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你想要什么文物?

秦镇在贴吧发的那个帖子可以得到了不少贴吧老哥的直接回复。毕竟多数都是具有自我调侃性质的直接回复…像是‘老兄你这玉尊可不简单的啊,我看也不是稀焊的是糖代的。’‘说不许是东周的呢。’‘啥东周,我看是本周的。’这些直接回复就差点儿也没将在现代工艺的残次品这几个大字给打出当然多数都是带有调侃性质的回复…。...

秦镇在贴吧发的那个帖子得到了不少贴吧老哥的回复。

当然多数都是带有调侃性质的回复…

像是‘老兄你这玉尊可不简单啊,我看不是稀焊的就是糖代的。’

‘说不准是西周的呢。’

‘啥西周,我看是上周的。’

这些回复就差点没有将现代工艺的残次品这几个大字给打出来了。

秦镇粗略扫了一眼这些回复也没再多在意了,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位‘浅浅爱挖土’的用户所发来的私信上,这个用户好像还是个小姑娘?

所以该怎么回复?秦镇记得这个世界线的现代私人持有文物也是违法的行为。

可按道理来说怎么样也管不到一位一千多年前的诸侯王吧?

所以秦镇也没回复直接如实回答。

‘这个镶金玉尊就是我的。’

浅浅爱挖土回复得也很快,看样子这位考古系的姑娘是守在电脑前等着秦镇的消息。

‘您的…这个鎏金玉尊从工艺和样式来看,应该是仙武战汉末期的文物,侧面刻有太阳神鸟的徽记是华中之国的图腾,按照历史记载该图腾是华昭烈王去世时定下的,所以应该是华后主华哀王秦镇所用的器具,这个怎么能说是您的呢?’

我就是华哀王!

秦镇没把这句话给打上去,但也心想这丫头挺厉害的,光是靠一张照片就能鉴别出这么多东西,还能判断出是真是假?

‘你想让我上交给国家吗?’秦镇直接问。

‘我只能建议您这么做,没能力强求…但每一件文物都是属于国家和全体国民的珍宝。’

她在给秦镇发了这一句像是劝诫又像是客套的话之后,直接询问起了正事。

‘而您手上的那个玉尊出于一直未被发掘过,只存在于记载中的华中之国的文物,所以能否将您得到该文物的途径,或者发掘的地点告知于我…如果真能找到华昭烈王或者华哀王的墓葬,这会让我国对仙武战汉时期的历史研究非常重要!’

‘我国?还有其他国家在研究这些吗?’

秦镇比较在意这个关键点,这位小姑娘的说法像是研究仙武战汉时期历史的国家不止一个,好像还有其他国家的研究水平比本国要高。

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您不知道吗?因为五国乱华时期的影响,仙武战汉时期的大量文物都流落到国外去了,包括这个时期的大量文献资料,所以这些年仙武战汉时期的历史研究多是以海外为主导,我们这些年都在憋着一口气寻找仙武战国时期的墓葬和还未被发掘的文物与文献资料!’

自家的历史研究被海外主导?这还真是一件让人憋屈的事…秦镇光是听着就血压拉满了。

所以…

‘你想要什么文物?’

秦镇的这个回复,让这位一直表现得彬彬有礼的考古系妹子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近乎是本能的打了一个‘?’。

‘说说看,我或许能帮你弄到。’

秦镇这句话发出去,等了足足半分钟的时间这位考古系的妹子都没再回复秦镇了。

这让秦镇晃过了神来连忙继续打字问…

‘你该不会在报警吧?’

‘报警?没有!只是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在找充电线…’

‘充满之后打110?’

‘……’

秦镇瞅着她发来的一连串省略号,看样子她是完全把自己当成盗墓贼了,秦镇也懒得和她辩解什么了,就算说了她也不一定信,所以直接回复起了她。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你就算报警也没用,还是说点正事…在你看来仙物战汉时期最珍贵的文物是哪些?’

秦镇知道网上虽不是法外之地,但1000多年前总是法外之地吧?所以秦镇尽可能的把话题往正事上引。

‘每一件文物都很珍贵!’

她也很认真的回复起秦镇说。

‘我知道,但我问的是那种…怎么说呢,一旦发掘出来就举国震动,能引爆全国上下甚至于全世界讨论热潮的文物,你觉得有哪些文物能做到这点?’

‘举国震动…引起全国上下讨论热潮,这种级别的文物我想想…’

‘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

秦镇这次没有等太久,仅仅过了几秒钟过后,她就极为激动的回复起秦镇说‘我想到了!’

