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的歌喉很很不错,轻脆若秋日黄莺,婉转啼。舞伎们的大垂手舞,罗裙恣风引,轻带恣情摇,比瑜伽很好看。谢康喝着仅有六七度的春竹叶,想醉后不知道天在水,非常有难度,还倒不如红酒给劲。亥正三刻,微醉的谢康,躺在床上,鼻端是淡淡地荷花香,轻声嘟哝了句:“告舞伎们的大垂手舞,罗衣恣风引,轻带任情摇,比瑜伽好看。。...

青杏的歌喉很不错,清脆若春日黄莺,婉转啼。

舞伎们的大垂手舞,罗衣恣风引,轻带任情摇,比瑜伽好看。

谢康喝着只有五六度的春竹叶,想醉后不知天在水,相当有难度,还不如红酒给劲。

亥正三刻,微醺的谢康,躺在床上,鼻端是淡淡地荷花香,低声嘟囔了句:“告非,太弱了,这都能醉。”

流苏忙靠近,低声问道:“第下,你口渴了吗?”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音,轻轻撩起帘账,发现人已经睡着。默默退出去,守在门口。第下觉轻,身边不能有旁人。

……

谢询是在当晚就收到谢康写的诗句: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淡淡地笑道:“珽山,拿我的名帖,去工部订船,乐安既然想满船清梦压星河,那就满足他。明日将诗送到平叔那里,他应该能有所悟。”多情总被无情恼,可不只是小儿女情态,修仙一途,同样如此。笑渐不闻声渐悄,太过真实。

谢琨轻声应诺,将谢康问吃饭能不付钱不的事说与谢询听,“这些年在楼观台,对世事了解甚少,国相需要慎重。”

谢询看着缣帛上的诗,面色平静,没有说话,就看平叔他们几个,谁能撕下自己的脸,去争。何辅嗣那人太过傲然,不会理睬。钟叔康,荀伯伦,杨宗文倒是有可能,尤其是钟叔康。

谢琨看祖父半天没有说话,默默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边去问津学院竹园,拜访王宴王平叔。

王宴坐在竹林前的高台上,打棋谱,听到脚步声,头都没抬,笑道:“你祖父沉不住气,还是你沉不住气?”

谢琨躬身一礼,笑道:“是晚辈沉不住气,昨日乐安写了一首诗,祖父让我送来给院长。”

王宴打完棋谱,才放下缣帛,看向谢琨,“回去告诉你祖父,我已经上了奏表,乐安县国的国相,我当。”

谢琨震惊地看着王宴,问道:“平叔虚圣,这……这不合规矩。”虚圣任县国国相,古未有之。就是在春秋战国,圣人他们没成圣的时候,那也是任职公国,没有去给公子当属官的。更何况乐安还不是那时的公子。

“啰嗦得很,难怪进境不如你兄长。”王宴又拿起一张缣帛来,继续打棋谱,“你祖父明白。”

谢琨无奈,只能放下缣帛,转身离开。

风吹过竹林,竹子上挂着的碎玉相碰,清脆悦耳,小院一片静谧。

直到一个急躁的声音传来,“院长,何弼求见。”

王宴放下棋谱,淡然说道:“进来。”

一个留着短须穿着淡青色儒袍的男子,疾步走进小院,躬身一礼,说道:“院长,谢乐安没法修炼。”

王宴眼神平静地看着何弼,说道:“辅嗣,圣人云,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你莫要忘了。”

何弼被噎得愣在那,你老说的是没错,可……没有人会真的这样做!要么能修炼,要么能出仕,那个谢乐安那头都不占!

“院长,要不我去,您还是待在竹园。”

王宴摆了摆手,拿起刚才的棋谱来,淡淡地说道:“这里有那首诗,你可以看看,回去好好想想。不要再打扰我下棋。”

何弼拿起缣帛来,看完又放回原处,躬身一礼,默默转身离开。

不出半日,整个建康城都炸了!

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听说平叔院长要当乐安县国国相吗?”

另一个人必然会回到:“好像只是十四班。”

旁边人补充道:“不是,我听我家邻居的三叔公家的七堂嫂家的五娘子的郎君的舅舅说,只是十三班。”

“不对,十三班是宗正卿。”又一个人凑过来说道,“等同卫尉卿,十二班,我家四表嫂的七舅姥爷的小儿子的娘子的九哥在朝中任职。”

……

宫城太极东堂

元嘉帝刘德头大地看着面前的三公六尚书令,还有校事典典帅,大理寺卿和建康府尹,说道:“吾让你们来,是解决问题,不是争吵。”

典帅卢浦躬身一礼,说道:“陛下,平叔院长是虚圣。”

瞬间,太极东堂安静下来,没有人再在那引经据典地争辩县国国相应该是几班。

元嘉帝眼底闪过一抹幽怨,卢清江和自己的默契没了,自己当然知道王平叔是虚圣,诏令一下,想不青史留名都不行。

史笔如刀,会写下:宋,元嘉十二年,虚圣任乐安县国国相。

后世会怎么评价这件事情?元嘉帝压制儒门,还是元嘉帝崇佛灭儒?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承担这种无端揣测!

卢浦再次轻声说道:“陛下,谢公玄度,洞虚境。”

元嘉帝笑容温和不刺激地说道:“诏令,问津书院院长王宴字平叔,任乐安县国国相,即日赴任。”

众人躬身行礼,齐声唱喏:“陛下圣明!”

元嘉帝表面笑眯眯,内心M M P,吾哪里圣明?吾怎么不知道!眼神淡淡地扫过大宦官梁升,你也欺负吾!

梁升打了个激灵,忙一甩拂尘,喊道:“众官退朝!”

众人待元嘉帝离开后,才三三两两地离开太极东堂。

卢浦卢清江是一人离开,白纱的广袖长衫织的是云雷纹暗纹,显得他更加孑不群而介立。

校事典,只听命于皇帝一人,不朋不党,在前朝就是皇帝手里最快的刀,不论是军队还是百官,都在校事官的监控之下。

在那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孟德手里,发扬光大,“不畏曹公,但畏卢洪;卢洪尚可,赵达杀我。”

卢浦在百官眼里,就是赵达。刽子手只砍一人,被卢清江盯上,轻则流放,重则夷三族。

陛下还将御史台也归到他名下……众人更加远离他,那些御史,吵架时的战斗力,相当彪悍。今年春,礼部尚书令硬生生被气得,当场晕倒在太极东堂。

论礼论输的,最后灰溜溜的递上辞表,回老家当富贵闲人,出身吴兴沈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只想安静地摸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