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睡得很香。她脑海里的0927却在疯狂的的在叫她准时起床。“宿主大大地,快醒醒,再不醒过来你父母就最终决定把女主领回去了!!!”苏苏立马从梦中惊醒。把女主领回去?这怎么能行!!!她飞快的从床上爬出来,接着把衣服穿好,这下也再顾棉鞋脏不脏了。直接地乱套上,推她脑海里的0927却在疯狂的在叫她起床。。...

苏苏睡得很香。

她脑海里的0927却在疯狂的在叫她起床。

“宿主大大,快醒醒,再不醒来你父母就决定把女主领回家了!!!”

苏苏立刻惊醒。

把女主领回来?这怎么能行!!!

她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把衣服穿好,这下也顾不得棉鞋脏不脏了。

直接胡乱套上,推开门顶着寒风就走了出去,凭借着脑海的记忆走到了苏父苏母的房间。

果然听到了苏母说:“咱家向来你说了,就听你的说拿了抚恤金,她爹交代咱们养着,白丫头就比苏苏大上两个月,正好给咱苏苏做个伴。”

苏苏来不及多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行”

突然的声音使得苏父苏母朝着门口看去。

发现是苏苏过来了,苏母脸色一变,急忙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拿着苏父的军大衣给她裹上。

“我的祖宗呦,这么冷的的天你咋就跑过来了,这鞋子也不穿好,后脚跟还露在外面呢,赶紧上床暖和暖和去”

苏苏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一路走着总觉得哪里冰冰凉的,原来是鞋没穿好。

只是她也顾不得这些,当即闪开身子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们说的我不同意”

苏母的动作一愣,为难的看向苏父,用眼神询问该怎么办。

苏父回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走到苏苏面前蹲下身子,平视着她的脸。

“苏苏都听到了什么?”

苏苏自然不可能说实话,再加上现在她只是个十岁的小孩,稍微思考了一下便露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小手掐腰小嘴一撅。

“她爹是叛徒,我不跟叛徒的小孩一起。”

说完她又伸手抱住苏父。

苏父这下也有些为难了。

闺女知道了这个事情,明显是对白丫头有偏见了,这领回来以后岂不是天天闹别扭。

可要是不管白丫头他心里又过意不去,当初进了部队好歹也是她爹给领着去的,虽然现在也因为她爹给退下来了,但是部队也给安排了工作。

说起来,还是有那么一份情在的。

“宿主,苏父还没有下定决心,你得加把劲啊!”

窝在苏父怀里的苏苏:“……”

这个0927怎么有点不太一样。

不过现在没空想这些,她使劲的眨巴眼睛,感受到了眼里已经弥漫着泪水,她从苏父怀里挣脱开。

“阿爹你把她带回来,是觉得苏苏这一个女儿不够吗?”

“胡说什么”

苏父脸色一沉,苏苏哭的更厉害了。

“那你养着她是不是得给她读书,是不是供她吃供她住,你都会把给我的分给她了,这不是当女儿是什么”

苏苏的话使得苏父有些愣神,苏母是见不得自己女儿哭的,当即也红了眼。

走过去把苏苏搂在怀里安慰了下,然后又狠狠的瞪了苏父一眼。

“苏州宁你凶闺女干啥!苏苏懂什么,苏苏不愿意就不愿意呗,你欠人的情,咱拿点钱还了不就得了!”

“我……”

苏父心里这个憋屈啊,闺女没来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不是说咱家都是我说了算嘛,这翻脸咋比变天还快呢!

“行行行,不养不养,我等下就去村长家把白鹏军的事说清楚,这总行了吧!”

得了满意的回答,苏苏的眼泪水立马止住,生怕苏父反悔的她当即开口说道:“你说话算数,不许骗我”

反应过来的苏母轻轻的点了下她的额头。

“你个小滑头”

苏父也是对苏苏没办法,走过去拿起苏苏身上的大衣穿起来,又戴上帽子还有部队里拿来的信。

“我去村长那,下次不准装哭”

“哼”

苏苏轻哼一声,身子还转了个身。

苏母无奈的牵着苏苏回房间躺着,确定她缩在被子里面后才离开去准备早饭。

而苏苏也终于想起了最重要的事。

“0927,任务失败我会被抹杀吗?”

0927:“……不会”

“那任务完成会有积分吗?就是可以在系统商城换购神奇物品的那种”

0927:“……没有积分”

苏苏:“……”

这个系统怎么感觉不太行!

或许是0927感受到了苏苏浓厚的嫌弃,她十分正经的说道:

“本系统是系统管理局正版出品,以富强民主和谐友善为主旨,不存在抹杀。

而且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功能。

但是本系统可以给宿主提供上帝视角接收剧情!”

苏苏:“……哦”

为什么0927的这段话她听出了骄傲的感觉?上帝视角接收剧情这项功能很值得骄傲吗?

“宿主大大不要这么冷淡嘛,如果会出现导致任务失败的情况,本系统会提前提醒宿主,就像今天早上一样哦!”

“这项功能确实是不错,你还有其他的吗?”

“额……”

0927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带有试探的问:“可以陪聊陪指导算吗?”

毕竟她也是有业绩的,只要宿主任务评分越高,她的排名就越高!

这年头,谁不想当第一呢!

苏苏:“……行了,你退下吧”

我想静静……

苏苏转了个身子,感受着被窝的温暖睡着了……

而苏父此时也到了村长家里。

村长一见到他连忙招呼他进去。

“州宁啊,你不是在部队吗?咋回来了呢?”

“三叔,说来话长,咱进去说”

村长一听,眉头微微皱起,领着苏父进了屋内,又让自己婆娘看着点,别让人进屋子。

屋内生着炭火,一进去一股热浪袭来,苏父把帽子跟大衣解下放在一旁,然后掏出那封信件递给村长。

“三叔,你先看看写封信”

村长点点头,接过了信件,然后从一旁的柜子里摸索出一把放大镜来,缓缓的把信封打开。

苏父也没有说话,就安静的坐在一旁。

村长看完了信,脸色黑的厉害,手掌狠狠的拍在柜子上。

“这两个蠢货,这是人干的事吗!”

苏父这时缓缓开口。

“三叔啊,这事毕竟不光彩,可这大人犯了错,那白丫头是无辜的。

我寻思吧,咱就别把这事说出去,我退下来的时候也问过部队,那边啥也没说,我估摸着是默认了。

你也知道她二叔是啥样,我当初好歹也是承人家的情才进的部队,就寻思拿我的退伍金给白丫头送过去,就说是她爹娘给留的”

村长听完这话,心里说不动容是假的。

他欣慰的拍了拍苏父的肩膀,但是却没同意他的话。

“州宁啊,三叔知道你这人心软,可是你自己家里不管了?再说了,你这才一个闺女,到时候总得再几个吧?哪哪不得用钱啊!

你要是真想给,就象征性的给点,没必要全给了,至于这事我会给瞒下去,就说是生病没了,做了不光彩的事,我可没那个脸说是牺牲!”

“这怎么能行呢!该给还是要给的!”

“什么该给不该给,你这不也受了牵连,退下来了,再说你要是自个不行,他说个两句部队就能收你吗?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赶紧给我回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后我成了恶毒女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