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木古(三)

外头的家伙粗看是生满了眼睛的怪物,仔细仔细观察就会意外发现而已过多的面孔挤在一块儿,有些乌溜溜的也也不是眼睛,像是犬科动物的鼻子,还能找到了猫科的爪子、奇蹄科的角,更有甚者有几只人类的手指挤在边隙,所以骨头和皮肤一同都松驰了,看起来非常像软体动物。整扇窗户都整扇窗户都被堵得死死的,一切的肉块都在缓缓地蠕动。。...

夜幕四合

推荐指数:10分

《夜幕四合》在线阅读

外头的家伙乍看是生满了眼睛的怪物,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只是太多的面孔挤在一块儿,有些黑溜溜的也不是眼睛,像是犬科动物的鼻子,还能找到猫科的爪子、奇蹄科的角,甚至有几只人类的手指挤在边隙,因为骨头和皮肤一起都松弛了,显得十分像软体动物。

整扇窗户都被堵得死死的,一切的肉块都在缓缓地蠕动。

在四合拉开窗帘的瞬间,所有死板呆滞的眼睛像是瞬间活了过来,整齐划一地向中心点聚来,幽深的眸子里整整齐齐地映着重明。

重明当机立断地俯冲,扑棱着翅膀在窗户后一个疾停,四合能感觉到脸上都是重明呼来热热的风。

他们追着怪谈在城镇间奔波,也见过不少稀奇的事,只是这样的景象前所未有,让人没办法用常理来解答。

它们不再动弹,只有眼皮还很像活物,不太整齐地开合着眨眼。

四合眯起眼睛,外头的家伙乍看是生满了眼睛的怪物,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只是太多的面孔挤在一块儿,有些黑溜溜的也不是眼睛,像是犬科动物的鼻子,还能找到猫科的爪子、奇蹄科的角,甚至有几只人类的手指挤在边隙,因为骨头和皮肤一起都松弛了,显得十分像软体动物。

“先撤?”

“也许后路也被封死了呢?”

他们租下的屋子是间半地下室,除却眼前这半扇被怪物糊满了的窗户,其余都是墙。隔断厕所的是一扇薄薄的门,只有六枚螺丝固定的插销,看起来十分脆弱。

重明闻言猛地一个扭头,屋子里现在只能听见软体动物蠕动的咕叽声,虫鸣也听不见,在寂静里泛滥的水声让人头皮发麻,那扇隐在黑暗中的门被灯光斜着照亮了一半,虽然还没什么动静,但就好似随时都会响起敲门声一样。

他紧张地浑身鸟毛发直,转过头就看见四合抬起手,就指尖缓缓、缓缓地贴到了窗户玻璃上。

“四合——?!”

话音刚落,窗户外头瞬间漆黑,外头的东西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那东西吃光的恶兽,填饱了肚子便消失地无影无踪。玻璃上只留下了他和四合的倒影,两人像是被抛进夜色,身体模糊不清,随时都会被吞噬殆尽一般。

鸟类身上没有汗腺,重明这时候却觉得自己的后背被汗液水透,外头短时间内甚至维持了寂静,直到过去许久、亦或是一瞬,这才有虫鸣啾啾地在屋子外回荡,适应了光线变化的眼睛终于慢悠悠看见了窗外,仍旧是那条老旧的走巷,幽幽深深地看不到尽头。

“走,采样去”

四合率先作出反应,她半开玩笑地打了个岔,从包里拿出了刀——是能从网络上购买到的军刀,非常小、作为武器十分不够格,只是他足够坚硬也足够锐利,能抗衡一定的冲击力,也是必要时刻随身携带最便利的尖锐物。

“现在就出去?”

“等到天亮就什么都没有了”

四合的指尖顿了顿,但随即十分坚定地转动门把,她知道重明在担心什么,可他们千里迢迢为此而来,在夜里,人类永远也逃不过多疑和恐惧。

明夜不见得会有更好的结果,白日里的骆家庄也一片祥和,哪怕那东西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还在外头,他们也得出去。

重明一咬牙,掠过率先走入黑夜里的四合,挡在前头带路。

骆家庄的屋子看似崭新,但内里全都是过去的农民老屋,只响应政府号召地翻新了外墙,让他们在城市的包围中显得不那么不体面。老时的房屋规划并不周祥,白日里的采光都不甚完善,更别提夜间了。

白日里房东带他们走过的那条小巷就又阴又长,雨水从屋瓦的沟槽引到檐边,积蓄在那儿,雨后好几天都会滴滴咚咚。四合把脚步放的很轻,重明的振翅簌簌声避无可避,在寂静里剩下的一种声音就是水滴:滴咚——滴咚——

