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绝不可让其流传于后世!

秦镇拟好了主要用于脱罪江城大火一战的史料提纲。在秦镇所写的这份史料中,江城大火这一历史事件依旧突然发生了。可已不再是邓载的放火烧杀江城百姓,让人长叹不己的历史悲剧…不是华哀王秦镇部分设计将邓载大军困于城中,随即毅然决然最终决定放火焚城与邓载大军在大火中同归于尽的在秦镇所写的这份史料中,江城大火这一历史事件依然发生了。。...

秦镇拟好了用于翻案江城大火一战的史料提纲。

在秦镇所写的这份史料中,江城大火这一历史事件依然发生了。

可不再是邓载的放火烧杀江城百姓,让人叹息不已的历史悲剧…

而是华哀王秦镇设计将邓载大军困于城中,随后毅然决定纵火焚城与邓载大军在大火中同归于尽的壮烈豪情。

再到赵将军万军丛中单骑救主的千古绝唱。

秦镇现在很期待这份史料流传于后世之后,后世的史学家会做什么反应?

华哀王这条被唾弃了千年的咸鱼是不是能翻个身鲤鱼打挺一下?

赵怜将军的千古哀名怎么样也要洗刷掉,然后再让她的勇武和忠孝的传奇威名更上一层楼不过分吧?

让后世一众赵怜将军的粉丝团再扩大个几倍,给她多建几个庙宇供奉起来什么都也顺理成章?

可这些事秦镇现在也就是想想…

因为秦镇写的这份史料还不至于让后世的史学家信以为真,甚至让后世的史学家吵起来的价值都没有。

一是秦镇的字写得实在是太差了,秦镇的毛笔字最多就是‘能看懂’的级别,真拿出去给别人看只会被别人笑话。

其次是华哀王这个千古愚主实在没什么公信力…

所以秦镇只写了份草案,后续的完善肯定要由《战汉志》的作者书圣陈曦来写。

最好再将这段加到《战汉志》里,再加上陈曦的真迹,这样一来谁敢怀疑赵子龙单骑救主不是正史?

但问题在于这位太史令陈曦的性格刚直不阿,他可能宁愿死,也不愿意将秦镇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加到他的《战汉志》里面。

在这里秦镇就要请一手外援了。

因而在下朝后不久,相国董衍就被秦镇再次召入了宫中。

还没等董衍向秦镇请安,他就被周围的阵仗给略微吓到了。

董衍被召见的位置是秦镇的寝宫,但在这寝宫中灯火通明,中央一盏很明显是祭祀用的星灯火光正盛,烧得人脸颊发烫。

王上这是想干嘛?想用汗蒸之法除阴虚?

董衍忍着脸颊上的汗水,不动声色的向秦镇请了一安。

“董相国,近日我有在研究风水占卜之法…”

秦镇说话间拉着董衍来到了中央那盏星灯前

“昨日我又夜观天象,算出了远魏大军进犯我都城之后的破局之法…还有远魏大将邓载之终局。”

“王上竟然还懂得占星卜算之术?如有破局之法还请细说。”

董衍虽脸上满是惊喜,可心里想的却是‘你懂个屁的占星之术啊…’

但秦镇研究这些玄学的东西,总比他整天沉迷斗鸡斗蛐蛐要好得多,所以身为老臣董衍当然也要配合演戏。

“占卜结果我都已记载在此竹简之上。”

秦镇在拿出自己写好的史料提纲时,还左右看了一眼在确认宫内无人后才递给了董衍。

“董相国你在看过此天机之后,如无我命令,万不可向他人泄露。”

“无需王上多言,老臣自然明白。”

董衍接过了秦镇递过来的那封简书,其实还想着‘能有什么天机?总不能邓载大军走到半路就被陨石砸死?’

可等董衍读过书简上的内容,他原本想着配合秦镇胡闹哄秦镇开心的心态瞬间发生了改变。

因为书简上所写的根本不是什么不靠谱的占星结果,而是一份实实在在的与邓载大军决一死战的战略安排!

以王上为饵,引邓载大军入城,趁其劫掠城中财物之际,放火焚之!

此乃公子献头之策!好狠毒的黑暗兵法!

如果献的头不是秦镇的脑袋,董衍可能都会决定依计行事了。

“王上您…不怕吗?”

董衍看完这份书简,真按照书简上的预言来走,秦镇最后会被陷入江城火海,与邓载大军包围之中孤立无援。

“怕,当然怕,但最后不是还有赵将军在吗?”秦镇说。

“赵将军…如今将星暗淡恐怕无力再抵抗邓载军进犯,又怎能在万军之中救王上安危…”

“我相信她,赵将军本就有勇冠三军之能,区区一个暗淡的将星束缚不了她,且我也有方法让她重燃战意,甚至将星与威名能比以往更胜一筹。”

“此方法是?”董衍听着愈加好奇了起来。

将星之事从东秦王朝时期出现以来都有许多文人和方士在研究。

可都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来,将星暗淡这事更是让无数大将陨落的不可治的绝症。

有道是将星陨落,天命难违…如今国难当头,赵怜身为大将军却成了累赘,所以她才会表现得如此落魄和抑郁。

“天机不可明说,这次请董相国来就是为此事做准备。”

秦镇说着将手里的简书塞给了这位董相国说。

“我想请你去太史令陈曦陈文之那里求一幅字,内容就为我所写的这封简书,如陈太史可为我这拙作稍加润色是最佳。”

“王上放心,陈文之与我是故交,我亲自登门拜访,不久后定能求来。”

董衍也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秦镇靠华中王的身份,也许能让陈曦写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

