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牡丹花开(三)

“去把人给我叫进去吧。”墨紫再回忆的功夫,裘三娘了穿好停当。墨紫打起帘子,等裘三娘走到外屋的榻上坐定,这才往门口廊下一站,不高不低传唤,“安妈妈,姑娘请了。”就见安婆子横穿过小院,笑得眼睛缝成线。墨紫看在眼里,心道,笑吧,笑吧,看谁笑到最后。墨紫打起帘子,等裘三娘走到外屋的榻上坐下,这才往门口廊下一站,不高不低传唤,“安妈妈,姑娘请了。”。...

掌事

推荐指数:10分

《掌事》在线阅读

“去把人给我叫进来吧。”墨紫回想的功夫,裘三娘已经穿戴妥当。

墨紫打起帘子,等裘三娘走到外屋的榻上坐下,这才往门口廊下一站,不高不低传唤,“安妈妈,姑娘请了。”

就见安婆子穿过小院,笑得眼睛缝成线。

墨紫看在眼里,心道,笑吧,笑吧,看谁笑到最后。

“安妈妈,想喝什么茶?”她脸上淡淡浮起一层笑,“我给您泡去。”

“墨紫,不劳动你。我就是来传太太话,说完就走。”大概三娘院里的,唯有这丫头得体适宜,安婆子轻轻啧声,“这嘴恁甜,怪道讨人喜欢了。”

墨紫没接茬,帮着撩帘,“安妈妈,里边请。”不喜欢也得给好脸,要不然她如何能打听到前头的消息?

“三姑娘好。”安婆子福了福身,暗中闻闻屋中的薰香,偷眼瞧着榻上的摆设,默记在心。

裘三娘缓扣着茶盖,嗯了一声,“不必多礼。母亲让你传什么话?”

“姑娘合着都听见了?”安婆子作势打嘴,“瞧我这嗓门,莫惊了姑娘的觉。”

“惊都惊了,打嘴也该我让丫头们打上来,你自己能打疼自己么?”裘三娘虽是排行老三,上头两个姐姐早夭,所以货真价实裘家的大小姐。

安婆子纵有太太撑腰,也晓得主仆之分,心里咒着,嘴上却连声认错,又把来意说了,“太太今晚在鸿春阁设宴招待贵客,请姑娘盛装出席。”

“贵客从哪儿来?”懒懒一问,却不容不答。

“上都敬王爷的姨太太卫氏,与太太同长起来的情分。她娘家老太爷过世,特地回来送一程。因太太常在信里夸姑娘们性情品貌百里挑一,欲借此机会,见上一面。”安婆子谨慎措词。

“那么矜贵的人物,能见上一见,是我们当晚辈的福气。”上都敬王府?难不成真有这么好的事?

墨紫眼观鼻,鼻观心。

“那是自然的。三姑娘是咱裘府大小姐,天仙的相貌,性情更没得挑,定能讨贵人的欢喜。那位虽说是姨太太,但和敬王妃处得跟亲姐妹似的,常跟着前后伺候,认识不少上都的贵夫人。”安婆子把话说到这儿就差不多了,“三姑娘,时候也不早了,您赶紧准备准备吧。老婆子还得回太太去。”

“墨紫,替我送送。”茶没动一口,裘三娘斜瞅着墨紫。

“安妈妈,我送您出去。”墨紫怎不知裘三娘是要让自己再套套话。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堂屋。

“安妈妈,这个您收下。”墨紫从袖袋里拿出三钱银子,“劳您久候,姑娘心里也过意不去。”

安婆子假意推了推,最后笑着收进香囊袋里,“别的不说,三姑娘对咱们底下人最大方。”

谁不会唱戏?墨紫淡然看在眼里,“听妈妈之意,那位姨太太是想在咱裘府的小姐里选一个出去?”

“可不是,也不知道谁有这个福气?”安婆子见钱眼开,而且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各房都心知肚明。

“是帮谁家说亲?”上都吗?有些远了。

“还能帮谁?当然是敬王府里的少爷。所以我才说是福气。”安婆子不看僧面看钱面。

墨紫又塞了五钱银子,“哪位爷?”

这回,安婆子也不推了,直接收好,“墨紫,换了这院里的别人,再给银子,我也不会多嘴一个字。”

“妈妈,善心善报。我家姑娘要是嫁得好,定然封你一个大红包。”墨紫心想,爱钱就爱钱吧,也不可耻。

“三爷。”安婆子看到绿菊,就压低了声。

“庶出?”墨紫最后一问。

“从敬王妃肚子里生出来的,怎么会是庶出?”安婆子说完,就到了院门口。

“安妈妈好走,墨紫不远送了。”墨紫站定,亭亭玉立。

安婆子听身后上了门栓,一回头就有些懊恼,“这个丫头,能人。”自打了一个嘴巴,打算在太太面前只字不提她漏出去消息的事。

再说墨紫回了屋,见裘三娘在桌前翻开一本字帖。

“如何?”裘三娘问。

“那位姨太太就是来相面的,替自家三少爷选人。”墨紫上前,捉袖抬腕,研墨。

“庶出?”裘三娘也问。

“姑娘,我也这么问的,可说是嫡出。”墨紫将笔浸饱,递了过去。

“嫡出?”裘三娘冷冷一笑,笔下的字刚劲,欠女子的温柔,“敬王府嫡出的三少爷为何要娶商户家的小姐,还大老远跑到咱们这儿来?多半啊,不是这人有问题,就是这府有问题。”

自古以来,商为贱。就算富甲天下,家里若没有一个为官为学的,还是低人一等。

裘氏一族,上三代曾经捐过六品小官,到了裘三娘的祖辈,朝廷取消捐官制,就再没出过一个当官的。裘四,裘五皆纨绔子弟,读书科考有如登天。

这二位能否守住裘氏上百年家业,不是墨紫关心的事。裘三娘是女子,总要出嫁。嫁出去,跟了别家的姓,就是别家的人。而她既打算暂时跟着裘三娘,当然裘三娘好,就是她好。

“敬王府可不是一般的门户,若花功夫打听,定有蛛丝马迹可循。”墨紫并不急。

裘三娘练字从来不过半页纸,放下笔,蹙眉甩甩衣袖,“白听了你的话,巴巴换上这套衣服,坐着就觉得热闷。”

“姑娘要不要去九娘那儿坐坐?前些日子她提到姑娘的紫木蝶纹簪?这不,我又雕了一根,正好拿去送她。”九姑娘年方十岁,是太太的嫡亲闺女。

墨紫聪明,裘三娘也是明白人,当下就抿嘴一笑,“拿来让我瞧瞧。”

墨紫出了屋,不到半刻就回来了,将新做的簪子放在书桌上。

裘三娘细细瞧了,不禁赞声好,“这蝴蝶就跟要飞出来似的。瞧瞧这手艺,一天比一天精进,我也不算白救你。”

墨紫垂眸,浅浅一笑,半点不显倨傲。

穿越前,她是海军部队的船工程师,设计各种战舰和潜水艇。不过,这天份在裘府里用不上。至于木工的手艺,应该是来到这个时代以后学的。跟谁学的,学到什么境界,她完全不记得。只是左手一拿刻刀工具,就闲不住了。她的右手比普通女子多一样本事——算盘,是高中时跟当会计的母亲学的,能打个七七八八。

因此,墨紫不是左撇子,也不是右撇子,而是左右手一样的灵巧。

裘三娘戏称,她是救一个,得一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掌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