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木古(二)

四合刚走入骆家寨,小房东们便从四面八方又将迎来。“酒店住宿不?”“买房租房不?完全的独立卫生间”“楼顶朝阳的房间除了剩、是次卧呐”四合挎了挎肩上的背包,视线从骆家寨一栋栋洋房似的屋舍上划过,露着了十分非常友好的笑容。“要租的。”用不着多话,这里的人们本身就热情好客且“住宿不?”。...

夜幕四合

推荐指数:10分

《夜幕四合》在线阅读

四合刚走进骆家庄,小房东们便从四面八方迎来。

“住宿不?”

“租房不?独立卫生间”

“楼顶朝阳的房间还有剩、是主卧呐”

四合挎了挎肩上的背包,视线从骆家庄一栋栋洋房似的屋舍上滑过,露出了非常友好的笑容。“要租的。”

用不着多话,这里的人们本身就好客且热情,与营生相关自然更加主动。

只是所有人都偷瞄四合被头发盖着的那只眼睛,脸上写满了欲言又止的好奇心。

四合也不在乎,垂下脑袋,很自然地露出了满脸的窘迫。

“那就去我家,我家刚装修!”果不其然,摇着蒲扇的女人立刻横在正前,拿扇子指了指路,点向不远处裸露出的红色小房脊。

四合稍一琢磨,见新客与人搭上话,余下的房东们便也不纠缠,约定俗成似的散回墙根下,在阴影里窃窃私语。

说的是方言,四合也听不明白,偶尔有几根手指冲她点来。

忽视那几根手指头,四合冲蒲扇房东点点头。“我想要住一楼的屋子,先住7天。”

女人立刻露出了然的微笑,会来这里租屋子的大多都是年轻的城漂,工作步入正轨之前避无可避的囊中羞涩。只是她从不嫌贫爱富,对这样勇敢的人们她心里只有赞赏。

“我家一楼也好,地上做好了防潮,也带独立厕所。”她领路在前,这里的屋子布局杂乱,七拐八绕的很是复杂。

四合左顾右盼,把走过的路都一一记下。

房东引着她拐进小巷子里的一道偏门,打开两扇门,露出来一间散发着霉味的狭小房间,窗口下半是水泥墙,屋子有一半陷在地下。

“怎么样,朝阳,打了围栏安全也好!”她昂首挺胸,将那间小小的半地下室吹嘘地天花乱坠,末了还补一句“别人家都得押一付一。”

四合走进卫生间,旋开阀门龙头便立刻流畅地出水,她点点头,取出身份证和手机来“支付宝可以吗?”

“行行,填表。”那女人刚才就笑容满面,现在脸上的表情更加阳光灿烂,变戏法似的掏出打印合同。

合同不正规,连打印的机器也很陈旧,墨迹断断续续,四合也不在乎,规规矩矩地在只印出上半字的姓名空格后写上:楚四合

“哟,这名儿有意思,简单听着又大气。”女人将脑袋凑来,好奇地瞄了一眼。

“是呀,父母取名字的时候戏台上正唱《霸王别姬》,他们合计着“四面楚歌”便给我取了这名字。”

“哎呀,阿姨没文化,可四面楚歌不是个坏词儿吗?”

“对项羽坏,可四楚一合,刘邦的楚天下不是定了吗?”

“都说名字寄托父母对子女的寄托,你爸妈没少动心思呀!”

“是呀、是呀”说起爸妈的寄托,四合的表情稍稍冷淡下来,她将背包在桌上放下。

“四合呀,有啥需要就说,住的习惯就长住”

见四合垂下眼搭话变短,她便立刻换话题套起近乎,重明昨晚的脾气还没下透,在包里轻轻发出呿声。

“咱们这儿也的确不是城里地方,硬件设施没得比,可街坊邻居都是好人,你刚来,日子久了也就熟了,大伙儿都认识的地方,现在可少得咯”

“是呀,那就麻烦您领我去买些洗漱品了,在车上太沉,就都丢掉了。”

“喏,就在我们刚刚经过的地方,我领你回去。”

送四合走进乐家超市,蒲扇房东就回到了女人堆儿里去,因为嗓门很大,四合在里头绕了几圈还能听见,她大声地在人堆儿里唾沫横飞,学识……好人家——四合——

她已然将四合隐着的那只眼睛给忘掉了。

四合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不讨厌乡镇里庸俗的热情,她们不似文化人口中的阳春白雪,有时候未经雕琢的人虽然会稍显越界,但质朴的善良在泥土中永远生长着旺盛的生命力。

