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镇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望着殿下那位倾世沉鱼的大娘们…不,所以是英气勃勃威武雄壮的赵大将军!“赵将军请起。”秦镇也敢待慢这位国家最后的希望,赶快从所坐的位置上走下扶起了这位赵将军。赵怜将军的手冰冰凉凉的,可手心里满是老茧,确实是一位在沙场上出征秦镇也不敢怠慢这位国家最后的希望,赶紧从所坐的位置上走下扶起了这位赵将军。。...

秦镇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着殿下那位倾城落雁的大娘们…不,应该是英武雄壮的赵大将军!

“赵将军请起。”

秦镇也不敢怠慢这位国家最后的希望,赶紧从所坐的位置上走下扶起了这位赵将军。

赵怜将军的手冰冰凉凉的,可手心里满是老茧,确实是一位在沙场上征战多年的老将军该有的双手。

秦镇就这样紧握住了赵怜将军略微冰凉的小手然后语重心长的问…

“这次召赵怜将军回来,是为了商议退敌之策,如今远魏大将邓载进犯,国难当头不知赵怜将军可有何退敌之法?”

“怜早已命手下副将于沿水关驻守,如不出意外可挡邓载军一些时日,此次上殿怜…其实是来向王上请罪的。”

赵怜将军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极为无力的表情。

“请罪?”

秦镇还刚想说现阶段就算赵怜打了败仗也没关系,前线战事吃紧,就算战败了只要能再领兵出战就什么都好说。

结果这位赵将军直接一句话让秦镇喉咙里酝酿好的所有激励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我已经无法再领军出战了。”

赵怜将军的声音中被落寞和无奈所充斥着。

无法再领军出战了?这是什么意思…秦镇松开了赵怜将军的小手,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身子看不出有什么伤势。

难不成赵怜将军得了什么隐疾?

“难道是赵将军的身体…”

“王上误会了,我的身体无恙…只是近日我预感我的将星近似陨落,赋予众将士的军魂浑浊暗淡,会导致众将士的士气低迷根本无力与敌交战。”

赵怜将军说出了一连串让秦镇差点把一个问号怼她脸上的话来。

将星?军魂?这是什么玄学名词…应该不会是怯战吧?

但从赵怜过去光辉的战场履历来看,她绝对不是这种贪生怕死之辈,想必赵怜所说的这些将星将陨,军魂暗淡都是真的。

秦镇眉头微皱了一下在华哀王的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将星和军魂是个什么东西。

好在华哀王这不学无术的废物,还是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

在这个世界的武将如果勇力过人,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威名远扬天下的话就能点亮自己的将星。

点亮了自己将星的武将,基本上都能得到超强的非凡能力。

如像是赵怜将军的驭使雷电破万军之法,正是她在当阳长坡一战之后所点亮的将星赋予的。

将星的力量武将本身无法将其完全发挥出来,所以武将们会将自己从将星中得到的非凡之力分享给自己麾下的士兵们…这即是军魂。

一支有将星坐镇被赋予了军魂的大军,在战场上是所向睥睨的存在,除非遭遇了另一支同样拥有将星和军魂的大军…

除此以外文人和谋士同样也能点亮将星,只是能力多是偏辅助为主,文人贤臣的话则更倾向于治国救民一类的能力。

所以赵怜将军是华国最后的希望不是开玩笑的,如今整个华中之国点亮了将星的大将军,就仅有赵怜一人。

秦镇记得本还有另一位大将军,但他在数月前归降了远魏,这也是远魏大军大举进犯的契机。

可光是靠回忆里得来的情报,秦镇还是没办法弄明白‘将星近陨,军魂暗淡’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为了弄明白这一点,秦镇直接向赵怜将军提出了一个要求。

“赵将军能否将你的军魂赋予我?或许我能想到什么提振士气的方法。”

这个要求让赵怜露出了略微有些惊愕的表情。

还没等这位女将军开口,身旁的一众老臣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集体跳了出来,劝阻起了秦镇这个近乎于作死的行为。

“王上万万不可啊!军魂非常人所受,如不是身经百战之强兵都难以承受,以王上这…贵体恐怕难以驾驭赵将军的神力。”

那位劝阻的老臣还挺会说话的,没有将‘你这虚弱的小身板’这种直白的话说出来,而是用了‘贵体’。

军魂这东西在强化士兵战力的同时,也会对士兵的身体造成一定负担。

所以有资格被大将赋予军魂的将士,基本都是千里挑一的武卒,绝对的精锐之军。

秦镇的身体素质只能说运气好没有年少早夭,本就是虚弱异常…以这种体质承受赵怜的军魂,大概率是凶多吉少。

“赵将军无需将军魂完全赋予于我,我只是想感受一下所谓的‘军魂会导致士气低落’是出于什么原因。”

秦镇也有自知之明,如果短时间体验的话应该并无大碍。

而秦镇的话让赵怜沉默了一会,然后她将征询意见的目光看向了董衍。

如今朝中大事基本都是由相国董衍来经手,他也将华中之国治理得井井有条,朝中大臣也都服于这位相国。

董衍也在犹豫可看见秦镇那决然的样子,他也对赵怜将军轻点了下头。

“那王上,怜…得罪了。”赵怜将军说。

“请…”

