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传,天虞山现在的的这个结界虽然那位大乘期画出的。恰恰这个结界,可真是的难住了兔子宓月。莫说找到了她的恩公了,现下这天虞山她就进不去。虽然宓月化为人形已有近很多年,虽然她身上很多兔子的秉性却没能变化。例如现在的,她的脑子便有些不绰绰有余,对于这些巧妙地神莫说找到她的恩公了,眼下这天虞山她就进不去。虽说宓月化成人形已有很多年,但是她身上很多兔子的秉性却未能改变。。...

据说,天虞山现在的这个结界还是那位散仙画出来的。正是这个结界,可真真的难倒了兔子宓月。

莫说找到她的恩公了,眼下这天虞山她就进不去。虽说宓月化成人形已有很多年,但是她身上很多兔子的秉性却未能改变。

比如现在,她的脑子便有些不够用,对于这些巧妙神奇的东西,她总是搞不清楚。

一根筋的宓月敛了心神,她决定直接用撞的。

好歹她也算是个有仙资的兔子,一个小小散仙布下的结界怎么能挡的住她呢!

这般想着,宓月低头呆萌到有些蠢的地步,她用尽全身力气朝着结界撞过去。

傻人终归是有傻福的,傻兔也一样。

这厚可抵挡各类妖魔鬼怪的结界,竟然就被她这么傻乎乎的给撞了进去。

不过,宓月也不是毫发无伤。

破结界而入,这种简单的办法使宓月觉的周身的一切变得巨大。

好不容易习惯了两条腿走路的宓月,现在又变成了四肢兔蹄子。

该死的,她竟然变回兔子了。

宓月无奈,她只能用四肢蹦着前行。习惯了站着走路后,她发现这一蹦一蹦的真累。

她尝试过几次,却怎么都不能再变回去。

天虞山很大,灌木丛生。空气也十分的清新,这里确实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宓月暗自想着,她都能感觉到这里的舒适,想来这里真的不错。她的恩公,这一世一定能修成正果。

许是当人当的太久,或者说是她刚刚的疏忽大意。这样灵气充沛的仙山,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在草丛中放了狩猎用的兔子夹。

这下,宓月的运气可就没那么好了。她竟然一个不小心,被夹子夹住了。

雪白的毛,立刻被鲜血染红。奈何她现在不能说话,就是疼也只能发出咕咕的兔子叫。

这是要坑死她啊!她还没来得及报恩呢,这就要被凡人当成猎物给抓了!?

宓月无声的哀嚎,看着自己流血不止的大腿她都忍不住哭了出来。

“看啊!这只兔子在哭!”

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变回兔子的宓月并不能转头看见说话人的样子。

只听另一个很是懒散的女的声音说道:

“就和你说了,万物皆有灵。我都让你少做这些作孽的事了,你怎么还是不听。”

“可是~可是~大师兄受伤了呀,我想给他做点荤的补一补嘛!”

“大师兄心善,就算你做了兔子肉给他,他也不会吃的。说不好他还会骂你一顿,到时候可不准哭鼻子啊!”

女子声音清脆,笑的如银铃一般好听。

当然,这须得她不是在讨论兔子肉的时候。

现在宓月可没心思,欣赏人家声音好听。

她现在在心中想着的是,只求他们不要将自己做成兔子肉送给他们口中那个大师兄吃。

“那……我不给他吃了。这兔子,怎么办?”

“带回去养着吧,它受了伤若是就这样留在这里也活不长了。”

女子话音刚落,宓月的眼前就被一片青翠所笼罩。

原来是女子蹲了下来,她将宓月从兔子夹中解救出来。然后交给一个同样穿着青衫的男孩手中,并且她还嘱咐道:

“夹子是你下的,这救它的活自然也要落到你的身上。带回去好生养着,若是不小心养死了,想必又是一条罪孽。

到时候,等你修成正果渡劫时,看那天雷不劈死你!”

“师姐~不带你这么吓唬人的!”

男孩有些委屈,但是他也知道被他唤作师姐的女子在吓唬着他。

不过,他仍然被吓到了,一想到天雷滚滚他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哈哈哈!看你这样子,说明我这吓唬的还算管用。

不过说真的,我见这兔子颇有灵。你救了它,将来说不好在你需要的时候它还会还你这个恩情呢!”

说话间,女子伸手抚上宓月雪白的毛。她的动作很轻,让兔子感到很舒服。

听女子一说起恩情,宓月突然来了精神。她艰难的转头看向男孩,难不成这就是她要找的恩公么?

男孩抱着她,宓月将自己的鼻子贴到他身前的衣服上使劲的闻着。

不对,不对,这气息可不是她的恩公。接连九世,她可都是靠着闻气息来寻找云卿的。

这味道和气息,俨然不是云卿。

确认了男孩的身份,宓月有些失望。不过好在她逃掉了被杀吃肉的命运,倒也算是幸运。

就这样,宓月被男孩抱回去养着了。

一日三餐的萝卜白菜,让宓月吃的脸都绿了。可奈何她腿脚不便,也只能被人喂着。

男孩给她吃什么,她也只能吃什么了。

身处天虞山中,宓月的伤好的很快。不出半月,她的伤口就已经长好,活动再不受限制。

这半个月来,男孩会天天来照顾她。虽然照顾得不那么精细,但也没让宓月挨饿或者再次受伤。

在这相处的半个月之中,宓月还发现这个男孩有着一个怪癖。

就是对着她这只不能说话的兔子,自言自语。

而且十分聒噪,经常吵得她心烦。不过,正因为这男孩的聒噪,也让她对这个天虞派有了不少的了解。

这个差点杀了宓月又救了她的男孩叫做沐歌,是天虞掌门的关门弟子。

他年龄最小,入天虞派的时间最晚。

但是,天虞掌门觉得他与自己十分有缘,便收了他做徒弟。

不过,天虞掌门回到天虞就开始闭关。然而他把沐歌带入天虞后,就忘了沐歌这个关门弟子。

沐歌的法术,都是跟着他口中的那个大师兄学的。

听沐歌说,他这大师兄可不一般。

虽然现在还没定下来,但是大家都知道天虞掌门有意,让他座下的大弟子继承他的掌门之位。

现在天虞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他口中那个大师兄打理。

不过,前些日子下山捉鬼除妖,一向无所不能的大师兄竟然受了伤,

不过倒也无妨,他回来养一养便就好了。只不过,沐歌这个小弟十分忧心,才有了狩猎兔子这么一出事的发生。

而那日和沐歌在一起的女子,是他的二师姐阿贞。

沐歌对她的评价是,人美话多、路子野。

这评价听在宓月的耳朵中,她觉得非常有趣。也不知道他背后如此说阿贞,被她听了会不会揪着他的耳朵教训他。

不过,话说回来。听沐歌天天在自己耳边念叨着,她对他口中的大师兄格外感到好奇。

她非常想见一见,这个天虞大弟子真容。

想来八成是个,白胡子老头。

不然,如何能打理好这么大个门派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兔子报恩十世不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