心率很容易跟这样规律的声音合二为一,重明胡思乱想起来,似乎某本书里也说过,战争时期有些酷刑就是这么杀人,让人的心跳跟上水滴声,变慢,再消失。

他不断回头往后看,仿佛这水滴不是雨水,而是那怪物悄悄跟在他们身后,从嘴里滴落下来的粘液,猝不及防要吞吃掉他们两个。而后头的巷子又幽又深,长长地延伸到黑暗中。

“别往后看。”

重明猛地回神,他这才发觉自己心惊肉跳得离谱。因为四合的声音才从恐惧中脱逃,他扭头,看见四合拽着那把小刀,手背上的青筋毕露,肌肉绷地十分紧张,戒备地要命,可声音却平和。

“我在戒备后面,你盯好前头,别往后看”

……

重明张了张嘴,可这条巷子终究是有尾巴的,没等他说什么,和心里泛起某些波澜,路就走到了尽头。眼前说不上空旷,可勉强是条大路,四合抢先一步走上前。

四合这才发觉,半地下室贴着路,虽然白日里被太阳遮挡地很干净,可夜色里是能见到月亮的,在光线的照耀下,从路到屋子,斜斜地铺了一条银河。

是反射月光的水渍,像大型爬行动物蠕动过的痕迹,从道路的另一头延伸过来,贯穿四合和重明短暂栖身的小窗子里,一直延伸到了四层楼高的屋顶上。

四合想象了一下,想象那仿佛由尸骸组成的肉块一路蠕动而来、亦或是他根本就很长、很长,从遥远的地方一直……——

她抿了抿嘴巴,对自己的想象力露出了糟糕的痛苦面具。

“我去…这是什么东西”

重明长大了嘴巴,翅膀不扑棱了,停在四合的肩膀上,两片翅膀敛起来,很像用胳膊抱住了四合的脑袋。

壮观、的确太壮观了,这种超乎常理的庞然大物怎么会在陆地上,如果是活的,气压和重力就足够压碎所有的骨头了。

好像也的确碎了,四合回忆了片刻挤在窗玻璃上的手指头,握紧小刀走向窗口半弯下腰。

“跟我想的一样呐…你瞧”

重明凑上前,看见窗玻璃上的水呈现着某种规律的纵向排列,就好像…他吸了口气。

“你是说——”

“跟那时候的骆花莲一样,也许是动作太快我们没看清,可我能感觉到,她的手是很快地从我手心里抽走了。”

“所以窗玻璃上的水痕也像有东西爬过,他是切实存在的,只是太快了。”

重明恍然。

“或许是与你一样,从古时候活下来的古老生灵。”四合直起腰,顺着水痕来的方向看,水痕断在半路,像是银之路通向了月亮上。骆家庄的小径蜿蜿蜒蜒,一路延绵向骆峰山。

“…别开玩笑了,那东西哪儿有半点生气”

“是啊,说不准妈就是困在这儿了呢?”

四合轻轻地说着,然后沿着那条水痕一路追了出去,快到重明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用飞的差点儿没赶上用两条腿的。

“温雨如果真在这儿,那是天大的坏消息了。”

四合闻言就一咬牙,又一次加速,跑得胸闷气喘,直到那条水路断在山边她才停下,前头再也追踪不到了。她双手支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重明追上来说“…哎呀,你也别乱想,说不准、说不定的呢,我们在这儿,不就是为了些说不定的事吗?”

四合抿着嘴巴,一路走来多少恐怖的事情她都没动摇,可某些话题就好似她心中的刺,一触及就整颗灵魂都山崩地陷,她皱巴着眉头,满脸的欲哭无泪,月亮正好走到山巅,于是整座山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黑,反而亮莹莹的。整个山里的土都潮湿,到处的叶片都晶莹,泥土都水亮,整座山笼罩在一片旺盛的生命力中。

古时的人们靠山吃山,这座山庇护了骆家庄的百姓们千百年。

“然后怎么办?”重明凑来问有点儿心疼,但他知道,这种时候四合需要的不是安慰。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味道…”四合抽抽鼻子,有点小鼻音。

“味道?”重明跟着抽鼻,随即恍然。

雨后的芬芳与那盒雪花膏里的香味儿很是相似。

四合当机立断地掉头狂奔,一路冲回房间,那盒雪花膏还散在桌上,黑土还是黑土,她用小刀挑那张网。

是某种柔韧的线条,也没有那么牢固,像极了藤蔓。用手机灯来照,隐隐约约的能窥到一点深沉的绿意。

“这东西还活着,那东西在骆花莲那时候盯上了我们,可能找到这儿来,靠的是这盒东西。”

重明心里登时升腾起一点寒意,他瞥了瞥桌上的碎藤土,抬起爪子挪远,好像那东西随时会活过来缠上他一样。他心想,这东西还能算活着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夜幕四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