她买了几瓶水、牙刷、毛巾和脸盆,抱着东西走出超市时,又听见房东太太摇着蒲扇冲她大声说:四合、回去啦——四合——

———————————————

四合用钥匙拧开两道门,见重明从包里出来,正屁股朝门在桌上正坐。

“还生气呐?”四合把物件门口放下,一屁股坐在靠近桌面的床板上。

床上没有被褥,只有几根横着的木条填满龙骨,过去她睡不习惯硬板床,但是在漫长的时间流逝中她渐渐习惯了接受困境。

重明把“买”回来的雪花膏在塑料纸上扣翻,小鸟爪在里头细细扒拉着,黑泥里连着很多筋,又干又硬,黑成坨连成网,看不出质地。

“没有生气”重明的嗓音闷闷地,闹别扭的意味十分浓郁。

四合噗嗤乐了,她挨得更近,伸手去摸重明的后背,翅膀骨上的毛格外柔软,摸起来比哺乳动物的还要细腻。

“我见她就晓得了,她不伤人的”

重明的羽毛微微炸开,但他没有拒绝。

“你怎晓得她不伤?你连她是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她与骆水生是一种生物,水生叔呆的地方人来人往,如果这就伤人早就闹出事情了。”她收拢手指头,咯吱咯吱挠小鸟儿的肉。

重明的冰霜被伺候地稍有融化,但声音仍旧很闷“若是骆水生避着监控呢?”

“敢做出事情,就不会在乎监控”

重明吸了口气,他抬起眼睛看四合,女孩儿还好小呢,不到他年龄的十分之一。或者说从没人类能活到他的十分之一,人类如此脆弱,为何如此孤勇呢?

四合当然没有领会到重明难得的伤春悲秋,她只敏锐地察觉到,这只小鸟的脾气下去了,她拉起一只小鸟爪,握在手里一上一下地作着好朋友。

“饿不饿,冲泡面?”

重明实际上不会饿,可他若不点头,四合很多时候就不会吃。

热水灌进方便面桶里,调料包散开廉价而香甜的味道,四合夹起一筷子面放在桶盖纸上,重明啄了两口。

“四合”

“嗯?”

“这地方实在太奇怪了。”

那盒被拆散的雪花膏就搁在泡面旁边,泥巴倒只是普通的黑土,那些网状的筋像极了活人的神经元,树状地散在土里。

“奇怪在哪儿呢?”

“就算死掉了,人也还是人,哪儿有这样的,只记得这么点儿事情,还重复个不停。”

四合吸溜了一口面。“从古到今关于鬼怪的小说是很多的,有些书里说,人死后魂魄会散掉一些,记住的事情就变少了。有些书里也说,人实际上已经消散了,只是某种执念,被特殊的物件篆刻下来呀。”

“那些书上说的都不对,什么三魂七魄,什么执念,都是幻想出来的。人就是人,依附在碳水化合物构成的身体里,思维是脑子构成的,脑子坏了才会痴痴傻傻。无所不能的鬼怪是不存在的,执念啊、魂儿啊,都是编造出来的故事呀!”

“那你说,你见过人死之后的亡魂,他们没了大脑和肉身,为什么会在这世上?”

“…我不晓得,可这样的事情古往今来都有,像骆家庄这样坏了脑子似的家伙扎堆,根本就不可能呀!骆水生得知道他关不上门儿,骆花莲也得知道她的东西卖了也没人用得上,而且、而且——”

“你晓得为什么意识啊、医疗啊、物理啊,这些秘密都是人类发觉出来的吗?”

重明被打断,激烈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儿,四合拍拍他的脑袋走到窗前。低声说着

“因为眼界狭隘,世界于我们都是未知,所以人类愿意直面危险,也接纳一切。”

四合说着拉开了窗帘,在他们闲聊时外头的天色已经黑透。在漆黑一片的世界里,他们的窗口是唯一的光,光在黑夜中会驱逐野兽,也会暴露位置。

可从窗户已经看不到屋子外了,“它”占据了窗户,从瞳孔到眼白都漆黑、从牙齿到皮肤都惨白,泥泞泞的黑发刮在窗户上,数不清的眼睛和头发挤在窗户上,就好似参观动物园的人类。

棺材似的小屋子被包围了,他们孤立无援地被抛弃在人类所难以企及的蛮荒地,被未知所包围在孤独中。

重明浑身炸毛,他是兽、可竟然迟钝到没意识到这么多东西聚集而来。

四合喝了一口泡面汤,对着重明微微一笑。

“重明,我们会在这儿,就是因为我们有些线索,却又知道的不清楚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夜幕四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