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太极西堂批阅奏章奏表的元嘉帝,深陷欣喜若狂中,半圣!宋有半圣了!这代表着自己也可以超然于承明帝之上,四国到此,北宋为尊!吾要天下一统天下!……不对啊,激动之后,反应时回来,吾刚封平叔院长为乐安县国相,他就快速晋升半圣境……谢乐安的运气也太好,吾最终决定非常讨厌这个元嘉帝面色平静地说道:“拿过来。”难道是平叔先生要过来给自己当首辅?助自己一扫寰宇,天下一统。。...

正在太极西堂批阅奏表的元嘉帝,陷入狂喜中,半圣!宋有半圣了!这代表着自己可以超然于承明帝之上,四国至此,南宋为尊!吾要天下一统!

……不对啊,兴奋过后,反应过来,吾刚封平叔院长为乐安县国相,他就晋升半圣境……谢乐安的运气也太好,吾决定讨厌这个幸运儿!

大宦官梁升双手捧着一封奏表进来,禀告道:“陛下,平叔半圣派人送来奏表。”

元嘉帝面色平静地说道:“拿过来。”难道是平叔先生要过来给自己当首辅?助自己一扫寰宇,天下一统。

翻开奏章,看到里面的内容……闭上眼睛,静默良久,缓缓说道:“诏令,乐安县公晋郡公,永业田三十五顷,食邑二千户,俸禄中两千石。平叔半圣为郡国相,赐乐府美人二十。”平叔半圣用自己的封赏,换谢乐安晋郡公,吾十分讨厌谢乐安!

梁升愣在那,被元嘉帝淡淡地看了一眼,才反应过来,忙连声应诺,找人去起草诏令。

乐安县公,这是走了什么大运,半圣亲自讨封……王谢两家,要改成谢王两家,王家拍马难追。

建康城的人还没从有半圣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乐安郡公和郡国相两条消息又来炸圈。

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听说平叔半圣升为乐安郡国国相吗?”

另一个人必然会回到:“好像这回是十四班了,不过乐安郡公到底是什么人啊?半圣当国相。”

旁边人补充道:“我听我家邻居的三叔公家的七堂嫂家的五娘子的郎君的舅舅说,乐安郡公是琅琊谢氏嫡子,自幼聪慧,在楼观台修炼。”

“不对,是自幼体弱多病,在楼观台养病。”又一个人凑过来说道,“无法修炼,就回来当个县公,做富贵闲人,我家四表嫂的七舅姥爷的小儿子的娘子的九哥在朝中任职。”

“唉,金张籍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一个胡子花白穿着灰色长袍的老人路过,感叹道。

众人瞬间散去,老者周围,瞬间变得空荡荡,不像在建康城,倒像是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只有一辆装饰奢华的马车和随从停在那里,一个微微清冷的声音说道:“妄议郡公,送校事典。”

“女郎君慎言,某未曾言及郡公。”老者面色淡然地说道。

一位中年随从拿出信号弹发出,然后走到老者身前,拱手一礼,“你去校事典辩驳便是。”

灰袍老人刚欲说话,“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过来的六人见到马车,其余五人围住灰袍,为首的人下马走到马车前,躬身一礼,说道:“校事直指武念,参见长公主。”

车旁的大侍女轻声说道:“武直指,此人妄议乐安郡公。金张籍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和他站在一起的是公主府执事,会跟着回去作证。”

武念一抱拳,“多谢长公主。”

转过身来,说道:“绑上。”

其余五人拿出黑绳来,将灰袍老人绑好,拖着扔到马背上。

长公主的车驾缓缓起动,朝皇城方向走去。

……

乐安郡公府的匾额,在接到诏令后,立马更换,效率奇高。

主院荷花池旁,坐着王宴王平叔谢询谢玄度郑洪郑稚川,还有一个秃头和尚道祐法师。

乐府美人已经换了一批,继续唱曲:晚日照空矶,采莲承晚晖。风起湖难渡……荷丝傍绕腕,菱角远牵衣。

谢康躺在寝室的床上,闭目养神,外面的大佬都很恐怖,自己还是苟着睡觉就好。半圣当郡国相,自己凭这一点,就可以青史留名。

至于名声时好时坏,反正活着的时候没人会硬怼,死后的事,自己说了也不算,更不用管。莫名觉得有点愧对原主,罪都是他受的,胜利的果实却被自己享用……自己的胜利果实,也没捞着享受,万般皆是命呢?还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不想了,脑壳疼,睡觉。

步摇默默守在门外,微微鼓着腮,自己的性子太跳脱,流苏阿姊让自己守着第下,以免做错事连累第下。

谢询看了眼木桶里的鱼,收起鱼竿,笑道:“今晚烤鱼应该够了,涸泽而渔要不得。”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王宴低声吟唱道,“今晚我们也体验一回。”

郑洪纳闷地看向王宴,说道:“平叔,康叔时怎么还没到?”

王宴将鱼竿收起来,流苏将鱼取下,放到旁边的木桶里,又默默退立到一旁。

端起茶盏来,悠然喝茶,“稚川卜一卦就是,按那家伙的个性,估计不是在校事典,就是在建康府。”

谢询郑洪道祐:“……”

荷花池里的荷花,幽幽清香随风传来,让人心情平和……主要是瞬间安静下来,让人的五感敏感度提升,连池塘里鱼游水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晰。

谢吉站在院门口轻声禀告道:“校事典来人,送康叔时先生过来,需要签押。”

王宴眨了眨眼睛,属官目前只有自己,站起身来,笑道:“稚川,我这卦卜得比你准。”

一步迈到第二进院子,看到卢清江站在那里,哑然失笑,说道:“清江,你现在也变得活泼起来,如同豆蔻年华的小娘子。”

卢浦躬身一礼,笑道:“平叔半圣,叔时先生是被豫章长公主发现违例的。我只能按规程来走。”

王宴看向一旁一脸云淡风轻的康叔时,无奈摇头,“你去陛下那里领一个属官的职位,不要光想着白首不见招。”接过随从递的笔,在卢浦拿来的文书上签押,盖上乐安郡国相的铜印。

卢浦接过文书,放入袖袋,笑道:“多谢半圣体谅,恭喜半圣。”

“典帅既然来了,就请一同入席,今晚我们吃烤鱼听曲,陛下又赏下二十名乐府美人。”王宴抬步往回走,康叔时跟在后面。

卢浦大袖一摆,也随着一起朝主院走去。

谢康被叫出来去游湖,看到又多了两个人,这是啥子情况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只想安静地摸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