哪怕是风月美艳一类的文章,陈曦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写得好用且漂亮。

唯独这封简书上的东西,虽是预言的内容,但对陈曦这样的史官来说就是胡乱编纂历史,以他的气节恐怕是宁可断头,也不愿意写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而现在董衍作为陈曦的挚友,似乎有方法能替秦镇求来这份‘乱七八糟’的陈曦真迹。

“那就麻烦董相国了。”秦镇还是很信任董衍和陈曦的。

他们两人在历史记载中的结局都是以身殉国,死而后已。

“领命。”

董衍拿着这封书简也不敢怠慢,从秦镇的寝宫告退之后就策马来到了太史令陈曦的住处。

只是董衍刚骑马来到府外,就看见陈曦的弟弟陈珉被府中的下人给扔出了官府,陈珉被扔出来的时候看着还有些骂骂咧咧的。

但见到在旁边围观的董衍后连忙吓得行礼,董衍也没在意这些直接登门拜访起了这位旧友。

“我族弟今日又来劝我来投远魏以求自保,我命人将其轰了出去,让董公见笑了。”

陈曦在见到了董衍后也没隐瞒,将放在其他国家可能杀头的叛逃大事告知了董衍。

董衍听着也只能无奈的笑了一下,现在朝中失败主义谋士占据多数,悲观情绪弥漫,多数大臣都主张向远魏投降。

他和陈曦这样的纵死不降派反而占了少数,在多数大臣眼里反倒成了侍奉庸主的傻子。

“无妨无妨,今日来不谈国事,是王上令我找你要一幅字。”董衍说。

“王上要找我求一幅字?”陈曦轻捏了一下自己的长髯,脸上的表情满是惊异“那位王上怎么突然有这等雅好了?也好,王上是想要何字?诗经还是儒语?”

“都不是,王上前日占卜吉凶,卜算出了远魏大军进犯之后的破局之法,还有其此战的终局走向,王上想让你将这些内容尽数写下。”

董衍说着将秦镇交给他的简书递给了陈曦。

“哦?王上还懂占星之术?容我过目…”

陈曦颇为好奇的拿过了那封简书阅览了一番,但他在看完之后表情从一开始好奇变得极为惊恐。

“董公我素来与你交情不浅,为何要如此加害于我?”陈曦满是悲痛的问。

“王上只是让你记下这份简书上的内容,何来加害的说法?”董衍问。

“这…此简书上的格式分明是将其内容当做史料来写!还是未发生未确定之事!董公你这不是让我这太史令…虚造历史,欺瞒后人吗?这要是被后世所知,我怕是会被后人唾弃千年,永世不得翻身啊,今后那怕身死都无言面对九泉之下的先祖!”

陈曦身为太史令清楚的明白伪造历史记录的严重性,他是真的宁愿脑袋掉了,受极刑而死也不愿意落得一个虚造历史,满口谎言的千古罪人之名。

“文之啊,你觉得王上这人如何?”董衍却不紧不慢的问起了陈曦…秦镇的为人。

“王上?董公…”

“你直说无妨,如不是有我与赵将军在场,满朝公卿都敢当着王上的面讨论降魏之事,王上为人如此,你就算当着王上的面直言也无妨。”

董衍这话已经道明了如今华中之国的朝廷关系,他这位相国主内,两位大将军主外。

华哀王秦镇属于完全不懂朝政,放权于朝堂百官,如果不是董衍与两位大将军对华昭烈王忠心耿耿,秦镇这个诸侯王根本当不了多久。

可惜现在一位大将军叛变于远魏,一位大将军将星暗淡,董衍一人也有种独木难支的感觉。

“王上他性格暗弱,年少就沉迷于享乐之事不理朝政,确为可惜,但虽为庸主却非暴君,其善待百官,抚恤百姓恐怕也就这点颇有先主之风吧。”

陈曦对秦镇的态度和朝中多数百官一样,都是恨铁不成钢。

“对啊,王上乃贪图享乐之辈,他都已经如此了,你为什么不顺从他呢?”董衍也顺着陈曦的看法说了下去。

“董公的意思是?”

“占星卜算,求文写字这些都是王上一时兴起的雅兴,你真觉得那位平日里沉迷斗鸡听曲的王上,会意识到你所写的字珍贵之处吗?怕是今日阅后明日就不知道扔到何处了吧?”

董衍说着颇有把握的轻笑了一下继续说。

“所以又怎么可能会传于后世呢?”

有道理啊!陈曦听着开始拿起了身旁放着的笔,但在动笔前还是再三叮嘱了一番。

“那董公!你要向我立誓,王上在阅过我写的这份‘史料’过后,你定将其扔于火中焚毁,万万不可让其流传于后世毁我一世之名!”

“我董兴允对天起誓,绝不让今日陈兄所写的‘史料’传于后世!如有违背我董家自今以后所生子嗣皆为女子辈,再无男丁!”

好狠毒的毒誓!董家后辈再无男儿这毒誓,可比这位董相国现在穿肠烂肚要恶毒多了。

“好!”

陈曦听着也放心了下来,开始提笔写起了秦镇杜撰的这份史料。

他之前还想着该怎么把这个史料和自己正在写的著作《战汉志》区分开来,但一看里面内容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后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把这么离谱的内容归入《战汉志》里吧?哪怕是自己亲笔写的。

可陈曦也不相信这东西会流传后世,可能那位华中王秦镇拿到后过几天就彻底忘记了,总不可能把这个胡编乱造的东西带到墓葬里去。

嗯!就是如此!陈曦想着大大方方将秦镇嘱咐的内容都写了上去,最后还盖了一个证明自己身份的印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要名垂千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