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会武功?

张千秋被这眼神看得心里发虚,但江凌但是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往年也看不见如何很厉害,张千秋倒也也不是很怕她,扭过身来指指江凌骂道:“好啊,你……”“我叫你滚,听到也没?”江凌脸上一沉,眼里的寒意更甚。张千秋被她这一瞪,只觉心脏猛的一紧,不自觉地地就“走吧,回家。”张文绪本来想来帮嫂嫂一把,现在被咱家婆娘这么一闹,他只觉羞愧难当,壮着胆子又上来扯了扯张流芳的袖子,低声劝道。。...

良田千顷

推荐指数:10分

《良田千顷》在线阅读

张流芳被这眼神看得心里发虚,但江凌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以往也不见如何厉害,张流芳倒也不是很怕她,转过身来指着江凌骂道:“好啊,你……”

“我叫你滚,听见没有?”江凌脸上一沉,眼里的寒意更甚。张流芳被她这一瞪,只觉心脏猛的一紧,不自觉地就住了嘴。

“走吧,回家。”张文绪本来想来帮嫂嫂一把,现在被咱家婆娘这么一闹,他只觉羞愧难当,壮着胆子又上来扯了扯张流芳的袖子,低声劝道。

张流芳回过神来,心下一阵恼怒。她撒沷放刁一辈子,今儿还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倒给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吓住了。不过心里终是有些阴影,她转移目标,指着李青荷的鼻子骂道:“看看我们家孩子给你教成什么样了……”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闪过,她的脸上顿时显出了五个不大的手指印。

张流芳捂着火辣辣的脸,愣愣地看向刚才黑暗闪过的方向。只见江凌已经靠回了床头,正掏出手帕擦着手,一脸的嫌恶表情,其他人都惊愕地望着她。显然,刚才那一耳光是江凌打的。

“好你个小兔崽子,你敢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张流芳被这一打,心里的火气“噌噌”直往上冒,不管不顾地冲到床前,举着巴掌就要扇回去。却不料她还没挨边,就被江凌“啪啪啪”反复几个耳光,扇得她的胖脸上顿时成了猪头。等她头晕眼花地回过神来睁开眼,却发现江凌她又坐了回去,冷冷地盯着她。

张流芳这一回终于心里发毛了——她明明地站在床尾外侧,离江凌足有两米多的距离,大病初愈的江凌,隔得那么远,却在瞬间扇了她几个耳光。

“打人啦,打人啦,小辈打长辈了……”这回张流芳可不敢往江凌面前凑了,她干脆往地下一坐,开始呼天抢地起来。

江凌下了床,走到张流芳面前站定。

“你……你……你要干什么?”张流芳警惕地用手肘护住自己,色厉内荏地伸出一只胖手:“你要再敢打老娘,老娘……”

“啪”的一声,又是一个耳光过来,速度之快,又岂是她能护得住的。江凌眼睛一眯,森然道:“像你这样的人渣、垃圾、蠢婆娘,本姑娘赏你耳光,那是看得起你。你要再不滚,本姑娘不介意再赏你几下。”

“你、你、你想怎样?”看到江凌满眼的冷意,以及身上猛然间释放出来的逼得人喘不上气来的压力,张流芳额上冒出了汗。她见江凌逼近一步,慌忙连滚带爬的出了门,却不料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嗵”地一声摔了一跤。

“死丫头,不想活了?”这一跤把张流芳摔得又疼痛又羞恼,气极败坏地把火发到丫环身上。

跟着张流芳来的那个丫环早已吓呆了,此时被张流芳这一喝,这才清醒过来,赶紧上前把张流芳扶起来。

江文绪也连忙过去:“夫人,夫人你没事吧?”

“滚开!”张流芳一把将江文绪推开,气乎乎地爬起来,揉了揉被门框撞疼的胳膊,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江文绪一眼,却不敢看江凌,也不敢再说话,转身快步出了院门。张文绪也赶紧跟着出去。

看着平时强悍无比的母老虎被江凌几个巴掌打得落荒而逃,李青荷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神,这才回过头来惊疑地看着江凌。

这还是她一向文静懂事的女儿吗?她什么时候懂武功了?

江涛却不想那么多。姐姐一出手,就把那个可恶的婆娘打跑了,他简直是崇拜到了极点,满眼冒着星星看向江凌:“姐姐你刚才那是什么功夫?怎么我眼睛一花你就到婶婶面前了?真是太厉害了,姐姐你教教我吧。”

看到江涛圆圆的脸上兴奋得通红,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全是渴望,江凌心里溢满了疼爱,笑着拍拍他的手:“好,等姐姐病好了就教你。”她看了李青荷一眼,对江涛道,“小涛,你到厨房去打一盆水来给姐姐洗手好吗?刚才那女人的脸把姐姐的手都打脏了。”

“好的。那姐姐你等一等,我去给你烧一点热水,马上就好。”能被厉害的姐姐当大人一样使唤,江涛无尚荣幸地飞奔出了门。

看江涛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江凌这才重新上了床,靠坐在床上,一脸的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凌儿,你……你就没话跟娘说吗?”李青荷望向江凌,眼里的期盼让她的眼眸变得极亮。

如果李青荷不问,江凌自也懒得解释;现在既然问了,她便把心里想好的言辞拿出来:“我的武功是一个神秘人教的。从我六岁开始,有一个人每天晚上都到我房里来教我练功,丫头们都被他点了睡穴,所以她们都不知道。不过父亲去世后,那人就再没来过。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我只知道,他的功夫很厉害。”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李青荷听了这话,满脸惊喜地扑到床前来抓住江凌的胳膊,激动地问:“真的有人来教你武功?”

“嗯。”江凌点点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李青荷——她这反应,有些奇怪。

“他说没说是谁派来的?他有没有说是来保护你的?”李青荷的眼泪迷糊了双眼,却仍睁大着眼睛希翼地看着江凌,似乎害怕抹眼泪的功夫就错过了江凌的点头。

“没有。”江凌清晰地吐出这两个字后,看到李青荷的眼神黯了下去,似乎极为失望的样子,她的心念一动,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江凌还是继续把那盆冷水给李青荷浇下去:“那个高人,只是说有一天在外面遇见我,看我资质不错,所以传我武功。至于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只是这样?”李青荷似乎极为失望,放开了抓着江凌的手,眼睛有些失神地望着江凌的脸,胸口起伏得厉害,看得出她心里的波澜仍未平息。呆愣了一会儿,眼泪忽然像决堤一般汹涌出来,她似乎害怕自己会哭出声来,紧紧地咬住嘴唇,急急转过身掩着嘴冲出门去。

听着隔壁传来的压抑的哭声,江凌皱着眉头搜寻了一下原身的记忆,却发现在记忆里,这李青荷虽是婢女出身,但她却极有才华,琴棋书画、女红、厨艺无一不精,嫁给江凌的父亲江文绘作了继室,又育有他俩姐弟,在这个家未败落以前,她在家里的地位也是极尊崇的,夫妻感情也算不错,十多年来家里也平静幸福。也正因如此,那张流芳自以为出身名门却处处不如李青荷,这才心怀不忿,趁着现在这个家落了难,她便想借机奚落嘲讽李青荷,以出一口心头的恶气。

十几年来一直平顺、生活在深闺很少与人交往的李青荷,为何听到有人传授自己武功就激动万分?可一听传授者没啥来历,她为何又哭得这样伤心?

莫非,她有什么秘密或难言之隐?

(求收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良田千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