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终南山楼观台谢康坐在湖边垂钓,回到此地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搞明白了自己的身份,琅琊谢氏嫡子,自小身体虚弱多病,被送进楼观台修佛休养。半个月前一场风寒走后了原主,连续2007福报的自己,心梗。回到这个和南北朝时期有些十分相似的地方。而已这里能修仙,也也没简言之半个月前一场风寒送走了原主,连续007福报的自己,猝死。来到这个和南北朝有些相似的地方。只是这里能修仙,也没有所谓的五胡乱华。。...

南宋终南山楼观台

谢康坐在湖边钓鱼,来到此地已经半个月,总算搞明白自己的身份,琅琊谢氏嫡子,自幼体弱多病,被送到楼观台修道静养。

半个月前一场风寒送走了原主,连续007福报的自己,猝死。来到这个和南北朝有些相似的地方。只是这里能修仙,也没有所谓的五胡乱华。

好处是,自己重新回到少年时代,才刚刚十八岁。不好的地方是,周围同龄人都是练气期筑基期,只有自己依然是病秧子。特别像张无忌那家伙的开头。

楼台观的门主郑稚川真人不是原主的师公,是他曾祖的好友,和他曾祖一样,是洞虚境的大佬,那些人疏离原主,却不敢欺负他。

昨日,真人告诉自己,明日家里人就会来接自己回家。这是对外正式宣告,自己没有走道门修炼的可能。

“三郎,太阳已升高,回去休憩可好。”大侍女流苏柔声提醒道。

谢康放下鱼竿,扶着流苏的手臂,缓缓站起来,朝自己住的馆阁走去。这也是没人敢欺负原主的第二个原因。不但有单独的馆阁居住,还有金丹后期的管家跟在身边。就是贴身大侍女,也都是筑基中期。

别人是赢在起跑线上,原主是赢在投胎上,不像自己,上一世只是一个孤儿,考上A大历史系,硕士改读金融,博士改读哲学。不到二十七岁就完成了人生的小目标:一个亿。

太没有安全感,玩命一样挣钱,成为赚钱的机器。来到这之前,正好遇上M股疯狂熔断,提前就有做空的自己,血赚一大笔。

在别人都说已经熔断三次,不会再有的时候,自己全部梭哈并三倍做空。当晚看到第四次熔断,一兴奋就把自己给熔断了。

悲催的体验了一回:钱没花完,人没了。

还好,这一世就是身体弱点,架不住身世好,直接躺赢。明日接自己回去的理由非常nice:封乐安县公,永业田二十五顷,食邑一千五百户,俸禄中两千石。

浆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秦淮河的美人,正等着自己去赢得青楼薄幸名。

系统:……你礼貌吗?

谢康来到书房,坐在矮榻上,拿起竹简来,看书。

流苏检查好香炉的香,默默退了出去。

……

楼观台主楼八卦台

一身紫纱道袍的郑洪和一身白纱广袖长衫的谢询对面而坐,喝茶。

“仅仅是风寒?”谢询轻声问道。

郑洪放下手里的茶盏,说道:“玄度,你可曾后悔过?我后悔了。乐安的身子骨,比普通人要弱。”

谢询看向远处,青山巍峨,山间云雾缭绕,恍若仙境,只是恍若,淡然说道:“稚川,棋子已落。他是谢家子,一世富贵清闲。”

郑洪拿出一个淡青色瓷瓶,放到案几上,“这是宁元丹,每半年会派人送过去。”

谢询继续看着远山,轻声说道:“王平叔会给他一个机会。”

郑洪脸上的表情变得云淡风轻,笑道:“你不是最讨厌儒门那套繁文缛节。”其实自己也不喜欢,蝇营狗苟,却号称有屠龙术。不过是架空皇权,算得什么屠龙术。

“是你讨厌,不是我。”谢询转过头来,看向郑洪,“稚川,王平叔凭以道合儒踏入虚圣,不要大意了。儒门和佛门都有顿悟之说,道门的修炼虽然也有悟,到底是不一样的。”

郑洪坐上八卦台,手指捏法印,引四方灵气来占卜。

谢询微微摇头,太大的气运,天道会掩藏,不然卜者得知。稚川,太过执拗。

郑洪语气淡淡地说道:“我卜的是乐安,潜龙在渊。”

谢询站起身来,走到八卦台处,仔细端详卦象,“难道此子适合儒门?”

郑洪:…………

这解释也不是不可以,也有可能是儒门,也不行。

谢询抬头看到郑洪的表情,白了他一眼,“今年的银子,你是不想要了?”

“每次不占理,就会用这招。”郑洪挥手,散去卦象,从八卦台上下来,又坐到茶案旁。将旧茶倒掉,重新煮茶。

谢询也坐回位置,笑道:“招数不在多寡,有用就行。”

郑洪不再说话,王平叔是以道合儒,这家伙是以法修道,自己说不过他。能说过他的人不多,王平叔也是屡次吃瘪。谢家能成为门阀世家,谢玄度居功至伟。

……

谢康没想到来接自己的是二叔谢琨,元婴后期,看来原主虽然体弱,在家族的地位还不是很低,至少没有扔到偏远角落生蘑菇。

告别门主稚川真人,带着管家,侍女,随从,浩浩荡荡地离开终南山。再一次感慨道,比上一世电视剧里的王爷仪仗,人还多。

离开终南山地界后,飞羽兽脚不沾地,急速而行,申初时分便赶到了建康城城门外。

谢康眨了下眼睛,修仙世界就是不一样,竟然不比上一世的高铁慢。原本以为可以半路遇到个恶霸,救出个清纯美丽的村姑,或者装一下13,用县公的王霸之气,惩治几个贪官。不按套路上演的剧本,不是好剧本。

城门守卫官看到谢家的徽记,忙带人恭敬地站在两旁,“恭迎乐安县公。”

谢康刚想学电视上的皇帝和大家打个招呼,被谢琨摁住想挑车帘的手,疑惑地看向便宜二叔。

“无需理会。”谢琨轻声说道,“谢家二字,见亲王不拜。”

谢康承认自己招手,只是想恶搞一下,满意一下自己的低级趣味,可……见亲王不拜,这就有点理解不了了,不会招到皇帝忌惮吗?

谢琨低声解释道:“你曾祖是洞虚境,稚川真人洞虚境,王平叔是虚圣,再就是北齐的道祐法师,生死境。他们见皇上,不拜。”

谢康明白了,还是实力决定一切,笑道:“二叔,那我是不是可以在建康横着走,吃饭不用给钱。”最好在牵着几只二哈,摇着一把折扇。

谢琨哭笑不得,说道:“跟着你的人自然会付钱,你在楼台观,看的都是什么书啊?”让祖父听到这话,不知会不会一掌拍飞这混小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只想安静地摸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