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康是在谢琨的陪同下接的诏令,也没用摆香案,也也没用三跪九叩,更也没给传诏令的宦官银子……这和电视上不像啊!待事离开了后,低声问着:“二叔,我们不需给银子吗?”谢琨眉心跳了跳,乐安在楼观台给别人银子,才能可以得到照拂?!需回家去和祖父说声,谢家在轻声解释道:“不需要,会让……不高兴,认为我们有异心,尤其是在你曾祖踏入洞虚境后,更不能送。我们去你的书房,我把需要注意的事情,写下来给你看,记住后烧毁,不能被外人看到。”。...

谢康是在谢琨的陪同下接的诏令,没用摆香案,也没用三跪九叩,更没有给传诏令的宦官银子……这和电视上不一样啊!

待人离开后,轻声问道:“二叔,我们不需要给银子吗?”

谢琨眉心跳了跳,乐安在楼观台给别人银子,才能得到照拂?!需要回去和祖父说声,谢家在这方面,还是疏忽了。

轻声解释道:“不需要,会让……不高兴,认为我们有异心,尤其是在你曾祖踏入洞虚境后,更不能送。我们去你的书房,我把需要注意的事情,写下来给你看,记住后烧毁,不能被外人看到。”

谢康忙点头,这种事情背三遍都嫌少,万一那里做错了,后果很严重。这是封建社会,以家族为单位,非常喜欢连坐。夷三族,夷九族就是给谢家这种门阀世家,量身定制。

后来那个和尚皇帝的儿子,抢了侄子的江山不说,还来过一次夷十族,连师生关系的,都不放过,惨烈!说错话,做错事,站错队,后果很严重。

“二叔,平叔院长做错事了吗?”谢康想到谢琨说的不拜君王。不然解释不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匪夷所思的诏令。上一世这个时候的皇帝,普遍信佛,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谢琨坐在书房的矮榻上,才开口问道:“乐安,你在楼观台每天做什么?”

谢康想了下,这事记忆深刻,刚过来时深深佩服原主,古代版资深宅男,“打坐,看书,偶尔钓鱼。”

钓鱼还是天冷不钓,天热不钓,阳光太明媚不钓,下雨不钓……一年适合钓鱼的时间,真的没多少。

谢琨暗自皱眉,“稚川真人,不与你闲聊?”

谢康扳了下手指头,说道:“六次。”

第一次是去的时候,三岁的小孩记不住什么,管家谢吉当时抹着泪说的,三郎终于可以回建康城了。

第六次是离开的时候,只说了句,“照顾好自己。”特别像把大麻烦送走,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谢琨拿过缣帛来,开始一条条写门阀世家的行为规范,看到不能纳歌伎舞伎为妾……那个时代都一样,喜欢海鲜商人,却不肯给人地位名分。

“四叔,赎身入府当歌伎舞伎应该可以吧?”谢康看到赎身都不行,觉得有点不讲理。

谢琨低声说道:“被赎身就代表着特殊,特殊,就会心生妄想。一旦发现不能实现,容易祸乱后院。切记,不可以。”乐安年纪小,又不能修炼,容易被迷惑,小声补充道:“她们中有能修炼的。”

谢康瞬间明白,若是不能修炼,还好一些,能修炼却在秦楼楚管大张艳帜,只能说明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不需要知道。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故事,就是上一世,也有很多自以为是英雄的人,发现自己其实是接盘侠。英雄不分男女,那是一个相对平等的年代,包括骗子的性别。

爱情这个问题,只要看对眼了,那便无解,只能等烧退了,或者人没了。

那还是网络极度发达,查找信息非常便捷,现在,没手机没网络,就是有户照路引,也不敢保证那文件是真的。没法核实,等核实回来,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

“你曾祖定了一艘船,到时会刻上法阵。”谢琨将写好的缣帛,递给谢康。“你就可以体验什么叫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谢康沉吟不语,一盏茶后,才问道:“平叔院长是因为多情总被无情恼那首诗?”

谢琨点了点头,这事没必要瞒,也瞒不住,无奈笑道:“我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来,你曾祖父和平叔虚圣,看出什么来,我也不知道。你曾祖父说,平叔半圣会有所悟。”

……谢康深深地无语中,脑补这种病,带有强悍地自我繁殖能力,不论什么时候,都有很多。

苦笑道:“希望平叔院长不会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一掌拍在案几上。”自己的目标是高端海鲜市场,可不是背四书五经还有注解,皓首穷经,要不得。

自己不需要元嘉帝下诏令嘉尚,也不需要中庸先生的美称,呃~一想到书房名字也被赐下来,冷汗都冒出来了!丽泽……很有创意。

自己还是更喜欢云梦泽,还有神女峰。

谢琨轻声笑道:“你以为是市井莽夫呢?还拍案几。儒门的养气功夫,若是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这一点谢康承认,养气功夫不到家,会被对手气处毛病来,后面一位姓程的,直接存天理灭人欲,而气,也是人欲的一种。和佛家的六根清净,相似。

不过他自己的人欲非常旺盛……还好现在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谢琨将五进院落,都仔细检查一遍,才放心离开。陛下赐的府邸真不错,近看有水色,远看有青峰。十步一景,雅趣天成。

让谢琨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离开,后脚王宴就带着行囊,来到乐安公的府邸,即日赴任。

谢吉一脑门汗不敢擦,恭敬地跟在王宴身后。第下住在第四进院落,为的是不被外院吵到,影响休息。

“你不用紧张。”王宴语气淡淡地说道。某是来赴任的,又不是上门找茬打架的,你这满头汗是几个意思啊?

谢吉拿出帕子来擦额头的汗,轻声说道:“今天的天气有些闷热,应该是要下雨了。”

王宴没理会谢吉的胡说八道。第一进是用来停车马,安顿仆役护院的。第二进是外院,属官们处理事情的,第三进县公用来处理事情的。第四进是县公居住的主院。第五进是内宅。

移步换景,亭台楼阁多用绿琉璃瓦当剪边,卷草纹莲花纹居多。斗拱上的彩绘,精致繁复,地方很不错,看来谢玄度很用心。

没有因为借走气运,而不敢面对乐安,也许那一天,可以突破洞虚境,也说不定。

谢康站在院子门口等王宴王平叔,暗自吐槽,这是没钱花了吗?上任这么积极,好早领俸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只想安静地摸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