃喝穿用都是不用愁的,也有人侍候,虽然长辈们总叹惜屋子太旧太破了,但光是正房面积加起来就有上百平方,除去正间是作厅堂使用,东屋有三十多平方,是祖母带她住着,西屋是父母的卧室,小哥哥和他身边侍候的人独占不下七十平方的厢房,剩下的乳母丫头们又分享一间屋,除了屋子光线昏暗一点,闷热一点,这条件真的不算差了,外头的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花草树木,虽然长年未经修剪,显得不大整齐,却花红柳绿的非常漂亮。

赵琇心想,要是自己的身体再大几岁,这屋子采光通风再好一点,吃饭的时候能有点肉,不必再喝奶,这日子就过得更舒心了。

当然,她心里也清楚,身为一个奶娃娃,这种想法不大现实,就连祖母和父亲、母亲、小哥哥他们,也因为正在守孝,平日三餐吃食都以素菜为主,样式很简单,不过味道还不错,母亲米氏每天都花不少钱打点厨房,不然哪里能有这个待遇?

祖母他们在讨论分家的事。今儿一大早,侯爷两口子就把张氏母子请过去了,为的就是分家,看来还真没打算留面子,京中的产业基本都让长房占去了,因老爷子祖籍上海奉贤,在乡间有不少田产,因此侯爷就给同父异母的弟弟分了十顷地,五百两银子,再把他平日用惯的几房家人拨给他,算是把他打发了。

至于嫡母张氏,他们也没有奉养她的念头,美其名曰“给弟弟一个孝顺的机会”,让她随亲儿离开。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什么的,只有两个贴身侍候的丫头留了下来,其他的一律不许跟着走。牛氏甚至还想把人家的私房也扣下,还好建南侯没糊涂,想着张氏身上还有郡公夫人的诰命,若逼得急了,闹将起来,他在皇帝面前也占不了理,因此松口,许她把她屋子里的东西都带走,连家俱衣裳什么的都算上,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此外就是她昔年的陪嫁丫头,如今已经嫁给府中世仆,生儿育女了,一家子都划到她名下,从此不再算是侯府的奴才。

赵琇听着父亲向母亲复述分家的具体条款,觉得还不算太坏。虽然穿越到公侯门第,却要被分家出去,似乎有点惨,但这有钱有房有人的,小日子不要过得太舒服。

母亲米氏却不这么想,她一听丈夫的话,就忍不住哭出来了:“这太欺负人了!侯府在京里有那么多产业,在奉贤老家也有上万亩地,只分给你一千亩!往日郡公爷在时,你一年的吃穿用度都不止五百两,侯爷分家只给你五百两,难不成是打发叫花子么?!郡公爷若泉下有知,还不知会心疼成什么样呢!”

赵焯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生气来着?只是母亲说,如今最要紧的还是赶紧搬离了这里,省得吃穿用度都要看人脸色。至于钱财,母亲有私房,我手头也有些银子,是父亲在时给的,足够我们十年花销了,日后再慢慢经营就是。”

米氏哽咽:“难不成我是为钱才哭的?我也是书香世族的女儿,光是陪嫁就够一家子嚼用了。我只是为二爷委屈!你是郡公爷正正经经嫡出的儿子,从小儿锦衣玉食,郡公爷疼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因你身子弱,就许你不学刀枪骑射,因你爱读书,就巴巴儿地亲自上门求了名师来指点你功课。你几时受过这等屈辱?!”

赵焯不说话了,他心里何尝不觉得屈辱?即使早料到长兄不可能再容自己母子住在这府中,但也以为对方只是照规矩行事,该分给他的东西还是要分的,如今这般,真真是连族中的旁支末系都不如了。可他又能如何?赵炯如今已经袭了建南侯爵位,这是皇帝圣旨,也是父亲生前意愿,他若闹了,只会让父亲身后蒙羞,自己的名声也不好。