秦镇做好了心理准备,赵怜将指尖抵在了秦镇的眉心处,随后…秦镇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了自己虚弱的身体当中。

这股力量像是一只被猛然释放的猛虎,在秦镇的体内四处冲撞起来。

秦镇感觉自己的血管里像是有上千根针在涌动一样,全身上下各处有一种近乎要被撕裂掉的剧痛。

这种剧痛让秦镇无法忍住的直接跪倒在地上忍不住痛苦的悲鸣出声。

“停下!快停下!”一旁的群臣焦急的对赵怜大喊着。

赵怜也想收回自己的力量,但却被秦镇用更大的声音呵止住了。

“本王…还能撑得住。”

秦镇感觉全身上下的疼痛,为了发泄直接一用力将大殿上的一块地砖给一拳击碎。

可比起身体上的疼痛,更加让秦镇难以忍受的…是来自精神上的折磨和痛楚。

秦镇弄明白了‘军魂暗淡会导致士气低落’的原因!

因为这一刻秦镇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些声音,一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

‘马上要到记怜节了,虽放一天假,但每次过这个节我都为赵将军而不值。’

‘唉,华哀王真不是一个东西,要不是他的话赵怜大将军也不会死得这么惨’

‘江城一战真是历史上的屈辱,本还有一战之力的,摊上了这么一个废物华哀王,可悲可叹啊。’

这是后世对赵怜将军在江城一战中的历史评价!

本来赵怜将军一生纵横战场上鲜有敌手,如果不出意外她的威名本该名垂千古。

但却在末年落得了这么一个未战却先被华哀王所坑死的千古哀名!

后世认为江城一战是必输的,还会输得极为凄惨,来自后世对赵怜将军这一战惨败的不甘,叹息,还有为赵怜将军而不值的情绪汇聚在了一起…

而这也正是赵怜将军的将星暗淡的原因,她确实预感到了自己即将身死于此战,如果是战死还好,她的将星不至于暗淡如此,关键是最后的结局是屈死。

但华哀王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华哀王了。

秦镇肯定不会让这位华中之国最后的大将军屈死…

这时赵怜也收回了赋予秦镇身上的军魂,那些来自后世悲哀的叹息声与负面情绪,也从秦镇的意识中远去。

“赵将军将士士气低落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些声音吗?”

秦镇从地上缓缓的站起,发现自己的拳头因为之前对着地面锤的一拳而已溢出了鲜血。

“声音?”赵怜将军似乎并不明白秦镇所指的声音是什么。

“你…听不见么?”

“怜才疏学浅,不知王上所说的‘声音’是何意思,但如此暗淡的军魂赋予王上,希望未影响王上的心情。”

赵怜将军看着秦镇鲜血淋漓的手背,心中满是愧疚。

原来武将们是没办法听见来自后世的那些声音?或许能偶尔听见?但…现在这不是重点。

秦镇在思索期间…跟随者赵怜上殿的那只麒麟兽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秦镇受伤的手臂。

这一舔虽没有让秦镇手上的伤愈合,但疼痛很明显的缓解了不少。

“奇怪,玉狮子她…好像很喜欢王上。”赵怜将军轻拍了一下这只麒麟兽的鬃毛,它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安分了下来。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秦镇现在才注意到自己身前正站着一只活生生的麒麟。

“之前玉狮子在遇见王上的时候,并不…愿意行礼,如今似乎对王上喜爱有加,像是您变了一个人一样。”赵怜将军沉吟一会还是说出了实话。

这只麒麟是不是有点…太通人性了?

不过这只麒麟兽能够上殿,秦镇记得华中众臣是将其视为和‘人’的地位相等,而非是与马一样的‘兽类’地位。

甚至这只麒麟还被华昭烈王举荐成了镇西将军,华昭烈王还想让它领江陵太守的职位,但因为这麒麟不会说人话就只能作罢了。

“不管如何,赵将军的事我已经了解,现在还请先回府休息。”

秦镇不打算强逼现在的赵怜上战场,这一决议让赵怜将军脸上再次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她轻点了下头答了一声‘诺’后…她牵起了身旁的那只麒麟兽,转身时像是老了十多岁一样,有些疲惫的准备离开大殿。

但她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了秦镇的声音…

“还有赵将军…”

秦镇出声的那一刻赵怜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这位年轻的华后主。

“我会想办法让你的将星重新璀璨起来…”

让你的名字再次响彻中原大地…然后名垂千古,让后人铭记你的威名,盛名。

而不是什么千古哀名,这是秦镇没说出口的…

赵怜将军听着秦镇的话,原本就有些呆的表情这一刻似乎更呆了,她花了一两秒钟的时间来消化后,脸上突然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说…

“那怜…就静候王上所说的那一天到来了。”

赵怜将军在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了大殿,秦镇也陷入了沉思当中,说好要帮赵怜将军洗刷掉她的千古哀名。

但问题是具体怎么做?

秦镇将希望寄托在了那封书简上,正好在这期间秦镇所发的那个‘鉴定一下?’的帖子得到了不少贴吧老哥的回复。

其中秦镇还收到了一个叫‘浅浅爱挖土’用户的私信…

私信所发的内容瞬间提起了秦镇的兴趣。

‘您好!我是安城大学考古系的学生!请问您在贴吧所发的那个鎏金铜黄玉尊照片请问您是从哪里得到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要名垂千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