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罗丽仙境寒气划过,雪花飘飘扬扬,止于净水湖畔狐狸?竟白色的那湛蓝的双眸有过丝波澜,"叶罗丽魔法,冰雪之术。"树上的白狐缓缓地落怀中,冰凉的手点在白狐额端的金纹。谁?冰冷从柔亮的白毛入侵,本来闭目养神的眼轻启,看向冰冷的来源。冰公主?颜爵本是想在树谁?。...

叶罗丽仙境

寒气掠过,雪花飘落,止于净水湖畔

狐狸?竟是白色的

那湛蓝的双眸有过丝波澜,"叶罗丽魔法,冰雪之术。"树上的白狐缓缓落怀中,冰凉的手点在白狐额端的金纹。

谁?

冰冷从柔顺的白毛侵入,原本假寐的眼轻启,看向冰冷的来源。

冰公主?

颜爵本是想在树上偷偷懒,才化为灵狐转化吸收仙力,,竟被见了退去色彩缩小的模样,到是有趣,懒散的桃花眼再次眯上,动了动耳朵继续假寐…

"叶罗丽魔法,冰盾"剔透的冰盾隔绝水缓缓飘向水面下。

水玲珑宫

"哥哥"

"你怎么来了?"清澈如溪的眼眸在九尾灵狐身上微停,随即看向自己的妹妹,很是无奈"你又出冰晶宫了。"

"嗯,这次修炼好不容易结束,我就来来找哥哥了,哥哥带我去玩!"

"你想去哪玩?"水王子看向自己到处惹麻烦的妹妹,语气平静地劝道"你已经不是孩子了,何况随着人类肆意破坏自然环境,你我的仙力日渐衰弱,不能继续如此玩闹。"

哥哥的话没有错,可也正因如此,她已许久未出来晚了,沉思了片刻道:"可是仙镜我都还没玩够呢!"轻缓的语里夹藏着委屈,哥哥总是这样…

水王子移开双眸,两人仙力日减,化掉的冰川皆融为水,他的仙力减的同时,也增着,而妹妹只减,不增,过了许久才看向冰公主怀里的某颜狐问道:"从哪来的?"

"在净水湖畔发现的,"冰公主从怀中白狐的金纹抬眼,看向自己冷酷的哥哥"它身上有仙力的波动,许是冰晶川的雪狐,我想带回我的冰晶宫。"许是清冷久了,话末时,下垂的眼帘漠然中似带着淡意。

"在净水湖畔,也可能是吸收水的灵狐,"水王子望向某颜狐的双眸平静如水,"且有九尾,或许归回原处"眼帘轻启"会更好。"

"九尾灵狐吗?"冰公主的手轻缓地顺着白狐的毛,轻启的唇有些不愿。

凉意从毛上的手传入,假寐的某颜狐转了个方向,尾巴对向身后的人,懒散的桃花眼再次合上之际闪过灵光。

冰公主冰凉的手轻拢,随即看向水王子,带着期许"哥哥。"

"妹妹,万物都有自己适宜的环境。"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水王子还是平静地打断道。

"既在净水湖畔,哥哥水面下如此多的生灵,多一个少一个,并无多大差别,为何不可以?"

"哥哥,它只是一只狐狸而已。"冰公主豆沙色的唇不开心地轻启。

水王子平静地看向冰公主,并未言语。

正因为这是有仙力的九尾灵狐,所以跟灵犀阁阁主颜爵肯定有着关联,不可能如此简单。

对,我是一只狐狸…

看似安静的九尾灵狐,其实从头到尾都是醒着,此刻内心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只是平静如水的水王子也有无奈的时候道是有些惊奇,而冷若冰霜的冰公主似乎也与传闻不同。

冰晶宫

某九尾灵狐抬眼看倚在宝座上睡着的人,

懒散的桃花眼微弯,看来是玩累了,刚才他睡着时,她可是玩得正起劲…一会捏耳朵,一会揪尾巴…时而正着提,时而反着提…一会抓着小前爪或耳朵挂起跟提兔子一样,又或着抓着小后爪或尾巴倒而着挂…时而冰冻时而解冻,整只或是某部分…又用仙力将它上抛又下抛,或是来回移动…

硬是把睡着的他给整醒了,又陪她玩了好久,但也是很可爱很善良的,就比如他刚醒时候本要喂他的雪花,在他百般拒绝下,就特意换成了花海潮的花露,还给自己的卧室里留下放一个小床的位置。

看着冰公主的皇冠,就是这样也没掉下来,还真是个傲娇的小公主,某狐狸打了个哈欠,便又在某人怀里睡着了。

就这样某颜以雪狐的身份混了半个多月,天天上好的花露,又被抱在怀里顺毛,还有人"陪玩",真是越活越像只狐狸,而最初的兴趣也慢慢地变了味,最终在灵犀阁职务的压迫下不得不离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叶罗丽精灵梦之小生有礼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