张氏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两口子心里都不服,也不明白为什么焯儿是嫡子却无法承爵。郡公爷在世时,一直看重长子,前头的元配秦氏夫人子嗣艰难,膝下只有你们大姐一女,除了钱老姨奶奶生了个儿子外,郡公爷多年来再无其他子嗣,而他又长年征战在外,不知几时便会马革裹尸,为了身后计,郡公爷早早就请立了世子。谁知后来阴差阳错,他娶了我为继室,我又生下了焯儿,致使爵位归属成疑。可郡公爷年纪渐渐大了,还不知能撑到几时,长子早已长成,生儿育女,你这个嫡出的幼子却还年少,万一郡公爷有个好歹,你一个孩子如何顶门立户?这才没有改立世子。但郡公爷生前早就跟我说好了,等你科举有成,他就给你求一个爵位,让你将来自立门户,也能过得舒心,哪里想到他走得这般突然……”

她低头默默垂泪,看得出郡公爷虽与她是老夫少妻,感情却着实不坏。赵焯与米氏见她真情表露,也不由得难过起来。

老爷子虽然去得太突然,导致继妻嫡子落入尴尬境地,但他生前的慈爱关怀却不是假的。

赵琇坐在祖母怀中,见她落泪,犹豫了一下,伸出小手去拭她的泪水。

张氏感受到小孙女的体温,低头一看,只见她双眼圆溜溜地看着自己,手还在自己脸上轻轻擦着,仿佛听懂了祖母话里的伤心,在安慰自己呢。张氏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握住了小孙女的手:“好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孝顺祖母了,祖母领你的情。”

她抬起头看向儿子媳妇,继续道:“爵位已经是你们大哥的了,你们也不必再惦记着。他行事不公,自有人看不过眼,只是如今郡公爷刚去,宫中恩宠正隆,若这时候有人出头告他一状,宫里也会看在他身为郡公爷长子的份上,轻轻放过,那告状的人却未必能得了便宜。因此,倒不如将事情抛开,我们且搬出去度日,趁着守孝,焯儿把功课好好温习温习,你年纪虽轻,已有举人功名,天份也高,等出了孝,正正经经考个进士回来,岂不更好?本朝与前朝不同,王公勋贵人家子弟,想要出仕,无论文武都须得考科举,否则只能一辈子死守着家业,不许做实权官的,你们大哥文不成武不就,论将来的前程,断越不过你去。”

赵焯心知母亲说的是实情,本朝太祖脾气古怪,威望又高,因此定下了许多与前朝不同的规矩,这功臣之后想要出仕必须先经过考试就是一例,以长兄的本事,这考试还真未必能过,即使考过了,也无法得占高位,到时候他虽贵为建南侯,也不过是徒有虚衔罢了,等自己得了进士功名,入朝为官,他还敢象今天这般对自己无礼么?

赵焯心绪一定,就开始回头安抚妻子了。米氏原是个温婉大方的性情,只是一时不忿,才会有所失态,如今也渐渐冷静下来。张氏就告诉他们:“我前些日子就叫人在鼓楼大街一带买下了一处宅子,三进三出,足够我们一家子住了。这些天卢妈就在那边收拾,一些细软也早已搬了过去。等新侯爷把焯儿分得的田契和银子送过来,我们就动身吧。”

赵焯与米氏听了,都觉得欢喜,齐齐点头:“母亲想得周到。”

长房那头只怕还不知道宅子的事呢,这几日之内就搬过去,倒也干净利落。

赵琇又露出了无齿的灿烂笑容,努力逗着长辈们的欢心,这笑容十分真心,因为她已经在想象未来的幸福日子了。

忽如其来的客人打散了她的美梦,丫环秋叶在门外禀报:“玦大奶奶来了。”张氏、赵焯与米氏都很吃惊。虽是侄儿媳妇,到底是年轻女眷,赵焯马上进了卧室回避,米氏怕孩子吵闹,抱着女儿去了东屋,张氏便命人请蒋氏进来,跟前只留下春草侍候着。春草低着头,犹犹豫豫地站到了张氏身后。

赵玦之妻蒋氏进来了,恭恭敬敬地向太婆婆行了礼。她面色透着苍白,神情也十分疲倦,显然是这几日照看生病的儿子累着了。张氏问了,得知泽哥儿已经痊愈,便安慰她:“孩子没事就好,往后不可再大意了。”

蒋氏柔声应着,又道:“孙儿媳妇刚刚才听说,分家的事已经定下来了?”她悄悄瞥了站在张氏身后的春草一眼。

春草忽然打了个冷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闺门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