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康和谢琨下了飞羽兽华车,看见门口的匾额:乐安公府谢琨低声地说:“这里在青溪边上,一是因为家里人多,容易打搅你短暂休息。二是离无人问津书院近,以便你去去学习。”谢康点了点点头,也没说话的,也省得更年轻一辈,有人到自己面前嘚瑟,让自己一个气不顺利,呜呼哀哉~进谢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免得年轻一辈,有人到自己面前嘚瑟,让自己一个气不顺,呜呼哀哉~。...

谢康和谢琨下了飞羽兽华车,看到门口的匾额:乐安公府

谢琨轻声说道:“这里在青溪边上,一是因为家里人多,容易打扰你休息。二是离问津书院近,便于你去学习。”

谢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也免得年轻一辈,有人到自己面前嘚瑟,让自己一个气不顺,呜呼哀哉~

进了大门,坐上步撵,经过三进院落,才到主院,这腐朽的封建士大夫生活,可以来得更猛烈些!

到寝室梳洗更衣完毕,谢康来到正堂,门口是一片荷塘,真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刻,特别美。九曲桥通着水榭,可以夏日垂钓,冬日赏雪。

一阵香风吹来,一群美人站在外面,真是莺莺燕燕,燕燕莺莺,比荷花还好看。

谢琨轻声说道:“陛下赐你十位良家子,三十位乐府美人。良家子做侍女。”

谢康内心OS:这是小妾和通房都准备好了?那……秦淮河画舫里的美人怎么办?左右为难啊!

恭敬地说道:“多谢陛下赏赐,某很惶恐。”

谢琨将头靠近谢康一些,低声说道:“你身体重要,美人,不急。”

谢康点了点头,她们确实不急,看向流苏,“将她们住的院子改名为梨园。”身为三郎,怎么能没有梨园,只是不知道我的环环在哪?霓裳羽衣舞可以安排下,飞天的舞姿,自己还是能画出来的。

谢琨将该嘱咐的都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你先休息几日,五日后,我来带你去见平叔院长。”

谢康起身,将便宜二叔送到院子门口,看着他一步迈出,人影不见……不能修炼是很麻烦,看看这缩地成寸的能力,实名羡慕。

系统:……儒门学问需要不?

谢康扶着流苏的手臂,脚步略微虚浮地往回走,这么多美人不能浪费,想想什么小曲适合她们,今晚就可以听曲喝酒。

回到正堂坐下,轻声说道:“流苏,纸笔。”

另一个大侍女步摇抢先朝书房走去。

流苏柔声说道:“第下,我去准备些茶点。”

谢康点了点头,斜倚在矮榻上,闭目养神:你消停些,我忙得很,没时间理会你。

系统:……我统共就说了三句话。

谢康听到欢快的脚步声,睁开眼睛,就看到步摇明亮的杏核眼,潋滟若秋水。坐直身子,执笔在缣帛上写下: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轻声说道:“交给乐府美人,自己谱曲,今晚我要听曲,喝酒,赏月。”

步摇抿着嘴,闷闷不乐地拿起缣帛,朝梨园而去。

流苏带人拿着点心回来,看到案几上的笔墨,吩咐人收拾下去,将点心和茶水摆放好,低声说道:“第下,步摇还小。”

谢康拿起茶盏喝茶,没有说什么,自己没有什么尊卑观念。步摇活泼些,流苏温柔。很像怡红公子的晴雯和袭人。步摇比那个爆炭晴雯好得多,不会甩脸子给自己。有点小心思,也正常,毕竟当妾和侍女还是有差别的。

自己刚来没多久,不了解情况的时候,怎么可能随意收人?现在看来,谢家还算不错,这两丫头不像是派过来监视自己的。再看看,在谢家一个个吃嘛嘛香身体倍棒的情况下,自己的体弱显得很不正常。

系统飞快地说道:……你的气运被你曾祖父借走,突破洞虚境。

谢康放下茶杯的动作略停顿了一下,一剑断万古的荒天帝?境界等级不一样,时代也不一样,再说他也不是穿越人士。况且只是突破洞虚境,而不是直接渡劫成仙,那气运也不是很厉害。

系统:……气运会问你:你礼貌吗?

谢康某某翻了个白眼,屏蔽。上一世每次操作过一次大规模的做多或者做空,就会窝在家里看书或者去寺庙待着。书上的系统,基本和黄世仁差不多,不停地发布任务,跟赶骡子一样催着你突破升级。基本就是麻烦的代名词,让宿主成为麻烦的靶子。

对那种九死一生硬刚大佬的行为,敬谢不敏。上一世硬刚金融大佬,虎口夺食,结果没等着享受,自己就嗝屁了。这一世坚决不再当二比青年,哥要当撒币青年,向首富之子看齐。宁可被笑是舔狗,也不当杨白劳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系统:……为什么自己能被宿主屏蔽,这不科学!我连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系统都没捞着说呢!早知道就直接说,不刷好感度了!

步摇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低声细语地说道:“第下,绿珠说晚间会唱新曲。”

谢康有些惊讶,问道:“绿珠?”

“是。”步摇微嘟着嘴说道,“她擅吹箫,又擅白纻舞,乐府令给她改的名字,原来叫绿翘。”

谢康无语望天,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告诉她改名青杏,初尝青杏,乍荐樱桃,时得嘉宾,觥酧交作。”前世的房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杏树,另一棵也是杏树。“告诉谢吉,院子里栽两棵杏树。”

步摇轻声应诺,默默转身离开。

谢康站起身来,朝院子走来,落日的余晖照在荷塘,荷花显得明艳中多了份余韵。就是池塘有些小,无法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年少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

流苏默默跟在谢康身后,第下突然变得有些寂寥落寞。

“流苏,府里可有湖?”谢康轻声问道。

流苏轻声回答道:“第下,西苑有湖,这里的水便是从湖里引过来,再沿河道流入青溪。”

谢康轻“哦”了声,笑道:“那今晚就游湖听曲,让她们在湖边唱曲,我体验一下什么叫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流苏担心地说道:“第下,夜来微凉。”

谢康喟然一叹,说道:“那就还是在正堂,明天白日游湖。你剪几枝荷花放到床边。”

说完转身朝正堂走去,去书房看书。

流苏默默去西厢拿花剪,第下体弱,自己……只能规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只想安静地摸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