‘是什么?’秦镇连忙问。

‘华哀王秦镇的尸骨!要是我们能挖到完整的保证能震惊全国!’

‘……只有这个不行!换一个!’

秦镇虽不知道自己一千年后人还在不在,但自己现在人还活蹦乱跳的,总不能往棺材里一躺,等这姑娘在千年后挖出来吧?

然后再和她打个招呼?这种线下见面的方法也太惊悚了。

‘换一个…对了!那就是华昭烈王的尸骨!要是挖出这个绝对能举国震动。’

‘除了华中之国两位君主的尸骨外,还有其他什么文物能达到这种效果吗?’

秦镇都有些无语了,这后辈怎么光盯着自己老祖宗的尸体说事?

‘有啊,远魏王的尸骨,这就是世界震动级别的文物了。’

我要是能把远魏王的脑袋给拧下来,把他塞进棺材里还会在这里和你逼逼?

姑娘你该不会是恋尸癖吧?

‘除了列王诸侯的尸骨遗骸之外呢?你就没其他喜欢的文物了吗?正常点像是文书字画,青铜瓷器,刀枪剑戟一类的?’秦镇问。

‘字画这些啊…当然有!画的话首推仙武战汉末期画圣孙仁的画作,字的话则是同为战汉末期书圣陈曦的著作,只是他们两位能流传于世的作品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我感觉就算是华哀王秦镇的墓葬也很难发现。’

她的消息编辑到这里,还加了一个猫猫叹息的表情后继续回复说。

‘书圣陈曦的真迹可能会有一两篇,但画圣孙仁的真迹…现在世界上现存的就两幅,一幅存在英兰博物馆里的《江山壮丽图》,一幅在我们东宫博物馆里的《岳宇群山》,全都是稀世珍宝,要是真能再挖出一幅真迹,肯定能震惊中外!’

这么珍贵吗?秦镇看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行,那我就去帮你要两幅过来。’秦镇回复说。

‘要…要两幅?’她好像再次被秦镇这豪气如云的说法给震撼到了。

要两幅?找谁要?怎么说得画圣和书圣的著作就像是街边的大白菜一样?

‘那个我今年虽然才大二,但还是鉴定得出赝品和真迹之间的区别…’

‘我保证是真迹…但需要一些时间。’

何止是真迹啊,秦镇还能保证是新鲜出炉的,连墨水都没干的那种真迹,只可惜一千年后的这位小姑娘拿不到这种新鲜出炉的版本了。

书圣陈曦正是秦镇的臣子,在华中之国任太史令…他的书法在这个时代也的中原士族之间颇有盛名,属于一字难求的那一类别。

画圣孙仁虽然不是秦镇的臣子,但在上个月恰好被华哀王请为座上宾…如今正安顿在皇宫附近的一处府邸中好生款待。

以秦镇的面子找这位画圣讨要一两副画作应该不是问题。

前提是这位画圣没因为听闻远魏大军要来进犯的消息后跑路。

‘需要一些时间,是…运输时间吗?’

她在问这句话时有点小心翼翼的感觉。

可能在她的心里秦镇已经不是普通的盗墓贼了,而是跨国级别的超大型盗墓集团!

而秦镇属于那种良心发现,想把遗失在海外的文物带回国的那种。

不是运输时间,是创作时间,还有造墓葬然后把这些文物埋土里的发酵时间,怎么样也要个一两千年吧。

‘你等着就是了,先加个好友,等我准备好后会把地点告诉你的。’

‘交…交易地点?是…在国内吗?可是我没那么多钱啊。’

‘肯定是在国内,但不是交易地点,谁要你那点钱啊…唉!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了,总之先等着吧!’

‘哦…’

于是就在那姑娘忐忑的心情之下,秦镇又想方设法的注册了一个类似于QQ的聊天软件账号加上了这位‘浅浅爱挖土’小姐的好友。

估计这位考古系的妹子看见秦镇这刚注册的小号,可能更加笃定了秦镇从事于非法文物买卖人员的身份,只可惜…一千年前还真是法外之地。

她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再加上好友之后就忐忑不安的等着秦镇的进一步消息。

而秦镇也该着手于创造足以震撼后世的奇观和文物,然后再改写自己的命运了。

“从现在开始…历史就由我来书写!”

秦镇想到这里拿起了手中的笔,还是琢磨起了自己的翻案大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要名垂千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